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临夏文苑(2023.10.27)

2023-10-27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  浏览量:1622

深秋的槐树关

◇安得军

d9d56262-252a-4c20-8ed5-406047e40de7.jpg.jpg

二十四关卫两州,

露骨积雪声名远。

云蒸霞蔚层林染,

碧水一泓富路宽。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深秋,有一场层林尽染、露骨积雪、天高云淡、雄关漫道的风情盛宴等待赴约。

在这个充满幸福、放飞心情的季节里,走出去,到古老河州的山山水水,到莲花山至大墩峡旅游大道,只要心情所至,风景就会别样。

捕捉大自然的惊魂一瞥,槐树关靓丽的身姿映入眼帘,那是怎样的婀娜迷人,怎样的峻拔秀丽,怎样的撩人心魄啊!在一瞬间震撼灵魂,深深地刻入我的脑海里。

昨夜小雨夹雪,今晨日出天晴。站在北塬观光路远眺,槐树关峡谷烟雾缭绕,西边的群山白雪皑皑。悄然而至的夜雨,给大夏河畔送来别样的礼物,一样是凉凉的细雨,滋润着拼命绽放的野菊花,以秋天的名义迎接冰山上雪莲花的到来;一样是冷冷的雪片,覆盖住被阳光暴晒紫外线摧残成累累伤痕的太子山,让山川秋丰冬藏,来年融化成琼浆玉液滋养生灵。

槐树关的天,晴时蓝得透彻,如同一颗宝石晶莹剔透,偶尔飘来一朵云彩,如棉花般洁白松软,藏不住一点水分,云过雨下;阴时黑得吓人,如同无边大海深不可测,滚来的一声声响雷汹涌澎湃震天动地,瓢泼大雨携带冰雹雪片倾泻而下。

槐树关的关,自豪骄傲。雄踞明代河州二十四关第五,卫河、洮二州,通茶马古道,镇边疆、兴农牧,各民族繁衍生息。巍巍雄关依旧,金戈铁马征战烽烟已经远去,那条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通幽曲径,变成水泥大道。那个戒备森严、枕戈待旦的月夜边关,变成繁星满天、柳绿桃红、四季入镜、游人如织的山水画廊。

槐树关的山就是太子山,一山分两山,两山分公母。九色甘南的豪放率直,大美临夏的旖旎委婉,注定两个邻居因为一东一西方向相反,所看到的山峰形状各异,为公山属谁家、母山进谁门而争论得不可开交,最后捧腹大笑。

站在槐树关水库边看,南边的山有些温柔,因为山顶有一块豁牙而略显平缓,积雪较厚;北边的山完美无缺,挺拔凌厉,落雪极少。公山母山怪石嶙峋,寸草不生,而两山中间稍远一点,还有一座层峦叠嶂冰雪覆盖稍显稳重的矮山,山势稍缓,翻山就是甘南夏河县的大草原。这三座山如同一座威武的坐佛,中间的矮山是头和身子,两边的公母二山是坚实的臂膀。千百年来,从草山深处流下来的溪水,以槐树关河的名义汇入大夏河,成为滋润临夏的母亲河。槐树关水库建成后,涓涓溪流汇聚成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泊,给临夏县、临夏市万千生灵输送甘甜幸福的饮用水。

而这汪清澈透底的水库,正好被三座大山拥抱入怀。中国人历来讲风水,三山环水,聚财积福;水背山有靠山,左右山能聚水,有背山面水之感;从高处俯瞰,山势渐缓入川,成片成片的针叶松已经金黄,灌木丛中的白杨、柳树、枫树红绿相间,满坡的五颜六色尽收眼底,山水画里的福宝之地不就是这个样子嘛!

槐树关的风景一年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站在水库边,水映雪山,山水相拥;山照碧水,山水一色;山水邀天,天地共生,这是一幅美奂美伦的绝世画作。走出水库,白杨微黄,果树叶红,泉水叮咚,漫山遍野五彩纷呈,置身其中,神清气爽。走出关口回望,剑插山谷的堤坝令人叹为观止,高大巍峨的太子山洞观世事,如寿星老人,白头白发,肃穆祈祷;又如金刚神将,白盔白甲,威武巡视。到槐树关河沿岸,郁郁葱葱的杂草里尚有夏天遗落的野花点缀其中,粉蝶飞舞,风景迷人。沿大夏河顺流而下,黑土地上秋种的冬麦已经发芽,像一片片绿毯铺在阳光下,如初春般生机勃勃。

