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品味生活 >

夏日东干码头

胡沛 摄...



临夏阿妈

◇马晓燕 黄昏,我走在徐扈家弯弯绕绕的小路上,红彤彤的晚霞早已染红了大片天空,把古老的河州大地装点得熠熠生辉。一缕青烟从烟囱里轻盈地飘出来,我知道阿妈已经做开始做晚饭了,不由得加紧了回家的步伐。 阿妈是典型的临夏妇女,常年带着头纱。头纱下是白皙的皮肤,外加天生自带的腮红——高原红。阿妈那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尽管已经爬上了几丝鱼尾纹,但还是奔放着无穷的活力与精神。 我的阿妈待人诚恳又热情,她很喜欢家里有客人上门。每当家中来客人时,她总是早做准备,把床铺铺设得整整齐齐,桌子擦得一尘不染,就连地板也光滑得犹如一面镜子。忙完这些,阿妈又从容地在桌子上摆好各种各样的水果和干果,以及八宝盖碗茶、馓子和各色炸果。一刻不闲,阿妈接着又到厨房煮上羊肉和牛肉。不一会儿,扑鼻而来的肉香就...



雨霁

陈夏 摄...



倾听,也是一种孝顺

◇葛昆元 几年前,我退休了,可以有更多时间去看望年近九十的老父亲了。 也许过去我来看望父亲时,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他已习惯了。所以,我后来去看望他时,屁股没坐热,他就催我早点回去,说你事情多,工作忙,还说他一切都好,不用操心。有时,我硬是坐下来跟他聊天,又觉得聊不起来,我们关心的话题不在一个兴趣点上。 为此,我有点苦恼。难道我与父亲真的没有共同的话题可聊了吗? 突然,我想起前些年我为沈寂老先生做口述史的情景:每次沈老都是侃侃而谈,还随内容而高兴、而悲伤,甚至有时还会流下眼泪,常常讲到了两小时还停不下来……由此,我想,我和父亲的共同话题大概也是回忆他的过去吧。那天,我向父亲说了这个想法。一开始,我担心他会拒绝。可是,父亲沉吟片刻,同意了。 从此,我们父子每周一次,我...



向阳而生

陈阳 摄...



苦辣皆滋味

◇杨福成 都说苦丁苦,但到底有多苦,恐怕是也没有多少人尝过。有段时间,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病,心心痒痒就想喝点苦的东西。那就去药店买苦丁吧。没买多,就一小袋。买回去,还挺心急,迫不及待地取了一根放水里,没敢取多,怕太苦受不了。用开水刚冲过一会儿,它立马就发威了,颜色黄黄的,很深、很苦的样子。端起来小尝一口,哇,还真苦,太苦了! 再苦也得喝,看它能有多苦。连喝几口,苦也就不那么苦了,稀松平常。 前些年,南方的一个朋友在济南工作,我们俩经常一块吃饭。那时,我根本不能吃辣,而他无辣不欢,早晨下面条恨不得都要放一把辣椒。每次下饭店,必去川菜店。服务员问,两位先生是要微辣还是……没等人家说完,他就像打了激素一样大喊——狂辣!要狂辣的!喊完,再坏坏地对着我笑一阵子。 狂辣就狂辣...



浮生茶

◇董行 单位奖励了一套紫砂茶具,淡雅精致,包装华美。当时就想,这样的礼物我不知何年何月才会用上。一年里,我喝不了几回茶。 有天停电,心生浮躁,看见了这套茶具。想起别人说喝茶可以去浮躁,于是拿出来,洗干净,给自己泡了茶。 窗外,人流奔忙,浮生碌碌;窗内,茶香袅袅,清香弥散,满室氤氲着淡淡的水雾与茶香。 静看茶尖细的叶片在水的冲击下渐次舒展,如亭亭少女拎着裙,在水中欢快起舞,漾起一层层涟漪。捻起一只杯,一缕清香自唇边滚落,温软的茶水,经过五脏六腑,犹如经历一遭人情冷暖,慢慢沉淀。浮躁亦如茶,渐渐沉下去,静气浮上来,笼罩全身。茶如人生,曾经青翠欲滴,然后含笑曲卷,将阳光裹着身心,遇见水,再绽清新,慢慢将一怀的阳光释放。经过时光洗礼,气质极淡却馥郁……茶是富有灵性的,看似浅...



