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临夏文苑 · 特辑

2022-01-20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  浏览量:2570

1642641658955421.jpg

1642641861659802.jpg

雪野——黄草坪     祁文伟 摄


他的眼睛在唱歌

◇刘 晶

他是一名八零后大男孩,阳光、爱笑、喜欢唱歌;他也是一名“渐冻人”,18岁后只能靠轮椅行走,他叫韩正鹏。

第一次去韩正鹏家是因为调研城市低收入家庭情况,我们所有人都被他脸上灿烂的笑容所感染,被不太大却收拾得很温馨整洁的房间和他父母热情积极的言谈举止所触动。床单铺整得看不到褶皱,阳台上盛开的花草彰显出顽强的生命力。

当我们询问老两口关于儿子的情况时,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无奈和埋怨。爸爸温润如玉,充满感激地述说着政府和单位对他们的帮助,妈妈和蔼可亲,略带自豪地说着儿子的聪明。短暂的交谈,让在场的我们都感动于韩正鹏父母的长久用心和辛苦付出。他曾迷茫过,消沉过,却也寻求了自我救赎,坦然接受和面对命运的安排。韩正鹏一家人那种不畏困苦,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深深地吸引了我,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拜访。

当我第二次来到韩正鹏家时,他的爸爸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陈旧的小手提包,我又一次被深深触动了:包里有一本爸爸亲手制作的儿子成长册,一页页粘贴了韩正鹏从1岁到11岁的照片,照片旁边详细地记录着当时的时间、地点和内心想法。有5岁开始四处求医的各种化验报告单,有90年代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有关此病的报道,还有与北京专家医生的来往书信……爸爸一页页地翻着讲述着,而我心中则是说不出口的惋惜和难过。爸爸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翻过这个小包了,我有点后悔是因为我的到来让他们不得不回忆起那些伤心的过往。

韩正鹏今年37岁,远看和常人无异,是个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帅小伙。然而,他却从5岁那年开始表现出肢体无力、走路不稳、经常摔跤,爸爸妈妈便四处奔走,求医问药,7岁最终确诊为进行性(遗传性)肌营养不良顽症,这种病目前在全世界都无药可医,医生说,得这种病的孩子一般都活不过青春期。从此,生命中难以承受的病痛伴随着一家人。爸爸说:“1994年交通不便,通讯困难,当时我们每月收入1000元左右,可多次的住院医药费和在京的生活费就已高达十几万元。”在京治疗后父母带韩正鹏游玩了天安门广场、军事博物馆、动物园,他们已经为儿子此生再无机会来北京游玩做了准备。当时,9岁的韩正鹏并不知道自己今后的命运,看到了男孩都喜欢的大船兴奋地说:“我长大了也要开这样的舰船。”妈妈说:“当时此病的治疗仍属科研项目,药物治疗和保健护理都仅仅是延缓病情的发展,任何能带来一丝丝希望的办法,我们都愿意砸锅卖铁去尝试。”

1996年,一家人将要绝望之际,他们在焦点访谈上看到同样身患此症的同龄小女孩李欢的相关报道,他们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打听、询问李欢的治疗情况,并鼓励韩正鹏要向她学习,以她为榜样,坚持同病魔作斗争。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通过李欢奶奶的引荐,他们找到了北京的田大夫,治疗了2个疗程、共4个月后,韩正鹏走路明显比以往有力气了。此次治疗,又花费了13万元,其中刘化厂募捐帮助3.4万元。回来后,韩正鹏继续回到他喜爱的校园,每天要比别的孩子走得早回来得晚,每天母亲都要在院子门口望着他走又盼着他回来。放学后他也是钻进自己的房间埋头苦学,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是中上等水平,父母很知足,很欣慰。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了2003年,韩正鹏终究还是无法站立与自主行走了。

6月的炎炎夏日,父母背着他去参加高考,他很争气,被兰州商学院陇桥学院英语专业录取,可韩正鹏不满意自己的成绩,复读一年后再一次参加了高考,以高出前一年一百多分的成绩被西北民族大学阿拉伯语专业录取。妈妈说:“为了圆孩子的大学梦,我们背着他去了他向往的大学校园,可一个十公分的台阶他都无法迈过,如果他能上,我愿意陪读,可他的身体承受不了,我们只能带他回家,把他的大学梦深深埋藏在心里。”说完,爸爸又从小包中将韩正鹏发表过的文章、各种荣誉证书和记者证等拿出来给我看,告诉我是这些证明了他不比其他健全的孩子差,是支撑他走到了今天。