走进槐树关,就能感受大美临夏的壮美和委婉;走进槐树关,就能贴近“十有临夏”多彩而神秘的面纱;走进槐树关,能感受到大墩峡万丈深谷的奇峻,能感受到莲花山群仙下凡的神圣魅力,能感受到白桦林尽披黄金甲的壮丽耀眼,能感受到大桦梁、耳子屲梁置身云端的洒脱自然。

深秋,走进槐树关,再走进和槐树关一样魅力四射的临夏奇景,放下疲惫,拾起性情;拿起镜头,记下精彩。那一颗颗镶嵌在秀美山川的闪亮宝石,真的能够点燃激情,吟唱起悦耳动人的诗歌。



秋兴三题

◇岳昊阳

叶子,硬生生地掉落,像刚被剪掉脐带的孩子,它微弱地啼哭,让心灵感到颤动。

大地该怎样迎接,迎接这个新生的孩子?用泥土还有芳香,掩盖它的骸骨;吞噬它的灵魂?

下落的蹁跹,刹那间归于空寂。自由的生命,弹指间荒芜,颠倒的生死,把人生嘲弄。

一朵朵云盛开在天空,清雅如湖中的一池白莲,不知扎根何方?

流动的天空中,浮起肥硕的太阳。

晨曦的露珠,绵软的倦躺在花瓣上,透彻的光芒,招出浮萍的真相。

我听见,秋的深处,那清幽的琴音,亿万年不曾改变。琴弦的一头是欢,一头是悲,他们一同拉紧了思维的弦。弹奏间,是悲欢的共鸣;是生命的绝唱。指尖拨弄着秋的一生。



红枣与美食

◇姬良淑

“红山白土头,黄河向西流,眼前珊瑚树,尔当此处留。”这“珊瑚树”指的就是枣树,永靖多川地,“前川的果子后川的枣”,黄河两岸的白塔寺川多果树,刘家峡川、盐锅峡川、魏川、白家川多枣树。也不知这些枣树是什么品种,它没有若羌灰枣、临泽小枣出名,也没有被工业化席卷被打造成红枣汁、红枣切片进入更大的市场,那红枣就如西北人的性格,粗犷大气,干枣装在纸箱里、麻袋里也不怕被蹭破皮,摆在路边按袋卖。

且不说枣的营养价值,也不去辩证“一日三枣,青春不老”的真假,“五谷”的存在,都有它的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吃多吃少对身体都不好。因为枣多,所以枣的吃法多种多样,可以煮着吃、烤着吃、蒸着吃,当然,更为直接的是生吃直接丢进嘴里,红枣甜嫩多汁。枣打得早了,青色的枣比较多,不用担心吃青枣生涩,变个法子,将青枣煮着吃,煮熟后剥掉绿皮,枣就比之前变香甜了。鲜嫩的红枣挑出来一些没有被树枝戳破没有被虫咬的完整的枣,用酒腌制一下便会变成“醉枣”“酒枣”,可以存放几个月,等春节时拿出来枣色比之前更加鲜亮,招待客人也特别显喜庆。打下来的红枣若卖不掉是要晒干的,不然很容易坏掉,晒干的枣失去了水分颜色变深皮变皱,虽然没有新鲜的枣脆嫩,但更香甜了,放到锅中炒一下,再掰开来泡茶喝,三颗大枣就能将一杯白开水变得馥郁醇厚。

物以稀为贵,当我们将本地不产的芒果作为稀罕物而将处处可见的红枣故意视而不见时,母亲便发挥美食家的天分将寻常可见的食材变成美味。母亲说她不喜欢小孩,可她却当了半辈子幼儿园老师,对待小孩子自有一套方法,对我的孩子母亲也体贴入微。同样的,母亲说她对吃没什么要求,能填饱肚子即可,也不会去尝试野味,但当亲戚们送来较多的苹果、大枣、核桃等特产时她都不会浪费,更不会让它们变质、烂掉,她总是像魔法师一般变平常为罕见。母亲是极有耐心的,她尝试过用绞肉机打碎原料,可核桃花生含油量高,绞肉机对核桃花生也爱莫能助,再买料理机也不划算,母亲就不依赖机器了,索性自己亲手干:她将干枣洗净切丝切丁去核,花生炒熟去皮碾碎;干核桃仁炒熟,簸去略有苦味的薄皮,再用擀面杖擀碎;甚至连我们平时懒于动嘴磕的炒熟的葵花子,她也一个个去皮,剥好一盘,将枣丁、核桃沫、花生沫、葵花子等原料用少许白糖或红糖调上食用油拌好,包出香甜可口的枣包子。