爱是世间最好的良药

◇徐光文 这是心的呼唤 这是爱的奉献 这是人间的春风 这是生命的源泉 ——题记 喇震洲先生不仅是一名享誉全国的拥军模范,也是一位充满爱心的社会公益明星。只是因为他的爱国拥军事迹突出,所以另一方面往往被人们忽略。他平时过着简朴的生活,家里的陈设早已陈旧过时,身为鞋匠,他连自己做的鞋都舍不得穿。但每当看到有特困群众需要救济,有重大灾害需要救助灾民,有残疾人需要帮助,有各种社会公益事业需要支持,特别是在党和政府发出有关号召时,他便立即行动起来,毅然拿出自己平日的积蓄,尽可能地予以支持和帮助。他的支持和帮助是不分地区不分民族的,甚至是超越国界的,真正体现了“大爱无疆”!长期以来,他在济危救困、救济灾民、扶残助残、捐资助教以及其它公益事业方面做出了奉献。 临夏县北部的先锋乡,这里...



恐龙湾全景

恐龙湾全景 钟世文 摄...



雨滴世界

林进喜 摄...



“花海和政”多娇美

盛夏时节,金灿灿的油菜花、紫色的蓝香芥、五彩缤纷的鲁冰花……和政大地如童话般浪漫唯美。走进和政,你就走进了田园诗画,走进了花儿的海洋,一路芳华,令人陶醉。 和政县按照“山水和政”“冰雪和政”“绿色和政”的定位,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和区位优势,把旅游业作为促进县域经济快速发展和群众增收致富的主导产业来精心培育,借助大南岔河、牙塘河和旅游扶贫大通道,通过环境整治、产业结构调整、景观带建设,积极打造“花海和政”。 漫步和政,大南岔河顺着蜿蜒的公路潺潺流过,蓝天白云下,河岸两旁种植的黑心菊、波斯菊、百日菊等一簇簇花卉与周边的村庄、山峦、树木以及波光粼粼的河面相映成趣。 该县坚持花草适宜原则,按照“多样化、立体化、特色化、园林化”的建设思路,在大南岔河流域面山实施绿化美化行动,...



小雏菊

陈阳 摄...



点一盏灯

◇刘 墉 今夜,我为你点亮门灯,因为实在太晚了! 我知道那盏小小的灯,不可能照亮你漆黑的路,但是我不由得将它点亮,告诉你在家中有着许多悬念的心。 是的!那是许多颗悬念的心,大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电视、聊天,但是每个人的耳朵都在门外,每一双眼睛都情不自禁地向门口瞟。 直到你的脚步声,在前门石阶上出现,那许多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你说打电话时家里正占线,因为歌剧团等着你伴奏,所以没再拨;练完则急着赶车,心想不久就能到家,便也省了。 这番话听来似乎有道理,问题是,你有没有想到亲人的悬念,可不是只悬念一下,就不再悬念了?那是一直地念,且愈念愈焦,愈悬愈高的?这许多颗心,竟不值得你多拨几次电话吗? 其实我不应该苛责你,因为那是许多年轻人都犯的毛病。他们只顾自己玩,很少会想到...



太子山天池

马学志 摄...



河畔夜行

◇马学英 大夏河河畔的夜确实有一番迷人的风味,它早已是我心中一副极富诗意的画卷。 朦胧的春天的夜晚,走在河边长长的栈道上,人仿佛蒙在一种梦似的境界里。河面空旷,流水舒缓。当河水越过堤坝,便轰然流泻,声声不绝,打破了夜的宁静。在四合的夜色里,黑魆魆的远山神秘莫测,那是太子山屏障似的拥抱着城市的一面。对岸的屋宇鳞次栉比,影影绰绰。岸边彩灯的光洒在河面,一串串,一片片,在水中摇曳,跳动,闪闪发亮,令人神往。 怀着闲散的心情,踏着木制栈道,逆河而上。要是白天,负着一颗忙碌心,步履匆促,但此时的心弦是松弛的,慢慢地信步而行,恰如白云出岫,从容自在。就像临夏这座简洁、单纯、几乎令人敬而远之的小城,决不轻易透露里面的辉煌灿烂,但是,只消打开一扇门,就好像被魔杖轻轻点了一下似的,...



大美临夏

马忠华 摄...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