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临夏文苑·特辑(2022.6.23)

2022-06-23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  浏览量:3481

1655947042575230.jpg

明人刘承学笔下的太子山

◇刘海燕

1655947180215958.jpg

罗列诸峰映晚晴,遥瞻独讶玉峥嵘;

风从谷口吹来冷,泉自山腰吐出清。

露骨四时石带翠,藏阴六月雪堆琼;

仗尔年年防夷夏,胜似长河万里城!

这是明代嘉靖年间临洮府通判刘承学所作《河州八景》之《青山萃玉》,写的就是河州境内的太子山。太子山以其巍峨挺拔、险峻雄奇为人们所赞叹,也为历代的文人雅士所吟咏,从而留下了大量的诗词作品。刘承学的这首便是其中较为别致的一篇。

刘承学(1492-1556),号龙洋,山东寿光人。据《刘氏祖谱》记载:承学二十五岁始立志读书,于嘉靖十年(1531)考中辛卯科举人,后任临洮府通判、商州知州,诰赠中宪大夫。生有六子,均有功名。另据有关研究资料显示:嘉靖二十五年(1546)时任陕西临洮府通判的刘承学发现此前地方硕儒吴桢所撰的《河州志》遗稿后,即对这部河州历史上的首部志书进行了“再三阅读”,对其大加赞赏;随后,刘承学主持并参与修订、校勘该志,使其得以刊印。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吴桢著、黄选平审、马志勇校的《河州志校刊》。要想了解明朝嘉靖以前河州的历史,这是唯一的地方史料。临洮府即现在临夏州。

河州历史上为宦者不少,而一任届满卷铺盖走人之后,能留存著述且为世人念念不忘者屈指可数。刘承学不是谪官,也不是游踪处处的行吟客,而是一位以科举入仕、由朝廷委派的官员,他的本职是协助州官处理州务兼断司法诸事,相当于州郡官的副职。在州府的长官手下掌管粮运、家田、水利和诉讼等事项,并对州府的长官有监察的责任。宋初,为了加强对地方官的监察和控制,防止知州职权过重,专擅作大,宋太祖创设“通判”一职。通判由皇帝直接委派,辅佐州政,可视为知州副职,但有直接向皇帝报告的权力。知州向下属发布的命令必须要通判一起署名方能生效,通判之名,也因上下公文均与知州联署之故。通判之掌除监州外,凡兵民、钱谷、户口、赋役、狱讼听断之事,皆可裁决,但须与知州通签文书施行。通判是兼行政与监察于一身的中央官吏。直隶州通判级别多数为从五品和正六品,散州通判级别为从七品和正八品。

孔子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作为一位在大明王朝边地任职的仕宦之人,刘承学在与知州联手公务的同时自然也少不了与同僚游历地方、登临山水、体访民俗风情,遇到名山胜水、奇闻趣事自然也会捉笔成文或吟哦成句。因为他骨子里还是一个文人。太子山作为“河州八景”之一自然也是他的流连之地。

太子山又称太峙山,位于和政、临夏县境内,由母太子山和公太子山组成,母太子山在东,海拔4368米,公太子山在西,海拔4183米,两山之间盘坡哑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临夏与夏河县的分界,是连接中原文化和雪域文化的纽带,是历代兵家设防要塞。太子山风景有两大特点:一是山麓林草丰茂,一片翠绿;二是山峰危岩裸露,晶莹透亮。而且随着季节、阴晴、早晚太阳光线的变化会变幻出不同的色彩。相传秦始皇长子扶苏,曾带兵征战于此,太子山由此而得名。

从临夏境内去太子山景区有两条道路可走:从和政县城坐车出发经买家集到牙塘村,可直达太子山主峰脚下;从临夏县城沿“双土路”向南经槐树关可直达两山之间的盘坡垭口。从诗歌描写的情景来看,作者的“旅游路线”应该是后者。因为从和政县角度看到的太子山是主峰(母太子)的侧面,而从临夏县城望去,看到的正是太子山的正面——也正是从这个角度才能看到诗歌所描写的景象。

下面,我们结合具体的诗句分析一下作者当时所描述的太子山的景象和诗歌所抒发的思想情感——

“罗列诸峰映晚晴,遥瞻独讶玉峥嵘”:此一、二句从远视角概括描写太子山峰的形貌特征并点明作者观赏的时间(晚晴)。太子山虽然有公太子、母太子两大主峰,但每座主峰之上还有锯齿状高低不同的多个小山峰,夕阳西下,这些大小山峰罗列一起,映照着向晚的晴光;后句进一步状写太子山的形貌,正因为他先是从远视角观察,所以是“遥瞻”,表明他对太子山巍峨雄壮是深怀一片敬慕之心的,他的此次游历是一次专程的“拜瞻”而不是匆匆的浏览;而太子山峰此时此刻的雄奇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惊讶:他看到的似乎不是预想中岩石高耸的山峰,而分明是大片参差峥嵘的玉!诗句字里行间满含惊喜、激赏之意。