母亲做枣包子一般是头一天晚上发面,第二天早上开始做,不止做一种包子,再做上胡萝卜包子、韭菜包子,等到中午拌一碗浆水疙瘩汤或者菠菜汤,就着包子吃,几个包子下肚也就饱了。当吃惯了母亲用心用情纯手工做的精致的糖包子,再去别人家吃粗线条做的包上三四个枣的枣包子,总觉得这样的枣包子少了点什么。

虽然电饭锅也有做蛋糕的功能,但母亲坚持不用电器不用添加剂,用最简单的平底锅在火上做“枣炕炕”。母亲将一盆枣洗净浸泡一会儿,然后放入锅里煮,红枣吸入水分,皱巴巴的皮重又变平展,红枣也圆润起来。煮熟的枣用笊篱捞出来,等不烫手时,母亲便徒手一个个剥皮去核,然后枣泥和蛋液一起跟面粉混合。母亲说,“枣炕炕”越厚吃起来就越松软,炕出来的“枣炕炕”虽然颜色很深,颜值不高,但胜在枣多水少,不用放糖,红枣本身的甜味就浸入到面粉里,香甜又可口。当然,若想吃更松软的,可以用红枣泥做枣馒头。

红枣还可以做“枣窝窝”“碗坨”吃,那是一种玉米面做的馍馍,黄色的玉米面中夹杂着红色的大枣,盛在碗里放上蒸屉蒸。母亲生活的年代,玉米面是主食,她也将这种吃法传承下来,对于吃惯了小麦粉的人来说,玉米面配红枣既营养又改善了口味。

我的孩子喜欢吃甜,但乳牙还没有换,牙缝已经发黑,枣包子相对糖包子对牙齿更温和些,所以孩子在想吃甜又不想有蛀牙时,枣包子是最好的选择。每到秋日,公园里、道路边就有成熟的红枣掉落下来,那感觉,就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有时枣子落下轻轻地砸到行人旋即滚落到地,有的被人捡到吃了,有的被环卫工人扫掉,更多的变成肥料反哺枣树。我突然想到,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其实一方人的身体里早就留有喜欢食物的印记,让我们去吃火龙果恐怕要经过很长时间的适应。所谓美食,也是经过了数代人的积累,剔除了不适合当地人的口味和做法,适应当代人味蕾的。



