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研究

花儿传承的故事

2023-06-11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  浏览量:6579

a4.jpg

编者按:

从花儿的漫唱,到花儿的演唱,再到花儿剧的绽放,关于花儿和追梦人的故事一直在临夏大地演绎……6月13日,被誉为大西北之魂的花儿将在中国花儿之乡——临夏再次唱响。届时,州内外一批新老花儿优秀歌手将齐聚我州和政县松鸣岩,倾情放歌,用精彩的花儿展演为大家送上一场文化盛宴。

在2023中国花儿大会暨“花儿临夏·在河之州”临夏州第二届文化旅游节开幕之际,本报从即日起将推出知名花儿歌手朱仲禄、苏平、马金山、文香莲、何清祥、马红莲、孔维芳、鸳鸯花儿组合花儿传承的故事,以飨读者。

朱仲禄:“西北花儿王”

●王沛

a3.jpg

朱仲禄(1922-2007年):著名花儿演唱家、编创家、研究家和杰出花儿传承大师。演唱道路曲折,艺术成就辉煌,是用毕生心血和生命浇灌花儿文化的一代宗师。生前曾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花儿文化专业委员会顾问,青海民间文艺家协会、青海音乐家协会副主席,青海花儿学会会长等职。

朱仲禄祖籍甘肃省临夏县朱家墩,出生于青海省同仁县保安堡永安村,其祖父、父亲都是花儿唱把式。朱仲禄七八岁放牧时,就学到许多花儿曲令;在私塾读书时,还搜集了许多花儿唱词,他经常放歌白云间,练就了一个银铃般的金嗓子。

1939年朱仲禄考入西北昆仑中学,受到音乐教官王洛宾的指导,他演唱的花儿深受师生欢迎。1949年冬,考入中国人民革命大学三分部(今西北民族大学前身)学习。1950年8月,在毕业典礼上献唱花儿,受到西北文协采集民歌的作曲家关鹤岩重视,带他到西安学习,从此走向演唱之路。当年10月,参加北京国庆庆典,在先农坛“各民族大团结联欢会”上演唱《毛主席胜过亲爹娘》等,首开赴京演唱新编花儿先河。1952年秋天,为电影《太阳照亮红石沟》配唱3首主题歌,使花儿首次登上银幕。1953年夏天,参加“第一届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汇演”,在中南海礼堂为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唱《河州大令·上去高山望平川》;他演唱的花儿也首次由中国唱片社灌制唱片发行国内外。1953年8月,到西北文工团(今陕西歌舞剧院)工作,成了第一位登上专业舞台的花儿歌唱演员。1957年夏天,参加全国音乐舞蹈会演,表演《保安令·袖筒里筒的是千里眼》等花儿,受到中央领导接见。1963年冬,朱仲禄调到甘肃省民族歌舞团。次年,他为甘肃广播电台录制播出了《河州二令·万年的松柏我们来栽》《尕联手令·春雷一声震天下》等9首新编花儿。1978年7月,参加青海省首届民歌大会,他演唱的《金晶花令·党中央给了我银铃嗓》,受到热烈欢迎,后到青海省群艺馆工作。10月参加全国部分省市民间唱法独唱、二重唱调研大会,演唱缅怀周恩来总理的《撒拉令·擎天一柱的好红松》等。

1956年春天,以甘肃陇中山歌为基调,朱仲禄与作曲家刘烽创编大合唱《下四川》,赴北京参加“聂耳音乐周”演唱会,受到专家好评;他编创的词曲:“一溜溜山来两溜溜山,三溜溜山,脚户哥下了四川……”已成为花儿经典曲令《脚户哥令》唱红西北。1956年,他以西北民间歌舞为素材,同作曲家吕冰、舞蹈家张民新合作,编创出花儿、小调和舞蹈相结合的歌舞《花儿与少年》,已成为20世纪中国民族歌舞的经典。1979年11月,参加“第四次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他即兴编唱“金鸡娃叫鸣者天亮了,红太阳照,祖国的山河们俊了……”的花儿,后刊载在《人民日报》报道中。