韩正鹏说:“其实我已经很幸福了,起码我的四肢是健全的,尽管我不能走;我也是很幸运的,起码我高中毕业了,很多病友连小学都无法读完。”在谈论到为何坚持上完高中和两次高考时,他说道:“我想争口气,想证明一下自己。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上学时我会不得不强制自己爬楼梯锻炼,这对延缓我的病情恶化也是有所帮助的,如果我不上学,常年待在家里面,可能更早就站不起来了。高考英语作文满分是25分,我得了25.5分。”谈到这里,他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他接着说,“这也与我后来做家教有很大的关系,断断续续做了5年,我是想尽快摆脱那段时间消极不堪的状态,也通过做家教等方式挣了点小钱,我终于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万元户了,这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后来由于对身体透支过大,便放弃了这些工作。”

感情的羁绊给了韩正鹏许多精神上的鼓励,父母的陪伴照顾和病友的鼓励支持让他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去积极面对生活。他说:“近5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眼界格局都有所提升,因为身体的不便使我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费在学习上。我与病友常常交流有关生命的话题,我并不恐惧死亡,我想好好地活着。既然无法决定生命的长度,那就扩展它的宽度,读书、学习,珍惜每一天,也许这样,到死去的那一天我才能坦然。生命很美好,残疾也很正常,我起码对灿烂的阳光、蓝天白云是有概念的,有那么多新生儿来不及看这个世界一眼便离开了,我体验过,便知足了。从前听到病友陆续离世,我会很伤心,可是现在的我没有过多的时间和能力去伤感了,情绪的干扰对我的病情也是有所影响的。”

一个人的脸就是一个人价值的外观,它不仅隐藏着你的生活,还藏着你正在追求的人生。我看着韩正鹏,才觉对于外界“容貌焦虑”的风气,内心的坦然才格外重要。虽说人的模样出生时就注定了,但后天的智慧与见识是会“镂刻”在你的面容之上的。他用自己的经历证明:即使深陷泥潭,双眼却可以仰望星空,双手也可以触摸阳光。在谈论到最怀念之事和未来心愿时,他说:“我最怀念的是高三生活,我觉得学习很快乐,那也是我仅有的学生生涯,我与病友们说是否体验过圆梦的瞬间又破灭的痛感,病友们羡慕我,说他们小学都没能上完。所以也是有人在羡慕着你的生活,我们只是演绎着不同的人生剧本罢了。中学的集体生活对于我们这些过早地结束了社会关系的人群来说,是很珍贵难忘的。对于未来,我想多看看书、多了解了解这个世界、多学些新技能、多结识些新朋友,想让自己更充实有意义些。”

我们聊了好多,唐吉诃德、余华、自媒体、中美关系、新冠疫情等社会热点问题,换句话说,从他那里我听到了很多独到的见解和新颖的看法。当我称赞他父母把家收拾干净整洁时,他说人人都喜欢真善美,他不认为贫穷和疾病就可以理所应当归顺为脏乱差的理由。

中国有句老话,人活着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活着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想活着本身就是生命的意义,而且是厚重无比的意义。生活不曾善待任何一个人,然而人只有顽强地活着,未来才有希望,日子才有奔头。

韩正鹏身残志坚,却从未向命运低头,每一天都在努力生活,去实现自己的价值。我们身处伟大的时代、伟大的祖国,每一个人都应该向他学习,努力工作生活,勇敢面对困难,在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不平凡的业绩,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奋斗,不负青春,不负韶华!


我发誓,我曾来过

——和政桦林山地质公园游记

◇马 萍

1

盘曲而上的公路

将六月的田野一分为二

一半留给麦浪翻涌的平川

一半留给油菜花层叠的山坡

将一半安放于现实

将另一半带往交错的时空


2

车子从山路俯冲而下

在桦林山谷地

呈现一片世外桃源

几户人家错落有致

地质公园——再往前

循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螺旋状展馆

俨然一块时光漩涡的化石


3

阳光如水

倾泻在一只修长的脖颈上

一匹埃氏马紧闭的圆嘴唇上

一只和政羊卷曲的尖角上

仿若真的

仿若它们就生活在谷地

葱茏的灌木丛中

然则都是石雕


4

裸露的地层剖面

像切开的洋葱

红线圈起的位置

显现生物化石

时光播放机——

一些物种开始说话

以我树杈般美丽的角发誓

这世界我曾来过

以我尖利如钩的弯曲门牙发誓

这世界我曾来过

以我壮硕如椽的象牙发誓

这世界我曾来过


巨鬣狗、臭鼬、铲齿象

很多古生物的骨骸

一个标签上写着:

