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品味生活 >

倒 影

钟世文摄...



花市与母亲

枝叶斋 临夏的老花市搬到新花市以后,老花市渐渐衰败,只剩下摆古董和卖鸟雀的,零散见一些花儿,昔日的繁花似锦早已不见。 新花市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大棚之下,各式各样、万般形态的花木使劲招展。不论新花市,还是老花市,都去过几次,有专程去的,也有顺道去的,但每次看到、想到的却迥然相异。 母亲喜欢花,在家也侍弄了不少花,每次回家,总能看到一派姹紫嫣红的景象,而这需要付出精力,母亲能一直坚持,主要在于喜欢。兴趣总会让很多事变得有滋有味,浇水、剪枝、培土、施肥、搬弄等就变得活色生香。 这次再去花市是周末,陪着母亲一起去的。工作的繁忙,总是无暇陪伴在家术后休养的母亲,很多时候都是母亲独自一人去外面恢复锻炼,的确惭愧。 新花市离家不远,出租车一溜烟儿就到了。这天,天公作美,微风不燥...



心的力量

◇王文献 倪匡先生写过一篇很简短的文章,叫《心囚》,我看了好几遍,颇有感触。 他说的是在夏威夷街头看到一个行为艺术家创作的作品:一个人在一张网中不断地挣扎,其实这张网有很大的网眼,网中人可以轻易从网眼中逃脱,但他囿于网中,百般挣扎,就是没有挣脱那张网。 为什么?原来,作品想要表现的是,束缚那个人的,并不是那张真正的网,而是一张无形的网——他自己的心。倪匡在文末说,在这样的情形下,能够让他解脱的,除了他自己,没有别人。而世间能够挣脱心网的只有两种人:一是天性洒脱,视网为无物的人;二是破釜沉舟,有狠劲的人。 细想想,在生活中、在工作上,我们是不是也在不知不觉中给自己设了很多无形的心网?常常觉得自己这也不能,那也不行,还没尝试就已放弃,错失了多少良机?等醒悟过来,后悔莫及...



万字评语背后是师者仁心

◇汤华臻 批改作文至少看5遍,平均每篇评语300字——最近,杭州一位“神仙”教师火了。这位小学语文老师从教26年如一日,批作文就像写论文,句句斟酌、逐段点评。得其授课,学生和家长都如获至宝。 很多人的成长记忆中,大概都有类似场景:捧着老师的评语反复咀嚼,被表扬了满心欢喜,被批评了垂头丧气,受到鼓励后斗志满满。尽管当时情绪各异,偶尔还会感到“压力山大”,但多年后回首莫不心怀感恩。如上述教师,全班36个学生,每篇评语300来字,每次批完作业要写超过一万字,付出的心力和成本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对职业发自内心的尊重,不是对学生真诚深厚的情感,很难想象可以坚持近30年。而在这数以万计的文字背后,又有多少潜藏的学习热情被激发,多少可贵的灵感火花被点燃呢? 舆论点赞这位教师,表达对一位敬业者的尊敬...



久违的味道

曾记得,那是十多年前的一个中午,我和朋友一行四人到康乐县莲麓镇游玩,快到中午时,大家的肚子早已咕咕叫了,一位县上的朋友说,她请我们去吃一顿地道的农家饭。车子行驰了约半个多小时,来到一农家院门口。我们刚下车就被热情的主人安排到干净的大炕上,他忙着给我们倒上了三炮台碗子。不一会儿,热腾腾的油香就端了上来,大家便大口地吃了起来。这时,朋友笑着说,“大家悠着点,留着肚子,好的还在后头呢。”只听对面的厨房里传来爆炒的声音和剁肉的响声,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大家不约而同地吸吮着这浓浓的香味,眼睛不时地从窗户里瞅着对面的厨房门。不一会儿工夫,一大盘爆炒鸡肉便端了上来,随即又端上来一盘清炖鸡肉,一桌人齐刷刷地把筷子伸向盘中。边吃边感慨,吃过的鸡肉多了,没吃过这样鲜、这样香的...