1982年,甘肃民族研究所录制发行他的第一张《朱仲禄花儿演唱》专辑。1986年上半年,甘肃音像出版社录制发行了《朱仲禄花儿演唱》《花儿王朱仲禄演唱专集》《花儿王朱仲禄演唱续集》,下半年又出版《尕妹给了我半个心》《三拳两胜喝干了》及民歌专辑《宴席曲》等。1996年,青海昆仑音像出版社录制发行《朱仲禄新编传统花儿·唱翻阎王殿》等。2007年4月,中国唱片公司出版《中国原生态民歌演唱系列之二——西北花儿王朱仲禄》,该专辑荣获中国“金唱片奖”。

1954年3月,他编辑的《花儿选》由西北人民出版社出版,是建国后第一部词曲俱佳的花儿专集。1959年,受中国声乐研究所所长林俊卿邀请,赴上海进行花儿唱法的研究和讲学近半年,首开声乐研究先河。1978年7月,担任青海省花儿研究会会长等职务。1981年后,他潜心研究,先后发表论文、文章近百篇,他在花儿的渊源流变、演唱方法、词曲创新等领域多有独到见解,推动着中国“花儿学”的深入开展。2000年后,配合音乐博士张君仁完成《花儿王朱仲禄——人类学情景中的民间歌手》专著,生动再现了他的演唱生涯和艺术成就。2002年4月,整理、出版《爱情花儿》一书,将数十年研究、编创的1000多首花儿绝唱奉献给社会。

应吕骥院长邀请,朱仲禄到中央音乐学院讲授花儿,成为登上高等音乐院校讲堂第一人。他演唱的花儿使听课的作曲家马思聪激动不已,他将《河州大令》《水红花令》等20首代表性曲令改编成无伴奏合唱,使单线条的花儿展现出多声部的风采,并于1958年出版《花儿集》。

朱仲禄重视传授花儿演唱技巧,培养花儿传人,早在1959年,他指导歌唱家胡松华、董振厚等演唱《河州大令·上去高山望平川》《六六儿三令·铁青骡子大红马》等,胡松华将花儿传唱到亚、非、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1978年后,他先后辅导马俊、魏少文、马俊利等花儿弟子10多名,已成了重要的花儿传承人。1984年,他先后两次赴北京,将近100多首花儿和100多首其他民歌抢救录音,留下珍贵的音像资料。1996年6月,他赴康乐县莲花山摄制民俗纪录片《莲花山——盛大的花儿会》等,积极传播花儿。2007年9月,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授予他“中国民歌杰出传承人”荣誉称号。



苏平:“花儿皇后”

●李璘

a9.jpg

苏平:1942年7月出生于青海省化隆县,国家一级演员,甘肃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民间音乐家协会会员。2018年5月8日,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

苏平唱花儿的水准,既是天赋,也有地气。天生的好声嗓,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拥有的。她出生的青海化隆县是花儿的原生土壤,在田间、地头、山巅、河畔,凡有劳动场面,都会有花儿弥漫。于是,她的血液里,便流淌着花儿的基因。还在襁褓时,母亲悄吟的花儿便是她的摇篮曲。后来,在传统花儿会上,憨敦敦的小女孩,在母亲的怀抱里唱起了花儿。在人群的簇拥下,她站在桌面上,唱出的清脆童音,让人潮涌动,欢呼之声不绝于耳。

苏平在少女时代就走红青海,在歌场、在舞台,到处都能见到她的身影。在那遥远的地方,清醇且带泥土气息的天籁之音,久久回荡在家乡人的心中。这段时间,民众称苏平唱出的是“宽心花儿”。随着时间的推移,“花儿皇后”的美誉逐渐在民间流传。

青年时期的苏平,进入甘肃省歌舞剧院,成为一名独具特色的花儿歌手,并在兰州安家落户。很长时间内,她的花儿成为歌舞剧院的特色和品牌。作为歌手的苏平,既拥有舞台,也没有放弃山野歌场。尤其可贵的是,她还经常深入乡野,融入民众,听歌、记谱,发掘乡土资源,能唱出近百种花儿曲调,腹诵数百首花儿歌词,是底气十足的歌唱家。

苏平演唱的风格既有原生态,也包容符合发声规律的音乐元素。地方民众听来,是山歌老调,她所唱的是他们自己的花儿;音乐同行听来,行腔、吐字一一到位,音高音准把控自如,无可挑剔。这便是风格,是歌唱家的境界和水准,不少有声誉的明星级歌手都虚心地向她请教。