“风从谷口吹来冷,泉自山腰吐出清”:如果说上述一、二句是他从“远景”入手(比如未渡大夏河之前的双城附近)描写所看到的情形,那么,接下来的三、四句则是从“中景”入手,描写进入槐树关内的情形了——“谷口”,即今槐树关遗址所在的关门桥位置。此地地势高耸,宽阔的槐树关境到此因山势收拢而收窄,原本散漫的风因地势逼仄显得有些强劲,且因谷口奔泻的大夏河水已有些凉意了;进入谷口继续前行,沿途山势高峻,山间泉水纵横,清澈无比,淙淙泉水汇入槐树关河,流出关外汇入大夏河……

“露骨四时石带翠,藏阴六月雪堆琼”:此五、六句便是从“近景”入手状写太子山峰的独特景色了。太子山又称“露骨积石”——状其岩石裸露之貌,山麓植被丰茂,山间松柏四季常青,山石上绿苔如阴,一片翠绿;山峰间巨大的阴影处还藏着积雪,就是炎热的六月天也难以融化,犹如堆积的琼玉一般。

“仗尔年年防夷夏,胜似长河万里城”:太子山在民国以前是历代的“汉蕃交界”,中原王朝和吐蕃异族为争夺地盘而发生的争斗历史上从来没有停息过,直到明朝洪武三年,朱明王朝设“河州二十四关”后河州境内的“汉、蕃”之争才稍稍停歇……二十四关之一的槐树关就在太子山脚下。试想:在作者身处的那个时代,太子山的战略位置是何等的重要?在作者看来,它就像长江、黄河一样在守护卫着祖国的江山……我不知道今天的游客到此,又会作出怎样的情感抒发呢?

纵观全诗,作者从远景、中景、近景三个角度对槐树关太子山的美景作了生动的描写,寄寓了一个旧时代的诗人、一名肩负守边重任的地方官员的家国情怀,全诗立意高远,取景独特,对仗工稳,语言凝练,意境优美,散发着浓厚的文学气息和积极高亢、炽热浓厚的爱国情感。


古风大河家

◇马学英

大河家是我心里的人间仙境。

可小时候并不懂。长大了,出去了,游遍大好河山了,回过头来才觉得,如果自己今生没来大河家就如枉活了一世。

这里黄河冲出雄关,婀娜了S型身段,留下了黄河不多的妩媚的舞姿;这里嶙峋的红石山与巍峨的积石山遥相对应,静默矗立;这里不同族群、不同信仰的人们安居乐业,还有一个先哲神秘的传说。

大河家是一处古渡口,简单而悠久的古风,令人觉得美丽无限,生趣无限,魂牵梦绕。充斥人造景观加商业炒作的今天,亲眼目睹了大河家的秀丽美景后,才深深感到什么是身临其境而忘情于美妙绝伦的人间仙境。

大河家之美,美在独特的地形地貌。它远离尘世的喧嚣,静卧在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过渡地带的谷地中,黄河在身边静静地流淌,宁静而安祥。

西北面环绕着的群山层峦叠嶂,云雾蒸腾,氤氤氲氲,如梦如幻。依山傍水,错落有致。气候宜人,万木竞发,百草丰茂。

沿山的保安村庄青草丛丛,牛羊遍布,草甸如茵,山花烂漫。随着天气的变化和光影的推移,时不时还变换着不同的容颜,移步换景,亦真亦幻,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美如壮观阔大的天然画卷。游人置身其间,仿佛升入梦幻般的仙境天堂。

由于大自然的恩赐和钟情,这儿山水珠联璧合,青藏高原黄土高原顾盼生情。黄河一路狂歌奔腾咆哮驶入大河家川原时,一下子就收敛了轻狂和野性,陡然间乖巧得波平浪静了。好似一条湛蓝的彩带环川偃卧,并随着层层的涟漪永不停歇地浮游晃动着,似乎要腾云驾雾,一飞冲天。河中小岛林木茂密,绿草如茵,美丽静谧,曼妙动人,宛如明眸皓齿、顾盼生辉的淑女一样勾魂摄魄,引人倾倒。斑斓的色彩和天工般的构形随着河水各呈异彩,宛若镶在黄河上的一颗明珠。据说枯水季节,水性好的孩子们凫水登岛,嫦娥奔月般留下天真烂漫。以前上游没建水坝时,一冬天,河面冻结了厚实的冰层,仿佛一条白茫茫的苍龙,又像一面晶莹剔透的水晶镜,镶嵌在群峰川原中,变得异常安静和神秘。冰层厚实坚固,虽渡船停摆,河冰方便了两岸的人们进山砍柴、商贾往来。古渡口手腕粗的铁链渡绳,孤零地斜吊在河面上,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和热闹。不远的下游,一桥飞架两岸,方便了隔河相居的人们现代生活。

