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临夏文苑·特辑(2022.6.8)

2022-06-09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  浏览量:3889

1654737429234265.jpg

走近沙地湾

◇马祖伟

沙地湾新貌 丁生智 摄

“沙地湾,野兽滩,抬头就是大青山;石头墙,没围栏,野兽家里随便窜;沙石土,种地难,种上也是白流汗;遇丰年,还好点,勉强还能吃饱饭;遇灾年,生活难,领上妻儿去讨饭,心上的寒苦说不完。”

沙地湾是我的故乡积石山县刘集乡的一个小村庄,这是我从小就听到的一首描述沙地湾生存环境悲凄的歌谣。

换了人间

直到有一天,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汪洋风尘仆仆,沿着蜿蜒崎岖的山间小路,先后两次踏进人迹罕至,不到二十户人家的小村庄时,沙地湾才走进人们的视线。

近日,我来到原来的老社长马云福家,他上初中的孙子麻利地给我让座,并沏上了茶,称爷爷奶奶到肖红坪去赶集,一会就回来,让我稍等。

在这间隙,我环顾四周,院内整齐地栽种着草莓,一簇适合在野外生长的竹子蓬勃而旺盛。车库内有三轮车、摩托车、电瓶车。老人住的上房被封闭,温暖而干净。让我惊奇的是,室内室外摆放着不少五颜六色的花卉,粗略估算了一下,有近60盆之多,既有普通的七月秀、大小兰,又有名贵的三角梅、茶花等,装点着他们的幸福生活。

我在想,过去为解决温饱而发愁的村民,如今恬静怡然地养起花来,可见他们的生活是何等甜蜜而温馨。

我从眼前的美好景象中还未回过神来,老夫妇俩拎着大小包赶集回来了。我看到他们购有羊肉、蔬菜外,还有玉米面、杂面馍。

我对二老开玩笑说:“过去杂粮还没吃够?”老两口脸上洋溢着舒心而灿烂的笑容,接过话茬说:“是啊,过去连睡梦里都想着有一天能饱饱地吃上一顿白面饭。同样在睡梦里没想到的是,如今白面没心吃,又吃开杂粮了。这一切都是共产党给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今天的舒坦日子。”朴实的语言,道尽了他们真挚的情感。

印象沙地湾

多年前,因工作需要,我曾两次踏足过沙地湾。当时的沙地湾,家家户户没有围墙,房子是用石头砌成,房顶是用茅草搭建。孤独而寂寞的山村,也许是与世隔绝、很少有外人光顾的缘故,孩子们见到陌生人就撒腿往家里跑,跑到屋内随即关上房门,过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里偷看。若发现陌生人还在远处,又要关紧房门。

面对着这样的场面,我心生悲悯。

印象中,沙地湾离大山和野兽最近,与世界和烟火最远,是一处被人类文明遗忘的角落。

“最早这里只有七户人家,都是附近逃难来的。有的为了活命,有的为远离纷争,来路各不相同,但目的只有一个——活下来。”今年87岁,任了40年生产队长,至今眼不花、耳不聋,走路仍脚下生风的马云福老人说。

一旦打开话匣子,老人难掩激动的心情。

“以前社里没有路,全是石头滩,人力车勉强能通过。运物资全靠牲畜驮、肩扛。因离大山近、海拔高,气候寒冷,下场几尺厚的大雪,就与外界完全隔绝了。姑娘们长大了只想往外乡嫁,外乡的姑娘没一个愿意嫁到这里来,小伙子们找对象比登天还难。”说到这里,老人眼里泛着泪光。

我向老人特意问起是否有个外号叫“大东乡”的社民,老人娓娓道来,称“大东乡”是70年代初带着未成年的弟弟“尕东乡”讨饭讨到这里的。大家见兄弟俩可怜,就将“大东乡”撮合招赘到这里,使俩兄弟有了安身之所。后来,“尕东乡”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村里人又将他牵线搭桥招赘到刘集街道一户人家。