在岷县二郎山花儿会上,苏平被热情的听众围堵得水泄不通,有的民间歌手要拜她为师,场面感人。在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的丹麻花儿演唱会上,成千土族妇女身着艳丽的民族服装列队跳“安召”(民族舞蹈),场面宏大,气氛热烈,万人云集,观者如潮,当苏平出现在演唱舞台的时候,千人拥向台前欢呼。

1984年,苏平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第二届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典雅而别致的旗袍,纯朴而又自信的台风,吸引了全国观众的目光。当《雪白的鸽子》《憨敦敦》等一首首高扬而又委婉的花儿回荡在演播大厅,传播到全国千家万户的时候,没有听过花儿的人们震惊了,花儿流行区的群众振奋了。

这个晚上,对西北花儿来讲,确实具有划时代意义,花儿之乡的人们为之而兴奋、自豪。这一夜激励了更多花儿歌手们竞相展示才华,走向广阔的大舞台。苏平本人从此也成为传播西北各族人民心声的使者,把花儿唱到港澳台、唱到欧亚非等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使花儿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为花儿之乡带来荣誉。

1997年,应台湾“中华合唱团”的邀请,苏平赴台演出。一踏上海峡彼岸,便感受到同胞亲情。一周时间内,感人的场面接连不断。一声声“上去高山望平川”“阿哥的白牡丹”“把我的大眼睛想着”“远路上的阿哥回来了”“尕妹妹的山丹花”“尕马儿拉回来”,就像无形的魔棒,挥动着半个多世纪以来被一条浅浅海峡隔断的乡情。尽管不是在场人,但可以想象出那感人的场面。让人不由自主想起一首花儿歌词:“洮河沿上洗线哩,人在海峡两岸哩,何日才能见面哩?活把人心想烂哩!”

在声乐方面,苏平不仅受过专业培训,还得到贺绿汀、吕骥等前辈专家的指导。她注重培养民间歌手,维护花儿的根脉,促进民间文化的繁荣。曾举办过百人以上的花儿歌手培训班,由她出面培训和反复指点过的花儿歌手有200多人。她为某些中学开设花儿课,让民间文化走进校园,应邀到一些高等院校作有关花儿的专题讲座,让莘莘学子了解西北花儿的精髓。

在花儿研究方面,苏平与众不同,除花儿的源流、传承与保护、民俗文化背景等一般性的论证之外,她还从歌唱家的视角引导花儿的走向,她的讲稿和向历届论坛提交的论文,都具有歌唱家的特色和个性。她经常说:“花儿是唱出来的,而不是说出来的。”她对花儿的定义性解释是:“西北多种民族共同用汉语演唱的无伴奏、无指挥的民歌。”她注意到民间的花儿歌手们“十唱九不同”,便主张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前提下,花儿也要与时俱进。

苏平视临夏为第二故乡,多年来为传承河州型花儿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2015年她被评为松鸣岩花儿会省级传承人。

苏平是一位有造诣的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获得“花儿皇后”的美誉,曾任甘肃省政协常委。求实务本的她,没有愧对一切荣誉。她的艺术道路并非一帆风顺,既有艰辛,也有坎坷,自称是“冰窟里发芽的种子”,不管多么艰难,终究迎来了开花结果。



马金山:有生命就有花儿

●徐治河

a6.jpg

马金山(1944-2020年):甘肃和政人,东乡族民间歌手、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花儿(松鸣岩花儿会)代表性传承人。

马金山出生在和政县吊滩乡(今松鸣镇)科托村,他父亲吹的“咪咪”在当地相当出色,花儿唱得却很一般,但他的母亲唱得很好,他自六岁起就从母亲那儿得到了真传。

马金山在八九岁时,唱花儿已唱得挺不错了,但技法、技巧上还很幼稚,于是他慕名拜师学艺深造。据他说,先后拜过六七个,其中最有名的一位师傅叫马占山,为广河县南山乡人。马占山是一位生意人,常去青海、四川等地做买卖,花儿唱得非常好,且熟悉和会唱的曲令、曲子又特别多。马金山跟他学了三年有余,受益匪浅。