梦里洋芋香

◇马彩霞 洋芋,又名马铃薯、山药蛋。整个中国北方地区的人对它一定不陌生,而在西方国家,它摇身一变成炸薯条等快餐食品,成为风靡全球的宠儿。在临夏,洋芋是人们饭桌上不可或缺的食材,用醋熘、清炒、干锅等多种方式加以烹调,更有本地餐饮业自主创新并命名的东乡土豆片、炕锅洋芋、煮洋芋等特色美食。 儿时,农村的午饭不外乎这几种:锅里煮着洋芋,笼屉上蒸着馒头;一碗炒洋芋外加馒头或烙饼;一碗煮洋芋汤外加馒头或烙饼;一碗洋芋面片、洋芋臊子面等等。中午放学回家时,这些饭大多都放在锅里,母亲已经下地劳动了。夏天炎热时节,加上一点青辣椒的洋芋菜,味道清香无比;冬天生火炉的时候,洋芋又多出一种做法,便是烤洋芋。 那个时候上中学,我们住校生要回家取干粮。学校虽有一个学生食堂,饭菜仍以洋芋为主,...



敢与不敢

有一天,子路问孔子:“您和我,谁比较适合带兵打仗?”孔子指着自己答:“我适合。”子路反问道:“您不是常说我很勇敢吗?”孔子说:“可我不仅勇敢,还勇于不敢呀!”孔子的“勇于不敢”,就是人心中要有所敬畏,敬畏良心、敬畏天理、敬畏法度,不可越线。 南北朝时期,北齐有段时间由奸臣和士开独揽朝政。此人沉迷于声色犬马,众官员便投其所好,趁机为自己的子弟们谋求一官半职。在这样的风气之下,使得许多无才无德的官宦子弟得以在京城当官。但也有一个叫崔的大臣例外,他把两个儿子都派往外地任职。崔的弟弟愤怒地质问他:“你的两个儿子如此杰出,为何不谋求让他们在中央担任要职,却要派往遥远的外地?”崔平静地说:“当今的京城鱼龙混杂,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单纯求实之人,我可不敢把他们留在京城,即使留在京...



活着活着就懂了

年少时如此沉溺于美,曾经用梦幻的腔调说:“我希望永远不要成年。”将近30岁时,又升起一个念头:“过30岁就老了。”如今已迈入知天命之年。60在望,才发现,30岁时以为的老,哪里是老!30岁时理解的人生,原来只是个轮廓,还没有上色呢。很多事,真的要活着活着才能渐渐懂得。 大约三年前,父亲的思觉失调突然爆发,我才猛然意识到,老去并不只是身体机能的衰颓,还可能是精神错乱、失智……让老人与照顾者一起陷入流沙中,不断沉陷。五十几年来,我那原本秩序井然的世界,因着父亲的病而颠破碎裂。母亲被确诊患了失智症,新的挑战迎面袭来…… 也许是因为,我们自小被教导要优秀、要成功,却没人教我们该如何与自己好好相处,当挫折与变故来临时,又当如何面对。我们总是喜欢回顾,留恋往昔的美好,懊悔那些失去的人与事...



临夏:五彩斑斓景如画

秋末冬初的临夏大地,山乡披彩。太子山下,层林尽染,落英缤纷;黄河之滨,芦苇荡漾,处处是金灿灿的田野、红彤彤的树林,景色美不胜收,宛如一幅如梦如幻的油彩画。 本报记者史有东梁永吉摄...



东郊公园一角

滕汉霞摄...