一千九百万年前……


5

时间概念难以计算

另外一个声音说

我以母爱发誓

你们都曾在我的怀抱里奔跑

现在在我的怀抱里休息

只有我能证明你们与我同在——

我惊讶于土地的语言


6

走出化石馆

蓝天丽日

时光仿佛静止

可是谁能否认

时光之手

正将一切雕成化石


包括此刻正被山风吹过的叶子

叶子上的脉纹

和站在阳光下的你和我


7

而我是不能说话的

在时光的另一端

我连一粒尘埃、一片叶子都不是

我能以诗歌的名义发誓吗

我能将诗歌雕刻成钻石

告诉时光这世界我曾来过吗


赞河州

◇韩维礼

(一)

人道河州天尽头,不知更有许多州。

千年羌笛怨杨柳,万马齐喑烟尘陡。

(二)

遥望西天云悠悠,太子蜿蜒不断头。

群山万壑龙藏首,伏龙饮水河源头。

(三)

碧水青山景色秀,绿树黄坡田成畴。

大夏河面鸳鸯配,鸟儿欢唱音绕梁。

(四)

风清月朗牡丹香,刺绣织毯胜苏杭。

木雕砖雕胜东阳,饮食丰美似天堂。

(五)

化石卧沙千万年,远古生物伊甸园。

和政古羊铲齿象,地质旅游大走廊。

(六)

保安刀剑闪银光,蜚声海外美名扬。

东乡手抓万里香,五湖四海遍开花。

(七)

彩陶文明八千年,远古诉说在眼前。

马家瓶与边家岭,半山马厂藏古音。

(八)

空谷青音似铃铛,青春少年喜歌唱。

一曲花儿魂飞荡,番女风流千年唱。

(九)

万寿观高风铃响,日薄积石鸟飞翔。

太子山顶白雪皑,莲花仙女下凡来!

(十)

而今河州大发展,万千高楼楚云天。

高速坦途少盘旋,跃马长虹龙飞天!


辛付村,幸福村!

◇冰 阳

辛付村?幸福村!我更愿意称之为“幸福村”。

秋日的一个周六,恰逢机缘,我与作协文友一起去感受辛付村的幸福生活。

“辛付村”,我第一次听闻。当作协王主席说,此行目的地是“辛付村”时,大脑中立马出现“幸福”二字。吉庆温暖的名字,想必村民一定有满满的幸福生活。只因地名,有种马上前往一探“幸福”的冲动。

近几年,政府花力气修路。不仅做到路路通,也提升了临夏市民居住环境的幸福指数。通往北塬的路极其好走,路面平坦,四车道的宽阔距离,顺畅、不堵车。因为不熟悉路,我跟随前车上北塬,驶入513乡道。乡道虽窄,却也是硬化的柏油路。时值立秋,路两旁的柳树柏树依旧浓绿,向上生长,枝条相互弯曲靠近,形成浓荫小道。透过车窗望出去,田野里有农人忙活。喜欢吃苞谷,看到田野总会留意苞谷秆,宽大的叶子下苞谷清晰可见,一个个上下左右列阵,完整地嵌在苞谷秆上,穗发黄,颗粒饱满,随时等待主人摘取。

不多久,眼前视野渐渐开阔,柏油路成为青砖路,风中隐约有花的淡香,一排排青砖白墙的房社,掩映在绿树花卉之中。猛然间,同行文友说,辛付村到了。车拐过的这道弯,世界就变了。眼前突然冒出大片密密层层的花儿,直达天际一般,壮观至极,令人欢喜雀跃。各种花卉映衬周围绿色浓密的垂柳、小石板路、亭台阁楼、松柏苍翠的山坡,一切少有粉饰的做作,颇有天然野趣。大家拿出手机,纷纷拍照。心与花儿融为一体,沉浸其中,横拍顺拍,目不暇接。

娉婷的八瓣梅,层层叠叠的蜡菊、百日菊,香香的臭菊,好看的秋樱花,金色的灯盏花,万寿菊、红蓖麻,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儿的花儿……半开的、全开的、未开的、含羞的、怒放的,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地点,看下来,拍下来,记下来,感受花香中辛付村的安宁;南瓜、紫甘蓝、辣椒、玉米、向阳花、土豆……成熟的,未熟的,落花的,结果的,蔬菜与花儿相融。一一拍摄,一一记取,感受辛付村的殷实。

