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研究

【花儿研究】临夏人的性情 ——从临夏“花儿”中找寻临夏人的性情特征

2021-09-26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裴娇丽  浏览量:791

“花儿”被人们称为“西北之魂”“西北的百科全书”“是活着的《诗经》”,广泛流行于我国西北地区的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省区,由汉、回、藏、土、裕固、东乡、保安等各族群众用汉语演唱的一种以反映爱情为主的民歌,被誉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化艺术长廊的一朵奇葩。“花儿”起源由于资料有限无所查询,但在明代建文年间,解缙违诏远行被谪,当过一段时间的河州卫吏。在河州期间,他曾作过许多诗,其中一首写道:春风一夜冰桥折,霹雳声如百面雷,亦有渔人捕鱼者,短歌微送月明回。这里的短歌是“花儿”的可能性很大,很多学者都认同这一点。这是迄今发现于书籍中关于“花儿”最早的记录,所以说“花儿”至今至少有600多年的历史,很有可能更久远。“花儿”在临夏地区漫了很久很久,已经像一日三餐一样成为不可少的一餐。2009年9月“花儿”荣登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使得临夏“花儿”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作为能过反映临夏本土的民歌——临夏“花儿”,我们可以从中窥探到临夏人的性情。

“花儿”是反映底层劳动者的心声。“花儿”可以说是冲口而出,毫无掩饰,本色描写,浑然天成,这里的人民性情豪爽、讲义气、直来直往、没有心眼、为人热情。

(一)从“花儿”曲调中看。扎根在西北大地上的“花儿”,音调也随着广袤无垠的大地无拘无束起来,肆意地撒欢,肆意地作。

临夏“花儿”曲调多高亢、悠长,声音颤动,曲首、曲间和句间多用衬句拖腔,旋律起伏大。在艰苦的生活中用音乐排解心中的苦闷,用歌声表达自己的情感,不同于南方委婉秀丽的民歌。比如河州大令《上去个高山望平川》,开头唱就可以感受到高原的那种高亢、嘹亮、徐缓、悠扬,具有浓郁的山野气息,有种不屈不服的劲头在里面。由于当地生存条件艰苦,临夏人与生俱来有着一种不屈服、倔强、与大自然作斗争的劲头,反映到“花儿”曲调中多哭腔。正是反映劳苦大众的不满,对新生活的渴望,它是一种自然的悲鸣,表现了临夏人不卑不亢的性情。

(二)从“花儿”歌词中来看。“花儿”的格律是有规律的,唱词随着场地、心境、串把式的水平高低不同,出现了数量浩瀚的唱词,但是只有部分经典唱词在岁月的洗礼中沉淀下来,慢慢形成固定唱词。我们可以从这些流传下来的唱词里了解临夏人。

一是表现临夏人直爽的性情。由于“花儿”多半是表达爱情的民歌,在这种歌词中,我们可以看到临夏人直来直去的爱情,没有半点伪装,人听起来是那么的倔强。

兰州木塔藏的经,拉卜楞寺上的宝瓶。

痛破了肝花想烂了心,望瞎了一对眼睛。

多少执着的爱情,肝是痛破了,眼是望不着瞎了。

直白,而不做作,有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之势,却不那么委婉。这就是临夏人。

青石头根里的药水泉,桦木的尕勺啦舀干。

要得我俩的姻缘散,青冰上开一朵牡丹。

用尕勺把泉水舀干,三九天青冰上开牡丹,才能把手分。

听了非常感动,这是临夏人的决绝。

二是表现临夏人的聪慧。

半个月亮满天星,鸡娃儿叫了一声。

不是吃粮也当兵,阿哥们打的头阵。

天刚刚亮之时,会用“半个月亮的满天星,鸡娃儿叫了一声。”这样的一句来形容,特别有画面感,满天的星星,月亮还在,这时鸡叫了,有点半夜鸡鸣的意思,有静有动,来描写时间,语言简练,易懂。这就是民间的智慧。

三是表现临夏人的俏皮。

头想着父母者二想家,三想了你,

血痂们嘴皮上坐了。

非常形象,嘴上起泡结痂了,用了一个“坐”,突出了想你后的嘴角变化。很俏皮的一个“坐”字,表现了临夏人苦中作乐。(裴娇丽)(未完待续)

编辑:马少华 责任编辑:山桦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