记得我童年的时光,“大东乡”带着他的弟弟在我生长生活的高李村帮他人干活维持生计。善良的乡邻看到兄弟俩凄风苦雨的艰难日子,就安排住到磨房里,一来磨房内有积攒的牛马粪,可以住热炕头;二来乡民去磨面,给生产队派去的磨主2—5两不等的磨课,磨主一部分交公后,留一部分给兄弟俩。我的母亲也时常领着孤苦伶仃的兄弟俩到家里饱餐一顿,临走前施舍点兄长和我穿过的衣服鞋袜,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母亲转身就抹泪。

两代人的使命

去年,在乡村换届中,老人卸任,毕竟80多岁的高龄,跑前跑后,领导和家人也担心有个闪失。社里选来选去,始终推选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就索性把他38岁勤劳朴实、精明能干的儿媳妇马色力麦推选为社长,是想让德高望重的马云福老人用自己的经验,帮助儿媳带领大家过上更殷实的生活。

几代人的努力,两代人的使命。

老人说∶“2000年之前,社里没一个念书识字的,现在的适龄儿童一个不落全都上学接受教育,更让人高兴的是,去年社里出了第一个大学生,男女老少甭提有多高兴。过去人们养羊,收效慢、收入少。如今大都改养牛,虽然成本高,但收入也高,一出栏,收入就是上万元。村里过去给修建的养殖温棚已经不能满足养殖业的发展,乡里正在给扩建。”说完,他的脸上洋溢着舒心的笑容。

沙地湾,你曾带着很多的困惑,也带着许多的疑问,留下疲惫不堪的身躯,你曾发出过幽怨般的低吟和叹息,面对茫茫群山,你也曾默默而苦涩地掩面哭泣。如今,错落有致的砖瓦房掩映在绿树之中,石头房、茅草屋已成了遥远的历史,美丽而富饶的沙地湾绿意葱茏,笼盖四野。

在这片苦难的土地上,期盼了千年的致富梦,如今变为了现实。

没有富强的国,哪有温暖的家!


相遇芒种

(外一首)

◇马官平

芒种是故乡肩上的一副担子

一头是丰收的喜悦

一头是播种的愿望


风轻拂着饱满的麦穗

涌动的麦浪像翻滚的浪花

弹奏着激情高昂的乐章


黄土举起的木犁

深深扎入泥土中

一垄一垄的耕地像押韵的诗行


盛开的牵牛花

像一个个可爱的小喇叭

吹响仲夏的号角


空气中充斥着燥热

骄阳烤炙的古铜色脊梁

勾勒出麦田里最美的风景


高考进行曲


高考是一叶扁舟

在青春里飘荡

在狂啸的浪尖上舞蹈


高考是一泓水

只会奔涌向前

直达岁月的彼岸


高考是一场战斗

没有弥漫的硝烟

只有无声的冲锋


高考是一场旅行

回首看不见泥泞的足迹

只有永不褪色的回忆


高考是一团火

只要被点燃

青春就会光芒四射


高考是一首进行曲

每个音符都是激情的迸发

谱写华丽的乐章


临电之光

◇赵光治


南北塬的风轻柔地呼吸

在母亲河的怀抱里摇曳成歌


带着枹罕的石榴花香

带着石门滩的新房

从西到北

从南到东


带着黄草坪的蜜香

带着双城的牡丹

见证着临电人勠力同心的模样

光耀河州


带着吹麻滩的麦浪

带着马莲滩的花香

滑过夏河

穿越八坊


带着大禹积石关的守望

带着临电之光

在河州的空中

肆意回旋


落日的余晖带走了最后一丝暖阳

华灯初上

鎏彩的光不停变换

这是临电人的笑靥


那满塬的亮

和河州儿女脸上的光

同样璀璨

编辑:马少华 责任编辑:山桦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