入春,河面开始冰雪消融,冰凌随河水漂浮,顺流而下。冰凌消融极盛时,浮冰堆积如雪,冰山溢河而动,壮美波澜,只见冰移,不见河流,这时的黄河变成了一条流动的冰河。冰雪消融完了,河水渐渐呈现出墨绿色,烘托着山顶耀眼的红石,倒映在翡翠一样的河面上,光彩夺目,令人沉醉。

淳朴的保安人早在一百多年前,为了自由,离开故土,定居在美丽富饶的大河家积石山麓一带。他们的先民们在迁移过程中发现这儿物华天宝,景色宜人,便定居下来。保安人的到来,大河家越发变得充满了灵气和神秘。

保安人勇敢强悍,勤劳朴实,善骑术,好射猎,能歌善舞,热情好客。至今还保存着自己独特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大墩就星罗棋布地点缀在积石山麓的怀抱中。整个村落房舍俨然,整洁祥和,村口的古典式牌坊门简而奇巧,肃穆安祥。小桥流水、炊烟袅袅、鹤发童颜的老人、顽皮追逐的小孩……真是在人间难以寻觅到的优美而又古朴典雅的绝好景致。在外人心目中,这如同美妙绝伦的世外仙境一样,处处浸透着原生态的生活情趣和神秘的色彩。保安人的人文景观与大河家壮美的自然景观相互辉映,融为一体,构成了这里独具魅力的人文情怀和别具一格的民族风情。

美哉!大河家。美哉!智慧的保安人。


1655947247650714.jpg

摇曳生姿  张维吉 摄


炳灵湖美

◇何泳忠

炳灵湖美啊炳灵湖美,

美就美在碧波荡漾的水;

水面船如梭,

水下鲤鱼肥;

湖西炳灵姊妹峰,

湖东大坝波涛飞;

黄绿相间洮河汇,

湖岸红山显翠微;

湖水浇出丰收田,

果甜湖秀游人醉。


炳灵湖美啊炳灵湖美,

美就美在碧波荡漾的水;

彩云映缎被,

和风湖面吹;

水是琼浆玉液酒,

湖为翡翠珍奇杯;

山水相依锦绣绘,

四周环绕璎珞缀;

湖心飘出欢乐歌,

赞颂祖国增光辉!


麦子熟了

◇驮 夫

一年的麦田

走向归途

镰刀的光闪烁

豆子般的汗珠

从父亲的项间滑落

麦田的颜色

多么像父亲的肤色


母亲从来不闲于岁月

一顶与麦子相似的草帽

在田间一高一低动作

一捆一捆的麦

一垛一垛站着

渴了一瓢山泉水

饿了咬一口干硬的馍


麦田的远处

有人在拍照

麦田里的父母

在务劳新的生活

我已嗅见蒸馍的味道

那淡淡香味悠悠长长

伴着我走向岁月

走过了迷茫与坎坷


大桦梁 (七绝)

◇马坚强

岭上凝眸睇法台,

葱茏笔架拂云堆。

趁心最是清闲地,

四面翠微排闼来。

郁郁深林鸟轻啭,

云中幽境惹低吟。

虽无活水堪除垢,

犹有清池可洗心。

寻幽和政卸尘沙,

胜饮消闲一盏茶。

无奈辰光留不住,

激情高唱二梅花。


漫步金色草滩

◇蒋小娟

初夏,走进临夏市金色草滩,芍药含苞待放,油葵欣欣向荣,金黄色的油菜花在微风吹拂下清香扑鼻,惹得蝶舞蜂飞吮蕊香,漫山遍野泛金光,垅上游人穿梭忙,仿佛一幅天然勾勒的巨幅油画。