阿妈,我想吃一碗馓饭

(外一首)
◇哈 默

雪后的深秋

阿妈,我想吃一碗热热的馓饭

坐在麦草溢香的炕上

阿妈,我想吃一碗热热的馓饭

洋芋在老铁锅里翻滚

浆水散发出甜蜜的酸味

您在院子里忙碌

那时候还有一只大眼睛的绵羊

苞谷草整齐地在院墙根列队

您放学回家的女儿们

会在晚饭之前剥草圈羊

剥光叶子的苞谷秆

闪着亮光白净整齐

转移到草房里码好

苞谷秆和葵花秆联手

场院和好拓干的煤块

准备整个冬天的温度

阿妈那个时候

山里撒里姑舅的毛驴

时常出现在花园

打着响鼻

阿妈,现在我想吃一碗热热的馓饭

日子

花一块钱坐车来赶集的乡亲

粜完洋芋

想扯些做棉袄的料子

小伙子领着新媳妇走进手抓羊肉馆

姑娘媳妇试穿街边裁缝的马甲

为人子为人父的出门人回乡了

给老人买了毛衣称了茶叶

给媳妇买了头巾

给孩子买了糖果

赶集的乡亲

来不及忧伤忙着回家喂羊填炕

我思念在家乡年迈的双亲

该是在炊烟袅袅的村庄里

吃过早饭了

阿妈腰疼的毛病是不是又犯了

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阿爸总说不要想家工作要紧

简单而重复的日子

吞噬着我的心

不知道如何上进

帮着我努力推生活的丈夫

再也绝口不提

感情的事

仿佛我们是命运逼迫的两条车辕



霜降,初冬的使者

◇赵仕华

霜降,初冬的使者

在乡村的大地上悄然降临

那些金黄的叶子,如同父亲手中的叶子烟

被岁月点燃,燃烧着希望与温暖

母亲在炊烟袅袅的厨房里

为一家人准备着丰盛的晚餐

那古井旁的水,滋养着勤劳的母亲

也滋润着这片土地的希望

我追逐着那些飘落的叶子

像是在寻找那逝去的青春

那些曾经的梦想,如今已被岁月沉淀

化作一缕缕炊烟,升腾在乡村的天空

霜降,是大地的升华

是生命的轮回,是岁月的洗礼

在这个季节里,我们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

也体会到了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温暖

那片片落叶,承载着我们的思念

那些炊烟,传递着家的温馨

在这个初冬的季节里

让我们共同期待,明年的春天会更加美好



游莲花山

◇马学武

我走过许多地方

我眼中

天下风光无限的

除了莲花山就是莲花山

一条马莲绳

又一条马莲绳

无数条马莲绳

拦住我们 无路可逃

吼河州花儿吧

吼洮岷花儿吧

轻松无比的心儿哟

紧随仙女们漫步,飘逸

没有六月六的日子

我们一起寻找同一个梦境

三位仙女,一袭白衣

挥舞长袖

也漫唱花儿

一只黑虎却

醉卧其中

至今还没有醒来



秋风染遍尕庙山

◇陈进坚

“萧萧远树流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每当读到这千古名句时,我就会不由地想起故乡的尕庙山,尤其是尕庙山的秋色。

尕庙山位于积石山县城西北部,紧挨大禹广场,背靠城西棚户区,是积石人休闲散心的好去处,心灵的栖息地。

尕庙山呈东西走向,形似一只卧虎,守护着这一方热土。因为山上有座龙王庙,故此得名为尕庙山,至于为什么加“尕”字,不得而知。尕庙山并不高,以至于能看到山后的楼宇探出头来的模样。猛然看去,尕庙山上仿佛又建起了一排不太高的楼房,耸入云霄,显得优雅不俗,却给人一种庄重宏伟的感觉。

站在大禹广场中央,放眼望去,尕庙山全貌一览无余。山上植被繁杂,万树争荣,犹如一座植物大观园,此时被秋风染得色彩缤纷,灿如云霞,美如油画,让人赏心悦目,心生惬意。各种不同品种的树木用自己喜欢的颜色尽心装扮自己,将整个山体渲染得妖娆而迷人。几座亭台楼阁和几行台阶在五彩斑斓中若隐若现,犹如羞涩的小姑娘犹抱琵琶半遮面,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山上的龙王庙简朴素雅,有着悠久的历史,犹如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端坐在尕庙山顶部,见证着这个小县城的发展变化。

从大禹广场走近尕庙山,一座宏壮的大门遂即映入眼帘,雕梁绣柱,飞檐翘角,巍然挺立,威风凛凛。上面写着“广场公园”四个金色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穿过大门,便有一段台阶伸到脚下。踩着铺满落叶的台阶拾级而上,清风拂面,树叶飒飒作响,犹如孩童般浅唱低吟。任性的落叶迎风起舞,诗意而浪漫。爬了不一会,一个平台迎面而来,平台中央矗立着一个红色的圆雕,沉稳,端庄,掺杂着抽象的元素,犹如缠绕的红色飘带,意寓着团结和谐,热情奔放。又如红色的火焰,意寓着积极向上,奋发图强……圆雕正中心“和谐”两字特别醒目,诠释着积石山的今天,也预示着积石山的明天。继续拾级而上,两行台阶夹着一条细长的绿化带一路向上,直至山顶。台阶陡峭,犹如天梯,每爬两步便让人气喘吁吁,进退两难,给人一种体力上的挑战,也给人一种心灵上的洗礼。使我想起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句话,心生敬畏。登上山顶,豁然开朗,宽广平坦,秋叶满地。一座八角亭在树的围绕下傲然屹立于山巅,与不远处的龙王庙携手并肩,相濡以沫。八角亭梁上浮雕和绘画完美融合,造型美观,工艺精致。亭内顶部雕刻着精美的彩绘图案,美轮美奂,绚烂无比,是文化和艺术的完美结合。亭下桌凳摆放齐整,等待着游人去休息放松。驻足山顶,视野很是开阔,举目远眺,积石山县城尽收眼底,楼群连绵,高低错落,疏密有致,透射着一股生机与活力。

落日西沉,余晖渐消,晚风荡漾,神清气爽。华灯初上,尕庙山上人流如织,洋溢着浓浓的烟火气。山下车水马龙的街道和灯火璀璨的楼群,透着一股现代化气息,灵动而炫丽。尕庙山沉浸在花灯点缀的夜色下,置身于晚练人上上下下的热闹中,沐浴着绝美秋韵,美得更加醉人而富有灵气。

尕庙山集生态文明与休闲娱乐于一体,以其独特的魅力和浓郁的秋意,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慕名前往!



金 秋

97a5deaa-c94e-4a94-8eb2-c60e980ae72a.jpg.jpg

辛莉红 摄

编辑:马少华 责任编辑:孔令定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融媒体中心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