马金山在松鸣岩唱花儿唱了40多年,他会唱的花儿曲令有100多个、曲子200多首。一般歌手未曾唱过甚至未曾听过的曲令、曲子他都会唱。他不但唱花儿,而且还搜集整理和挖掘了不少花儿曲令、曲子。他平时擅长唱的多是老百姓们比较熟悉和喜爱的曲令,如《尕阿姐令》《东乡令》《河州大令》《二令》《三令》《水红花令》《咿呀咿令》《尕姑舅令》《尕马儿令》等,也擅长演唱《夸新姐》《白杨树上樱桃黄》《说厨子》《我的眼睛是千里眼》东乡族打调作品,这些作品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收集。2004年,他被正式批准加入了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会员。

马金山越老越出名、越走红。他每年演唱花儿达250多场。在松鸣岩,有时游客要他“来一段花儿”,他随即唱,不收费用。在花儿演唱的过程中,马金山并未满足现状,而是冥思苦想,要在传承发展花儿艺术的事业上有所作为。经过长时间的计划和筹备,终于在2006年4月10日,他在自家办起了“花儿艺术学校”。后来,他又花4.5万元买了几间房子,改名称叫“和政县文联艺术学校”,利用假期和周末,义务为愿意学的孩子们免费教唱花儿。尽管办学条件简陋,但学生最多时超过160人。另外,还有一些慕名而来的成年人,他们也一起学、一起唱。

在和政县边远的农村,孩子的家境都不富裕,有的孩子上完课回家时没有钱坐车,马金山除了教唱花儿,还要再添上一两元的路费。就这样,他坚持把和政县文联艺术学校办下去,学校成了培养花儿歌手的摇篮,也让附近更多的百姓们认识、理解了花儿,从鄙视、排斥、反对到接受并喜爱上了花儿。

“只要有人愿意学,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迄今为止,河州花儿曲令有140多个,曲子有300多首,并夹杂着各地、各民族不同的方言和口语,往往是“十唱九不同”,若不下一番苦钻、苦学、苦记、苦练的功夫,肯定是学不成的。但让马金山欣慰的是,在他所教授的学生中,已有十多人坚持学习了四五年,他们大都学会演唱二三十个曲令的花儿了。

马金山的徒弟中,最令他感到骄傲的当属临夏县麻尼寺沟乡青年农民马尔洒。在马尔洒拜马金山为师学艺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马金山以热爱花儿的赤诚之心和尽心尽力培养花儿新秀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言传身教,一字一句、一曲一调,让马尔洒学会并熟练掌握了马金山几十年来积累和演唱的100多个花儿曲令、曲子。马金山带着马尔洒跑遍了临夏及周边所有的花儿会场,让他在广阔的花儿海汪里尽情挥臂遨游,汲取丰富的文化艺术养分,开阔视野,增长见识,学习他人的演唱技巧和风格。他还专程带着马尔洒去拜访多民族的花儿歌手,提高演唱技巧。

马金山说,不要让先辈们流传下来的这些民间文化艺术的珍品——花儿,在他们的手中丢失。他几十年跋山涉水、走家串户,搜集整理《三国》《杨家将》《封神榜》《梁山伯与祝英台》《郑成功》等本子歌(也称为长篇传统花儿曲目)。他说要让花儿继续传唱下去,就更要挖掘、抢救、保护和传承本子歌。

“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马金山把演唱花儿、传承花儿作为一生的追求,他视花儿为生命,他说,为了花儿的传承和发展,做多少事,都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2008年2月28日,文化部在北京隆重举行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颁证仪式,作为我州唯一的代表,马金山赴京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仪式,并接受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松鸣岩花儿会代表性传承人”的证书和证章。



文香莲:莲花山下百灵鸟

●马晓春

a8.jpg

文香莲:莲花山花儿会国家“非遗”省级传承人、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省民间文化产业协会理事、康乐县莲花山花儿协会副主席、莲花山花儿第四代领军人物、莲麓镇蛇路村花儿歌手。

文香莲家乡自古花儿唱家辈出,名家迭起,是花的海洋,歌的乐园。十多岁时,她就成为一名“花痴”。只要遇到花儿唱家们一展歌喉时,她都会静静聆听、用心揣摩,到树林里学唱。由于长时间的模仿练唱,她的嗓子时不时沙哑,声带时不时发炎,家人奉劝她休息几日再唱,可倔强的她服药后又继续唱。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七八岁时,她开始在莲花山花儿会崭露头角,成为莲花山花儿的一支新秀。二十四五岁时,她已成花儿歌手中的“大家”,边创作、边演出、边领唱,因为歌喉甜美、声情并茂,赢得听众的阵阵掌声和喝彩。

