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临夏文苑】牡丹月里“话”牡丹

一 赏牡丹 目力所及的高贵与雍容,是与生俱来的姿态。 我不厌其烦地闻香追随,让绽放的声音穿过沉默的胸膛。无论在风里,还是在低沉的苍穹之下,不想擦肩而过,更不想放弃。 远道而来的客人,从风雨中走来,从时间的缝隙中走来。即便跋涉千里,那颗包裹的心,在紫斑、白雪、姚黄、魏紫等牡丹的盛大里,也开始默默闪烁,守望忠贞。 纯粹的白、耀眼的红、恬静的粉、含蓄的黄……沸腾在五月的大夏河畔。光影定格的风骨,或妖艳、或多情、或不凡、或平实……一切,贪婪地摁进眼里,绦洗流年的尘粒。 院落、河畔、公园,摇曳生香的牡丹,托举出河州



【临夏文苑】光荣在党五十一年——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

6月5日,对我来说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51年前(1970年)的这一天,我在军营加入中国共产党,面对党旗庄严宣誓。 这是我人生道路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不仅使我获得了新的政治生命,也意味着这次庄严的宣誓成为我一生的追求。从此,党如同慈爱的母亲,抚育我健康成长;党如一面鲜艳的红旗,时时在我心中飘扬! 岁月如流水,须臾作老翁。51年,半个世纪弹指一挥间。当年涉世不深的小伙子,如今已是古稀之年。51年,从战士到干部,从军队到地方,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是什么时间,无论是什么岗位,无论是什么职务,我都没有忘记



【临夏文苑】花堤醉美刘家峡

在永靖县刘家峡郁金香花海广场,枣树依旧在梦中描绘春天时,赶春的郁金香挑破故事的图层,冒着一簇簇绿意,相继绽放。 一行行,一列列,排列有序的几十万株郁金香,伴着婀娜的枣树,让花海广场名副其实。 四月的刘家峡,郁金香竞相绽放,顷刻间成为春天的主题。花儿怒放成海,枣树吐绿,一切相得益彰,于是,关于郁金香的赞美诗喷薄而出,流泻唯美。 且看!株株郁金香亭亭玉立,夺人心魂,五彩缤纷,层层叠叠,曼妙无比。红的、粉的、橙的、绿的、黄的、紫的,在万千游客的啧啧称赞与喜欢的目光下,伴着蓝蓝的黄河,一起述说等候与邂逅的词义。



【临夏文苑】母亲

我的母亲是一个极普通的农民,在苦甲天下的陇中一个小山沟生活了七十个春秋,从未离开过家门十里远。她不识字,小脚,最怕出远门,山那面的乡政府还是前年住院时去过的。母亲劳动一生,默默地忙碌在土地和家这两个点上。 母亲劳动了一生的手从没有拿过钱,先前是没钱可拿,现在儿孙们给她一些钱,她也不知道怎么花,只好压在炕角里,谁用着了就给谁。或许人们无法相信,母亲连人民币上的数码大小都认不得。一回,侄儿要两毛钱买铅笔,她却给了壹块钱,还说不够了再拿上一张。 小时候,常见鸡妈妈嘴含食料,咕咕地唤个不停,只等周围的小鸡们围上来



【临夏文苑】牡丹月里来——州内外诗人吟河州牡丹

绿树长堤阔,焦枝护粉钗。 河风拂大野,香醉沁人怀。 河州牡丹节 李国谅 粉黛八千绽笑颜,云集卅里舞蹁跹。 倾城岂是中州好,临夏花儿赛牡丹。 辛丑新春三十里长廊观牡丹未开 陈学智 含苞绿内绝纤埃,清露新风拂面来。 静待花仙应眷顾,红拳初绽几时开? 观牡丹口占 马乾斋 风中齐放馥沿途,半白半红余色无。 红似婚裙新绣罢,白花恰是雪肌肤。 和马乾斋观牡丹诗 张玉霞 卅里缤纷似画廊,水天争艳泄春光。 香牵四海达贤客,风动河州国色妆。 再题滨河路牡丹赠画家 程秀剑 四月人间花事稠,夭桃艳罢牡丹柔。 且休草草拟归去,画