转转悠悠,走走停停,看得出神。不时用手机拍下效果远不及实观的照片,聊以自慰,不负此行。

青砖白墙的瓦房,排列齐整,掩映在花海中。蜂蝶翻飞,清香弥漫,洁净安宁。在亭子里坐很久,不需要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绽放的硕大向日葵花朵,和远处打理菜园的农人,心便极为安宁。

一面面文化墙,涵盖农耕细节。“霜时天气佳,风劲木叶脱。持穗及此时,连枷声乱发。黄鸡啄遗粒,鸟鸟喜聒聒。归家抖尘埃,哀屋烧措柚。”“临风细扬簸,糠秕凌风箭。倾斜雨声碎,把玩玉粒圆。短裙箕帚妇,收拾亦已去。岂徒较升斗,未敢忘凶年。”文友低声吟诵,适时拍照,感悟辛付村的文化内涵。身边不时有人走动或经过,有白发老人、顽皮孩童,也有衣着美丽的女子、戴着墨镜的文友,拿着相机的摄影爱好者。我们竟然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走走看看间,太阳悄然热烈。

一扇朱红色的大门,红色油漆泛着光泽。大门顶端赭褐色的牡丹木雕,简单大气。作协王主席介绍,这是胡芦雕刻大师白正兵的家。我们推门而入,青色砖雕、盆栽植物映入眼帘,沉静亦醒目。院落不大,却洁净舒适。进入房间,精美的葫芦雕刻摆放在桌上。白正兵老师说:临夏有三绝,砖雕、彩陶、雕刻葫芦,我将三绝技艺融合在葫芦上,葫芦才能活起来。一张张获奖证书严格地证明白大师炉火纯青的技艺。辛付村赋予白大师源源不断的灵感,白大师雕刻辛付村长长久久的幸福生活。安心与感恩,世代成就,彼此成全。

天然气村村通,家家通。水冲式厕所便捷干净。

拔几样自家种的绿色蔬菜,宰一只自家养的鸡,煮一锅苞谷洋芋,远方的客人留下来,别走,别走,辛付村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洞仙歌·雄关古渡

◇李玉军

雄关古渡,一水遥相望。峭骨周遭纵情唱。喜初冬风到、败叶全消,留得个,荡荡乾坤远旷。

茶香消倦惫,独爱凭桥,寒气清宵掠惆怅。自到大河家,叹看苍龙,驭骓马、中流决荡。更桂枝、霜袖带寒晖,入峡揽琼花,寸心无量。

注:1.依【词林正韵】所填。2.拟姜夔体


冬游白桦林

——礼赞新康乐

◇何 龙

(一)玩转白桦林

婷婷白桦,悠悠碧空。

晶莹冰雪,微微南风。

游人如织,车水马龙。

绿色宝库,寸林寸金。

童话世界,剔透玲珑。

老幼无忌,蹬车溜冰。

雪橇速降,刺激惊心。

曲径通幽,蜿蜒苍岭。

忘却岁月,穿越时空。

药水香茗,清冽甘醇。

晋谒大山,饱赏美景。

魂归自然,放飞心灵。

康乐身心,畅享天伦。

(二)畅想胭脂湖

莲花巍巍,祥云绕峰。

北路花儿,荡漾峻岭。

洮岷支流,恩泽百姓。

景古佳话,红色传承。

三川竞秀,激流汹涌。

合力汇聚,交融附城。

神来妙笔,胭脂明镜。

点睛之作,三桥挽亭。

牡丹争艳,荷秀薄粉。

鸳鸯戏水,鹤舞倩影。

湖光山色,恍若仙境。

虎关巍峨,貂蝉再生。

错落有致,自然天成。

河州一绝,生态园林。

堪比水乡,江南美景。

声名鹊起,八方来人。

徜徉其中,释放身心。

决策对路,沙地生金。

康乐工程,惠及子孙。

(三)礼赞新康乐

抢抓机遇,再乘东风。

建设小康,摘帽脱贫。

贸易打头,养殖作本。

特色肉品,享誉陇中。

绿化荒山,兴商重农。

毗邻狄道,底蕴厚重。

文明沿袭,蔚然成风。

区域优势,衍生产能。

百业兴旺,经济流通。

旅游产业,惠及三农。

环境治理,注重平衡。

城镇品位,稳步提升。

乡村振兴,高歌猛进。

依托底蕴,强根固本。

尊师重教,人杰地灵。

赤兔传奇,精神长存。

民族团结,和谐共荣。

追逐梦想,勠力同心。

胭脂三川,万象更新。

珍惜盛世,不忘感恩。

康乐同行,走向繁荣。

编辑:马少华 责任编辑:山桦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