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诗歌:民政人

诗歌: 民政人 图 / 文 王国俊 灾情就是命令, 时间就是生命, 深夜集结号吹响! 民政队伍顿时集结到位。 因为我们是民政人。 应急方案启动! 各自奔赴岗位! 抢救生命! 义无及顾奔赴救灾人流中。 因为我们是民政人。 众志成城! 抗击洪灾! 抢救生命! 抢救财产! 他们奋不顾身! 共产党员的形象突显。 因为我们是民政人。 救灾物资到了! 帐篷有了! 吃喝有了! 灾民泪流满面! 共产党好! 人民政府好! 因为我们是民政人。 疲惫身影! 发红双眼! 嘶哑的嗓子! 救灾现场坚守的身影。 因为我们是民政人。



唐汪川

◇ 马萍 四月花烂漫 七月杏香甜 你来或不来 花依然如故开一片云霞 你摘或不摘 杏一如既往挂一树金币 驱车辗转的游人啊 唐汪川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你已经错过了一季花期 请别再错过杏子的成熟 清甜来自一棵树百年的孕育 滋味源自一个人千里的追寻



羊皮筏子断章

(一) 我只记得你三十年前的样子 几根纵横交叉排列的小木椽 底下捆缚着羊皮胎 这原始的摆渡工具 曾让我迷恋 唯一的交通工具 “黄河渡口,气死霸王”的谚语 还在耳边回响 是水手千锤百炼修来的功力 是远古祖先智慧的结晶 是黄河连接了两岸 勿需过分的渲染 在浪尖上歌唱者美好 在两岸间传递着爱情 在数千年间维系着神话 也许,祖先们冒着生命 搏击风浪 也许,一个鲜活的生命 就此告别人间 我们不得而知 但相信神话是有的 故事是有的 (二) 黄河大桥,横亘 来来往往,车辆穿梭 一个时代就此结束 另一个时代就此划开一道缝



马老爷子其人

说好的是早上八点整,可是马老爷子七点四十就已经等在楼下了,我自然也不好意思再睡懒觉了。那天去爬山,看到银川河畔的苜蓿长出来了,有了吃野菜打牙祭的想法,所以昨天和他约定今天早上去采苜蓿。 马老爷子是个回族老人,积石山铺川乡人,身材高大,古铜色的脸,留着一把白色的山羊胡子,长年戴一顶白色回族小圆帽,穿一身上黑下灰的布衣布裤,虽然已经六十五岁了,但身体依然健硕,精气神也很足。 他不是学校的正式在编职工,但在学校已经上班整整三十一年了,陪伴过六任校长,可算得上是学校元老级的人物了,平时在校园里,无论是校长还是老师



文明迈着脚丫,从齐家坪走出来

陈忠龙 (一) 在齐家坪,文明迈着脚丫 从临夏州这摇篮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来 不一会儿,就撒腿狂奔 你看,临夏州里 齐家坪这童年的调皮,很可爱 带着各种神奇美妙的传说,长时间的奔跑 (二) 那些父亲,领着妻子、儿女 拿着骨铲、石刀和石镰,走在前面 羊、狗、牛、马 一大群,蹦蹦跳跳跟在后面 “汪汪汪”“咩咩”“咴咴”…… 肉质的闹钟,一声声 吵得黄河,从蒙昧中渐渐醒了过来 (三) 勤劳智慧的先民,用双耳罐 足豆、盘、鬲、盆 盛放以前的汗水和沉甸甸,准备在青黄不接的节气里 与季节交换有无 当然,不断产生的醉意



等待四千年的邂逅

邓仲祥 四千年的洮河,一梦千年 终究抵不过自然的厮杀 把远古的烽烟消失在岁月中 擎起山花的烂漫,穿越春夏秋冬 那些一辈一代流传的手艺 在王朝更迭的金戈铁马声 挡不住岁月的洗礼,开始走进密室 用一种简易的方式,埋在黄土层中 等待四千年邂逅,让文明再次传承 那面万人敬仰的铜镜 在安特生凿开的积淀中 横空出世,震惊了世人的目光 在洮河中涌动,收录大地的意象 在起承转合里记载繁华与厚重 穿透华夏文明的章节 装订成一部远古的历史 四千年前赠我一面铜镜 让我学会祖先刀耕火种的文明 岁月漂白了时光,点燃了淬火 在一轮明