让心变成一座花园

◇马平 骤降的雨雪,让天气一下子冷到冰点。于是,对温热不可抗拒,恨不得一直追着阳光走。午后的统办楼广场,阳光遍地即是,掬一捧在手,暖身又暖心。身边鲜有人经过,或随意地伸伸懒腰,或在某处小坐,或抬头微眯着眼,以自己舒服的方式,惬意。 一次更迭,一种颜色,一份心致,就这样走进秋季,风吹过,树叶簌簌作响,奏响秋的音符,阳光温柔了胸膛。十月,间或有如此晴朗的日子,可供享用。风霜雨雪,无须过多纠结。及时体味,顺带着,在心里搭一个艳阳天。 叶子落了,散落在地面,静静依偎在泥土里,和大地相融,滋养来年的春天。挂在树梢的,微微颤动,风为它着色,从嫩绿到暗黄绯红。一时间,斑斓的色彩浸染了秋的意境,天地翩然。还有些花在倔强地盛开,微扬着脸,对峙阳光、季节和生命。我抬起头看天,是湛蓝的...



秋风物语

◇孔令莲 一 当蝉鸣声像高压线路中的电流一样,再一次嗞——嗞——响彻村庄时,大红、深紫的牵牛花顺着枣树爬上了屋檐,那副九头牛也拉不回的架势,让脚底的豆秧自惭形秽,默默垂下头。南瓜早占据了有利地形,这使擦拭喇叭的牵牛咯噔心动了一下,南瓜吊在竹架上,红着脸,不吭声。歪头,看见一根丝瓜垂在眼前,牵牛深吸一口气,鼓圆腮帮子,朝天吹响了此生最卖力的乐章。蹲在黄土里的老番瓜,眉眼间泛起一团金黄的亮色。 一颗红枣吧嗒落下来,挪到二爷脚边,他躺在竹椅里,一声不吭,不时冒着一串旱烟。他眯着眼,凝神望着眼前慢慢散开、消失的黄烟圈,眼里渐渐生出一丝迷雾。 这几天,他一直盘算着要不要叫城里的儿女回来一趟,八月十五快到了。披衣起身开始四处查看,小院一天一个样儿,稍不留神,白糖一样清凉的早霜就...



误会

◇林进喜 今年以来,赵美丽总觉得丈夫吴新国有点不对劲。他是个干刑侦的警察,虽然工作忙、电话多,但都是案件或工作上的事儿。可年初吴新国被抽到城关镇尕庄村搞精准扶贫工作后,许多电话令赵美丽心生疑惑。 一天的晚饭前,赵美丽就在客厅亲耳听见一个女人给丈夫打电话:“吴警官,今天你给我打电话时我忙着没接上啊!”吴新国看了看在卧室学习的女儿,边接电话边走向书房。赵美丽感觉不对劲,就蹑手蹑脚跟到书房门口侧耳细听,果然,只听他说:“一定要让孩子好好上学,以后的社会没有文化可不行啊!确实有什么困难,你给我说,我给你想办法解决。”赵美丽这下全明白了,原来是有“第三者”了!她听着丈夫耐心地嘱咐着另一个女人,关心着另一个孩子,醋意大发,可她毕竟是工作了快20年的人民教师,想到正在读初中的女儿...



盛开的故事

◇木子 那年初夏午后的某一天,我来到东乡族自治县河滩救助站王奶奶的房间里,任凭风儿轻柔地跑进跑出,偶尔调皮地撩拨安静。 已是午后三点,王奶奶在入睡。她睡得气丝全无,我想要伸手试试她有无鼻息时,她咂巴两下嘴唇,嘟囔一声,又无动静。 王奶奶的头发花白,额头皱纹如刀刻,脸颊干瘪,半张着嘴,牙已经掉的所剩无几。她的身子在毛毯下难以想象的瘦小,只是一双三寸小脚,裹得紧致,露在毛毯外。 服侍王奶奶的郭大姐与小王,也很安静,我跟着她们安静了一上午。我是过客,无意间闯入她们的生活。 王奶奶已是垂暮之人,如此挪着时光等着耗尽最后的气血。她与所有生病的高龄老人一样,似睡似醒,噗噗地吹两口气,咂巴两下嘴巴,转一下头,皱几下眉头,呻吟两三声,或者说句胡话,然后睁一下眼,又睡过去了。如此反复,...



瑞雪兆丰年

王援朝...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