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锐见】全美“沦陷”:面对猴痘疫情为何再次“措手不及”?

2022-08-25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记者:  浏览量:101

8月的一天,美国旧金山男子迈克尔·斯托拉来到市政府大楼外,和其他人一起呼吁政府积极抗击猴痘疫情。斯托拉之前确诊了新冠肺炎,但过了几天,他又发现身上起了猴痘疹子,这让他特别痛苦。不只是斯托拉,如今有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正遭受新冠和猴痘病毒的双重折磨。

当地时间8月22日,怀俄明州报告首例猴痘感染病例。至此,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美国50个州全部“沦陷”,猴痘确诊病例突破1.5万例,位居全球之首。美国舆论指出,从新冠到猴痘,美国政府抗疫接连失败了。

与新冠病毒不同,猴痘病毒1958 年就被发现,1970 年传播给人类。应对猴痘的疫苗和治疗手段已经存在。2003年,美国也曾暴发过猴痘疫情,有相关应对经验。因此,在这轮猴痘疫情暴发之初,人们以为美国政府能通过及时的检测和治疗“扼杀于微时”,但结果却变成“本可以预防的错误”。乔治华盛顿大学米尔肯研究所副教授乔恩·安德鲁斯说,在经历了超过五波的新冠疫情后,“每一次都好像从头开始,每一次都措手不及”。

恐慌之下,美国预约接种猴痘疫苗的网站近万个名额,在几分钟内就被抢光。医院门口的队伍动辄排大半天甚至几天,大批美国人不得不到邻国加拿大打疫苗。纽约市民说,打疫苗就像“中彩票”一样。巴尔的摩市民反映,他们每15分钟甚至每5分钟就打一次接种猴痘疫苗的热线,终于打通了却被要求等待筛选。由于系统混乱,他们甚至无法找到准确的预约信息。

美国大批民众在疫苗接种点排队,等候接种猴痘疫苗。

猴痘疫苗“一针难求”,是因为美国政府战略储备少得可怜。美国《政治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说,美国政府本应储备约1.2亿剂猴痘疫苗,然而2019年前仅储备了2000万剂,理由是资金不足。《纽约时报》透露,疫情暴发之初,美国甚至“只有2400剂疫苗可用”。美国相关官员一直要求国会提供充足的资金和储备,却“从未被满足”。美媒批评说,美国政客对医疗卫生体系的长期漠视,导致事态发展不可收拾。

此外,在疫情数据的收集和检测、疫苗分配与治疗方面,美国政府的表现同样令人失望。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前局长戈特利布说,美国疾控中心与其他卫生官员一直不愿扩大检测范围,要求参加检测的人必须满足一系列条件。直到6月下旬,美国政府才授权商业实验室加入检测,然后花费一个多月把每周检测能力从几千次提高到几万次。但舆论认为,为时已晚。

与此同时,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称,由于无法强迫各州提供充分的报告,截至8月初,疾控中心只掌握了一半确诊病例的详细情况。检测能力不足加上地方与联邦政府之间信息不通畅,美国实际猴痘病例数可能远高于官方统计数据。

美国联邦政府分发疫苗也十分混乱。一批本应运往佛罗里达州的5000剂猴痘疫苗被运往了俄克拉荷马州,辗转几个州才到达目的地;还有一批疫苗在明尼苏达州的运输途中无故消失,最终被宣布“报废”......

瓦伦基斯近日承认,在应对新冠疫情时犯下了一些“非常严重和众所周知的错误”。在面对猴痘疫情时,何尝不是?《纽约时报》批评说,“美国公共卫生系统长期存在的弱点让病毒变得根深蒂固”。

当然,美国政府也想出了一些补救措施。比如,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助理部长唐·奥康奈尔说,美国订购了近700万剂猴痘疫苗,但到7月中旬,到货的只有37.2万剂,其他几百万剂疫苗估计明年才能到货。远水能解得了近渴吗?

不可思议的是,为应对疫苗荒,美政府发明了所谓“一拆五”的注射新法,也就是将猴痘疫苗“1剂分成5剂打”,将皮下注射改为皮内注射,以“扩大覆盖面”。这一做法引来各界对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极大质疑。医务人员抱怨说,这种“一拆五”的注射新法在操作中很难做到。

5月18日,马萨诸塞州卫生部门报告今年美国首例猴痘确诊病例时称,不会对公众健康构成威胁。这不禁让人想起曾经美国政客对新冠是“大号流感”的判断。

随着猴痘疫情的扩散,美国传染病专家、公共卫生倡议者一再发出警告。直到8月初猴痘病例比一个月前上涨了10多倍,美国政府才将猴痘疫情列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这是不是与美国应对新冠疫情时的反应如出一辙?

此外,围绕要不要给卫生部门拨款、要不要宣布猴痘疫情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美国两党争论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拖延了应对疫情的宝贵时间,最终埋单的是普通民众。

8月中旬,世界发现首例“人传狗”猴痘病例。美国媒体称,美国政府可能已经错过了控制猴痘疫情的时间窗口。

连日来,美国多家媒体发表文章,称美国少数族裔在此次疫情中的受影响程度完全被低估。《纽约时报》指出,在纽约市已经分发的猴痘疫苗中,白人族群接种了46%的疫苗,远远高于非洲裔和拉美裔。根据科罗拉多州卫生部门此前公布的数据,只有不到15%的猴痘疫苗给非洲裔或拉美裔接种了,而他们占该州人口超过25%。

同时,非洲裔和拉美裔感染猴痘疫情的比例也更高。美国《政治报》报道说,在佐治亚州,非洲裔只占该州人口的三分之一,但感染的病例数高达该州病例总数的82%。在北卡罗来纳州,非洲裔只占该州人口的五分之一,但病例数超过该州病例总数的70%。还有一些州没有公开或拒绝公开不同族裔的数据。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格雷格·冈萨弗斯称,在决定“谁可以获得应对猴痘所需”这个问题上,美国正在“建立种姓制度”。

而就在猴痘疫情蔓延的三个月里,美国总统拜登已经完成了他的亚洲行、中东行,正在为控枪焦头烂额、为通胀前后推责、为乌克兰提供武器……最新民调显示,近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有48%的选民对拜登持有“某种负面”或“非常负面”的情绪。

从新冠到猴痘,全美50个州无一幸免。忙着中期选举和党争缠斗的美国政府,不知是否有时间考虑下民众的安危?美式民主和人权又往何处安放?


监制丨盛玉红

主笔丨葛石陌

责编丨梁馨文

制作丨宋迪雅


编辑:马忠德 责任编辑:山桦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融媒体中心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