英雄大禹的畅想

哈 默 在齐家坪瓦砾中寻找 在阿力麻城墙上抚摸 在广通河的水流中细听 远古的足音隐隐传来 劈山治水的大禹铿锵走来 广通河拍溅浪花 拥抱游子荣归故里 青铜美玉彩陶 诉说远去的繁华 水草丰美的广河阿力麻土 天空如洗云朵逍遥 年轻的新郎大禹 佩刀策马一路风尘 迎娶心仪的新娘女娇 东乡考勒当涂山里 溪水潺潺山杏花摇曳 参天古木间 鸟飞兽走 温婉贤淑的涂山女 正在揽镜梳妆 那铜镜是禹王定亲的礼物 中华第一镜吗 听广通河水激荡 迎亲的马蹄淹没了心跳 豹皮做衣服 虎皮做褥子 玉在手臂滑动 羊肉已经飘香 陶罐里装满了美食



革命烈士胡廷珍 (河州贤孝)

◇ 翁宏志 唱:哎----- 太子山松柏扎根深, 绿叶子四季里长青。 英烈的功绩万古存, 铭记在人们心中。 太阳出来是天下红, 共产党就是指路的灯。 今天不把别的说, 要表个、临夏籍革命烈士胡廷珍。 公元(嘛)一九0二年的冬, 罕见的大雪封住了河州城。 大柳树巷胡家院, 传来了婴儿啼哭声…… 哎----- 春去秋来的花又谢, 无忧的童年像首歌。 凤林学堂毕了业, 考在了---- 甘肃公立法政学校来上学。 激情的生涯像流星, 校方停发助学金。 胡廷珍、赵文炳来质询, 无故开除学籍伤透了心。 白:得知胡廷珍、



阅读齐家文化

方刚 石器 一部分生活穿越而来 四千多年,石头用沉默诉说 一些日子经过打磨,获得坚硬 以铲、刀、斧的形状向土地施力 人把根扎得更深 传来叮叮当当的斧凿声 早期的石匠深深弯腰 探索人与石的关联 一行脚印带血 以石盖屋、铺路、耕种、狩猎 男人更加孔武有力 成为主导,大声喊着劳动号子 一些石头被制成矛、匕首 用来御敌,家园与烽火共存 这些陈列的石头 沾染泥土,沾染果香,沾染血的味道 陶器 制陶者是匠人 用抽象符号表达热爱与感恩 直纹可以还原成土地 刀耕火种,每一个粟穗都是摇曳的乳头 波纹可以还原成河流 渔人试图



尕光阴过了个舒坦

(新编花儿) ◇ 何志霖 精准扶贫成效显, 帮扶的干部(们)进家园; 挨家挨户的盘算, 谋发展, 使咱致富的路宽。 水泥路铺到了家门前, 再不怕它山高(么)路远; 小轿车出门一溜烟, 平展展, 高兴者漫起了“少年”。 人饮工程更完善, 自来水引进了庭院; “牡丹花”开水香又甜, 清泉水, 浇开了幸福的笑脸。 看病养老有保险, 再不愁看病是熬煎; 老有所养有靠山, 老汉家, 一猛中年轻了十年。 易地搬迁胜桃源, 路直(么)树端的宽展; 厅堂洁净亮闪闪, 笑语欢, 睡梦里高兴者笑憨。 隔河望见桃花山, 桃花(



在临夏,用一生参悟齐家文化的美

肖云 与时间握手言和,在临夏用一生来参悟齐家文化的美 此刻阳光正好,我可以沿着公元前1600年前的遗迹 探寻分布于甘肃东部向西至张掖、青海湖一带近千公里的历史 四千年的历史就在这里,向我诉说着什么是震撼、什么是神秘 此刻,四千年前的时光凝固,每一件远古之物都蕴含着神的诺言 在这片广袤的大地,厚土之下的石器、陶器、玉器昭示威仪 那些创造齐家文化,并臣服于齐家文化的子民们 仿佛在我的面前耕作、捕鱼、狩猎、制陶、琢玉 草木枯黄、斗转星移间人世已沧海桑田 绿白之间,山川易色;青黄之际,草木荣枯 齐家文化的血液在历