在金色草滩,不同时节,花儿竞相绽放,层层叠叠,一波又一波,到处是一派盎然生机。村在林中、房在树中、人在花中,还有迎风旋转的五彩小风车、青砖黛瓦古色古香的小木屋,无不彰显出花儿临夏如诗如画的美景。放眼望去,绿荫在细雨的洗礼下越发青翠,花儿越发娇柔,让人感觉整个身心是曼妙的、轻盈的、欢喜的,温柔一点一点填充着渴望诗与远方的心灵,浸融了灵魂,温柔了岁月,一切都充满了无限生机……

当晚霞升起的时候,漫步在长满青草的花间小径,细听风车有韵律的转动声,还有清脆悦耳的风铃叮咚声,声声入耳,心却异常地安静与祥和。放下疲惫,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没有庸人自扰的烦忧,远山近景、青山绿水皆入眼底,嗅着带着青草味的新鲜空气,一切都是那么干净纯粹,我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独自漫步在画中,画在心中定格,美了岁月,醉了流年。

在低吟浅唱的美妙中,在这醉人心弦的时光里,把一切过往清零,愿所有目光所及的美好,把整个身心彻底渲染,愿人间夏花烂漫依然,情浓雨浓人间值得!


初读钟翔

◇程秀剑

先知其名,后识其人。认识钟翔先生,也是这样的,不过先知道的是他的文名。

那是2017年或2018年,有一天闲逛临夏市新华书店。有一本《魅力临夏》的书映入了我的眼帘,我感到很好奇。我是土生土长的临夏人,临夏有多大魅力,我怎么不知道?一翻书的扉页,有钟翔主编字样。

2021年夏,我与诸友筹备成立州诗词学会,无意中遇到好友徐某。他见我爱好文学,便说有几本好书要转赠我。搜寻了半天后,拿出几本书,其中一本是《故土情》,钟翔著。我是写古体格律诗的,对现代的散文,特别是本土作家的散文,向来是很少读的。既然是好友推荐,便偶尔翻翻。谁料一翻,却放不下手了,一闲就翻,一闲就翻。也知道了钟翔,原名马忠祥,康乐人,东乡族,已出版了诗集《心旅》《暗处的光点》等,是临夏文坛第一个加中国作家协会的人和第一个获得骏马奖的人,获奖作品是《乡村里的路》。

本以为对钟翔先生只有仰慕之情,谁料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今年四月,我有幸参加积石山县为迎接党的二十大而举办的《雪域礼赞》《远行》《椒乡花儿红》三部新书首发式。但我没想到的是,钟翔先生也被作为嘉宾邀请而来。他魁伟的身材和爽朗的个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不仅合影留念,还去了积石山旅游大通道、黄草坪、大山庄峡等。那天下午,天虽下着蒙蒙细雨,我们却兴致勃勃,直到夜幕降临,才恋恋不舍地作别。

既然听闻了大名,又见到了真人,便迫不及待地想读他的获奖作品集《乡村里的路》。由于此书出版时间早(出版于2010年),作者身边没有书,于是在孔夫子旧网淘得一本,仔仔细细阅读了起来。

我觉得钟翔先生散文的最大的一个特点,真。他写身边熟悉的风土人情,如拉家常似的娓娓道来。如《乡村里的路》《蜜蜂》《粪火的温暖》《麦草的气息》《包包菜》《烧柴》《填坑》《麦场》《煤油灯》等这些散文名篇,真实记录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乡村生活。先生所写的对年轻人来说可能觉得陌生,但对我这个80后感触颇深,将我一下子拉回了童年时代。对60后、70后,甚至更早的50后,读它无疑是前半生真实生活的再现,其中的酸甜苦辣一股脑涌上心头。

其次,选材精严是他散文的又一特色。该详写时浓墨重彩,该略写时惜墨如金。如写《乡村里的路》,着重大篇幅写人与路关系,而修路的事,却寥寥百十来字。再如写《包谷》,直接从丰收的十月写起,写剁包谷秆、掰包谷棒、手脱包谷粒。而对播种,只字未提。

美,是先生散文的第三大特点。翻开他的散文,处处充满着诗情画意。读它,是一种享受,你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幅幅神奇的画卷,或浓或淡,如写松鸣岩,写黄河三峡,写禹王石及孩子们陡坡上滑冰、玩吃雪等,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有些人说写散文,其实是记叙文,甚至是记流水账。我们在写散文借鉴名家名作的同时,不妨借鉴一下当地本土作家的作品,毕竟本土作家写的人或事,你比较熟悉。看你熟悉的人或事,人家是如何拿捏的(他集子里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国家级、省地级杂志上刊发过的)。

最近又听说先生在写小说,且结集出版了一本小说集《敲人的雨声》。祝愿先生在小说的创作中也获得更大的成就!

编辑:马少华 责任编辑:山桦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