【临夏文苑】永靖赋

河州美邑,故地“西羌”。龙支西枕,金城东攘^①。拥熙秦而威抚吐蕃,援枹罕以惠控河湟^②。濒黄河而泽润,溯积石以冥沧。三河交汇,水资源丰沛;数坝蓄拦,电能量盛扬。铁塔排阵,横跨崇山峻岭;银线织网,连绵秦豫湖湘。拦洪调峰,解千里陇海之旱潦;蓄流济枯,润九曲广域之稻粮。而或,开闸泄洪,滂倾浤坠,雄势如天汉乍溃;飞瀑奔雷,壮观似万马脱缰。黄果树瀑壮观,钱塘江潮雄狂,犹过之而不及焉!明珠璨璨,功业煌煌。仁和礼乐,文明发祥腾肇;风淳俗美,环境生态优良。民族团结,华仪孔彰。丝绸路之翡翠驰名,母亲河予宝钿晖光;形胜托于山



【临夏文苑】怀念母亲

母亲节,这是多么温情的节日啊!看到朋友圈大家对自己母亲的祝福,我是含着泪一一拜读的。这份心情也只有失去母亲的人能理解。读着大家的美文,我多么想自己的妈妈健在啊!哪怕是睡在床上也行。但我知道这是一种奢望,现在的我,只有在梦中可以实现这个美好的愿望了。遗憾而又奇怪的是这个梦境也离我越来越远了。 记得妈妈刚去世时,白天的忙碌使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想母亲,还好,每天在梦中几乎都总能梦到她,这也就冲淡了我的寂寞,失落和无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连梦都变得那么遥远而又吝啬,不得不说,这一把黄土还是够狠,将母亲和我阴阳隔离得



【临夏文苑】哦,那远去的“啦啦”声

一 “啦啦”,是老家碾场打麦时的一种农事歌谣。或许流传范围狭小,也或许登不上大雅之堂,这个名为“啦啦”的歌谣,在它红火鼎盛之后便销声匿迹的40多年来很少被人提及,也鲜有文字的记载。 记得碾场时,两头牛中间拉着笨重的碌碡,赶牛人拿着鞭子在后面驱赶着牛,兴致所至,便一手捂着耳朵,对着前方的牛,遥望着远方的群山,吼上一嗓子悠扬的“啦啦”。几对牛一前一后拉着笨重的碌碡形成队列,“咕吱、咕吱”地往前,滚碾着打麦场里摊开的麦秆及其尚未打干净麦子的麦穗,一圈又一圈地悠悠地转着。 谁说对牛不能弹琴?谁说牛不懂音乐?你看—



【临夏文苑】大河家,唯美在记忆里(组诗)

(组诗) 小时候 小时候在妈妈的摇篮里 童话般聆听积石雄关的壮美 在菜籽油做的饼子中 闻到了黄草坪格桑花的清香 妈妈抱着我 小心翼翼地抱着我 行走在田堎上 唱着只能在山野里唱的歌 ——“花儿” 野性的歌喉 满是山野味 长大了 记忆中的临津渡 犹如一个历经沧桑的老者 讲述着家乡的巨变 淳厚的声音中带着嘶哑 驻足黄河大桥 聆听河水咆哮 俯视河水汹涌 在远方的海边 黄河带去了我的思念 炎炎夏日 爬上骆驼峰 大河家 你在我的视野中 一览无余 大力架山下 “保安三庄” 勤劳的工匠捶打出闻名遐迩的“保安腰刀” 炉火纯



【临夏文苑】国色天香话牡丹

廿余年从业经历,虽然阅花无数,大概南国少见牡丹,也大约自身无半点“雍容富贵”感,我一直对牡丹仅限于读书时期的了解。读唐人“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等名句,心中未能有荡漾起足够想象。 丁酉寒冬腊月支边来到厦门对口帮扶地——甘肃省临夏州,开展与牡丹有关工作。穿梭于六十里牡丹长廊,或行走于北塬山上,或至太子山脚下牡丹基地,此时北国寒风刺骨、一片萧杀之气,满目落尽叶子与人高的牡丹枝干如铁划苍虬,焦墨傲雪,那一刻,我明白了国画的牡丹的枝条与石头为何常相似。 谷雨后,自南至北,牡丹花