镌刻在陶罐上的时光

杜彩萍 古朴,简约 静置时空隧道的陶罐上 一条条奔放的线段 交织延伸,记录华夏子民 繁衍不息,艰辛走过的沧桑 一轮轮年份的印记 闪电般划过,历史河流沉伏的变迁 拂去覆盖在原始图腾的雪霜 浮现辗转千年,时光捧红的血色夕阳 点燃狩猎归来 围着篝火舞蹈狂欢的咏唱 少女头顶过的陶罐 曾盛装,粟谷野果酿制的酒浆 诱人的香,是最高的奖赏 给予浴血搏杀,劫后余生的勇士 酣畅,自豪的荣光 红粘土烧制的简单容器 那些描绘的图案 还在晃动发现美的目光 勤劳智慧的先祖 为了生存,不仅拥有旺盛的力量 还把瞻望前景的畅想 用简陋的



驮着身体里的盐(组诗)

兰州 曹生宝 时间很短 月光很长 月光点燃灯盏 人世如此光亮 岁月如风 将我陷进淤泥的双脚吹起 如同横过来的深渊被拎回故乡 一群驮着盐巴的马队 从我身体里路过 我将身体里的盐分抽出 一同贩卖 来换去 日月星辰 春暖花开 请允许我自私的爱你 今夜 静穆坐在枝头 时光暗得响亮 黑夜一碰就碎 呼息一碰就止 请允许我这么自私地爱你 爱你 我将你的名字咬出血 请允许时光静止地去爱你 爱你 我像蚂蚁一样 不管在哪里 都是光明磊落 关山百合村 早晨第一缕光亮 照在关山百合村 天空 村庄 百合 都矮了下来 风也停下来 坐



观齐家文化有感

观齐家文化有感 ○马晓春 荒芜的山沟 隐藏着一段古文化的沧桑 挺拔的青峰 演绎着一缕时光的漫长 沉寂的丘陵 埋藏着一段荒凉的过往 暗淡的黄土 历经了一页页历史的风霜 异国的安特生先生 揭开了尘封的辉煌 深埋的陶器 掩藏着岁月的变迁 神奇的诉说 传唱着大禹治水的赞歌 沉默的墓群 留下了历史的痕迹 曾是多少双手的粗糙打磨 曾是多少颗心的虔诚祈福 才换来如今的盛世 古老的齐家 流淌着华夏文明的源流 渺小的陶罐 汇聚着中华民族的伟大 回望过去 时光把璀璨的齐家文化 神秘地埋藏 展望明天 执着把复兴的小康之路 开辟



大夏神迹(组诗)

邵寅生 如果星辰有记忆 它肯定会想起 4000年前的大夏河边 那个神的部族崛起 如果石头有记忆 一定不会忘记 有一个荣耀的时代 叫作“新石器” 如果子孙能有记忆 他们定当追溯 华夏之源 黄河上游 ——齐家故地 神镜 一粒火从炉膛跳出 一粒火划过天际 太阳将要落下的刹那 “哧”的一声 燃烧的铜在范中喊疼 “凉了,凉了” 当它以为死时 却是奇妙的重生 七彩云霞照亮七角星纹 戴着羊角的巫师 捧起那面铜色的落日 惊讶的眼睛看到了眼睛的惊讶 在那如水的镜光里 大河之神 ——第一次看清楚了自己 神奇之罐 鹰隼在云里穿



儿时的小巷

◇ 马越 夏日傍晚,一抹夕阳把云朵逗得泛红。家门前奶奶洒的水还略显痕迹,微风带着淡淡的尘土迎面拂来,孩子们骑着单车追逐的身影依稀可见,小巷尽头陆续传来路人的脚步声,一群顽童在敲了别人家门后四处逃窜,整片天地与孩子们的笑声融为一体…… 因偷吃辣条,吐着舌头又大口吸气的我们,跑到水龙头边使劲涮嘴。傍晚时分,坐在小院里吃饭时我们还要不安分地打闹嬉笑。夜幕降临,耳畔传来神圣清澈的邦克声。和爷爷说话总要大声喊出来,邻居们也似乎习以为常了。 奶奶眼神中带着对我们的疼爱,追着干坏事的我们到处跑。厨房门口是妈妈们忙不完的



共213条记录上一页 12...567891011...1314 下一页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