2004年7月,文香莲被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和州文联授予“优秀花儿歌手”。2007年10月,被省民协会吸收为甘肃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2008年6月,被省文化厅确定为莲花山花儿会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省级传承人。2009年3月,康乐县莲花山花儿艺术家协会成立,被选为第一副主席。2014年,获首届中国西部“百益杯”花儿艺术节原生态组花儿演唱会二等奖。2016年10月,推被选为县政协委员、州妇联代表。

“鸡两窝的一窝鸡,千万把民间文化遗产丢不得;我要下上老茬教徒弟,把花儿代代传承呢。”2008年11月,时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励小捷到临夏州视察指导文化工作,在接见各县花儿歌手时,文香莲这位莲花山花儿第三代领军人物即兴创作,给领导们现场唱了这首花儿,得到大加赞许:“词编得好,花儿唱得好,你这么年轻,一定要把传承的大旗扛好,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花儿还要人唱呢,一辈一辈接上呢;人要多呢势壮呢,还要解放思想呢,传承才有希望呢。”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她组合了一个演唱组,人称“三凤凰”,2009年扩大到6人,2010年扩大到10人,后来发展到20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汉有回。花儿歌手杨海霞、杨菊英,在文香莲的精心指导下很快成长,从一名初学者变成了“花骨朵”,成为她的最佳搭档。

文香莲曾说过,作为传承人,不但要带头唱花儿、还要编花儿(创作)、搜集花儿、发展歌手、传承花儿,把它写成集子,拍成光盘,永远保存下去。编花儿、唱花儿有报酬要唱,没报酬也要唱,公益演出更要唱。还要热情接待各地专家、学者、记者的采访,介绍花儿和花儿会,提高康乐县的知名度。

牢记传承使命是文香莲完成任务的动力和源泉。她参与策划,领衔演唱,与花儿姊妹们先后拍摄《花儿唱重建莲花山》《金融花儿满陇原》《花儿声声唱结防》《花儿唱莲花山三十三景》《花儿唱二十四贤孝》《花儿唱重修孔子殿》6张光碟。2011年6月6日,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中国西部民俗风情专题片”的演唱拍摄,中央电视台对外宣传播放,把莲花山花儿介绍给了阿拉伯国家。2011年5月,接受上海音乐学院等“西部民族风情”专题采访。2012年7月,接受洛杉矶大学博士后美籍华人杨曼女士的专题采访。2011年10月,省广电台拍摄“十一五”国家重点音像出版物《中国花儿》系列音像制品,她演唱的“三闪令”《康乐是甘肃的好地方》,与杨菊英、杨海霞、陈连妹、石海东联合演唱的《莲花山花儿醇香酒》等5首花儿入选《花儿流韵》和《花儿正红》,作为收藏珍品被收存,提高了莲花山花儿会的地位和知名度。

“莲花山的蚰蜒路,太阳上来火炼呢;你像牡丹打骨朵,我像黄花扯蔓呢;三天不见想糊涂,心从口里扯断呢。”2015年,为筹备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文艺晚会,中央民族乐团6月中旬到西北师大音乐学院选调甘肃原生态民歌歌手和节目,文香莲带领杨梅兰、何兰兰演唱的传统双套情歌《莲花山的蚰蜒路》被选中,嘹亮的莲花山花儿唱响北京国家大剧院。同年9月26日,文香莲再次带领杨梅兰、何兰兰、马麻乃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唱了莲花山花儿。这是继康乐县花儿女歌手丁如兰、张生彩、蔡发红、马秀兰1957年把莲花山花儿唱进中南海之后,时隔58年,莲花山花儿再次进京演唱,充分展示了临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所取得的成果。

“莲花山的百灵鸟,非遗传承肩上挑。”文香莲作为莲花山土生土长的诗人、歌手,边作词、边演唱,痴迷,执着,诉说着莲花山的故事,传唱着新时代的赞歌。

编辑:马少华 责任编辑:孔令定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融媒体中心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