【临夏文苑】野 草

在人群中、山野中、阳光下、夜色里 在欢笑中、悲伤中、矛盾中 在离与合归于虚无的深处 我逐渐寻找到了明天 岁如沙漏,那些过往的苍茫如今已经消散 那些深深的烙印促我成长 大地写满偈语 转身即是晴天 日子徐徐展开 沿途诱人的红果 水边停留的船只 摇曳的狗尾巴草 都是扎心的泪 我已不再触碰 它们如此狡诈 我想如野草一般生长 余生只想和昆虫、泥土做游戏 ——我已重新启程 在这低行潜伏的尘世 我将注定,有时闭目塞听 有时灿烂地绽放



张百发东乡助学记

◇陶斯亮 写在前面: 百发,你怎么可以这样默默的离去?! 由于长期在市长协会工作,所以跟百发市长很熟,甚至可以说是老朋友了。以往每当想起百发,嘴角都免不了泛起微笑。而今晨惊闻他去世的消息,却陷入了无限的悲痛之中。 我忆起最后一次见百发是在2015年的“第五届中国市长协会代表大会”上,已深居家中鲜少见客的百发,破例宴请他的老朋友、广州老市长黎子流。谁想一见面,他的问候词竟是这样的“这么大年纪了,跑来干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高规格宴请朋友,特地开了瓶珍藏多年的好酒。告别时更是语惊四座:“年纪大了,以后别瞎跑了



新绿

时令一节节过。雨水、惊蛰、春分,待到清明,窗外彻底亮了,天清地明,景物如诗,诗中有画。 清明时节雨纷纷,好像天气真应了诗句一般。清明前后,南方总是大片连阴雨,年年如此,蒙蒙细雨十天半月下将起来,墙角苔痕又高了一些。人在雨中,望着烟笼远树,景致更妙。雨飘在庭院,飘在池塘,飘在田垄,飘在坡地,也飘在人的头面。河水涨了一些,水中圆石无数,大者如菜盆,小者如鹅卵,更小的像弹丸,一颗颗整洁可喜。 清明雨蕴意,是唐诗意宋词意。 唐朝的清明雨和现今一样吗?对着潇潇雨线,一时好奇。一千年前的春雨下在诗里。随风潜入夜,润物



秀色可餐

苗青 摄



在“雪国”大墩峡:做一只《诗经》里翻飞的黄鸟

总是想,在寒风瑟瑟的雪花漫天里,或阳光明媚的天高云淡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让灵魂与自然相融,让梦想与山河大地低语,于萧条、零落的严冬,寻找一种温情与唯美,这是件多么浪漫的事。 梦里遇见的是一场又一场的雪。醒来后,盼望着去东北、新疆、西藏,去北海道,去北欧,在阳光明媚的冬日,走进茫茫的北方雪野,置身冰清玉洁的世界,在一片洁白中,流连忘返,或滑冰,或溜雪,也可欣赏雾凇、冰雕、冰瀑等景观的诗画之美…… 然而梦想的地方太冷,也太远。既然去不了去东北、新疆、西藏,去不了北海道,去不了北欧,去不了远方,那么就去积



从唐汪杏花到东乡印象

这是第一次为东乡提起笨拙的笔。当车驶出堵塞闷热的兰州城,原以为会是一身轻松,一路高速奔突直达临夏。然而车却在井坪下了高速,朝唐汪奔去。先前,同车的成鸣老师和朋友们并没有告诉我要去唐汪,即便只是路过杏花村。 所以从达板镇开始,我们一行五人便开始热烈地讨论关于东乡的一切:从语言到文明,从淳朴再到厚实。蒙古人的豪迈与撒马尔罕的奔放沿袭在了这个称为‘撒尔塔’的少数民族身上,并体现得淋漓尽致。作为车里唯一东乡族的唐智兄长,给我们做起了导游。关于唐汪的生与死,关于杏花村的盛与败,都是口中津津乐道不乏枯败的知识。 从三



共213条记录上一页 12345678...1314 下一页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