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品味生活 >

雪花里,荡漾的幸福

2020-01-13 来源:中国临夏网-民族日报  记者:  点击数:

◇张光业

    我一身的飞白, 

    躬首迎接着纷至沓来的诺言。 

    胸膛的温暖里, 

    眼中的积雪, 

    粉碎、消融。 

    白色的山、水、草、木, 

    还有孤独前行的我, 

    在一朵雪花里, 

    荡漾成幸福。

    ——题记 

    一片片雪白的鹅毛,扬扬洒洒,飞扬不歇。 

    我用最原始的摄像机拍摄和记录这从天而降的雪白。视线在雪花纷飞的空隙中穿行,扫描。不时与纷飞的花瓣撞个满怀,这柔嫩的雪白,我想躲也躲不掉,躲也躲不成,就像生命里终究要相遇的人一样。与其这样,倒不如顺其自然。 

    干冷的北方,下雪天人们是不撑伞的。没过多长时间,胳膊上,肩膀上,头上,堆积了厚厚一层鹅毛。衣裤上由于走动的缘故,所留无几。回头,路上留下了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 

    雪下大了。前方的路一片白,披雪而立的水泥桩、行道树,坚定地指正着公路的轨迹和走向。它们是忠诚的。此刻,行人、车辆都是依靠它们来确定行走路线的。如若偶有闪失,只能怪人、车辆疏忽大意,那是雪与人们开了一个过头的玩笑。 

    不少雪花,从我的脸颊轻轻滑过,痒痒的。甚至有几片,还粘在嘴唇上,软绵绵的。展开手掌,瞬间,有了丝丝凉意。这些可爱的精灵呀!首先扑入掌心的几朵雪花,被我的热情感动了,留下了难忘的泪水,清澈得像刚从山里流淌下来的泉水,用舌头尝尝,纯净、清冽,直抵心头。 

    无数的花朵,争先恐后涌入手心。人们常说:热情过分后是冷漠,还有麻木。雪花开始拥挤在手掌,一朵朵层叠起来,填满指缝沟壑,掩盖了掌纹。手成了一块田地,忘记了从天而降的圣洁之物的拥抱、亲吻,成了冰冷之物。雪,越积越厚,越堆越多。我完全不认得这是手掌,还是雪原? 

    终于,甩一甩手,一层雪白从手掌倾泻而下,与大地的苍茫化为一体,分不清哪些雪花是从手掌坠落的,哪些是从天空降落的?雪终归于雪,没有分明的界限。 

    攥紧手心,一股暗流在涌动。伸开手,散发着白色热气,手指有点疼痛,怕是被雪花吻咬的,有些地方变得通红,自然是幸福留下的痕迹。 

    曾记否诗人李白“燕山雪花大如席”的名句?相信是有夸张的味道;曾感慨过一代伟人“万里雪飘”的旷世浪漫,这需要境界。而眼前的雪,到底是与众不同。只觉得太相似那“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场景与气势!她,身材玲珑,动作婀娜,颜色纯洁,更值一提的便是在空中舞动的炫技,让人捉摸不透它的行踪:时而旋转,时而翩跹,时而上扬,时而下坠……让人眼花缭乱。在神话传说中,每一片雪花代表着一位仙子。如果说这是真的,那么随意选其中一位登上舞台,定是舞中王者。那一朵朵雪花,犹如一位位白衣仙子从天而降,下落凡间,创造神奇。 

    不过一个晌午,山白了,地白了,整个老鸦关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了。它臃肿了,就连天空都散发雪色的光亮,种满冬麦的田野在厚厚的棉被下蛰伏,正积蓄能量 …… 

    太安静了,安静得只有雪花下落的声音。 

    雪花,也太神奇了!我张开嘴,吹一口粗气,脸旁的雪花被使劲推了一把,四下里散开,与周围的仙子们撞在了一起,引来一片银铃般的笑声,那柔美的铃声,在充满诗意的空旷原野上飘荡,传得久远。 

    此时,远处关口,一轮红日撒下温暖,寒意消殆,朵朵雪花盛开在心田,荡漾成幸福与希望。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