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文化 >

柳树,柔情似水

今年春节过后,因疫情原因,我从县城回到乡下。一来,蜗居在县城的楼上实在憋得慌;二来,乡下的家里也有些活儿要干。 每一次回到乡下,眼中所见的总有些微妙变化。“春分”这一天,我晨起散步,就看到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只有东方浮现出太阳的火红色曙光。我伫立于堤坝上,欣喜地看到,堤坝内种植的大片柳树微微泛着绿色。那绿,近觑,则似无色;远瞧,则一大片绿意扑眼而来,真像是在空气中泼洒了一缕缕绿色染料,此刻,瞬时,眼前的绿,一下子把我的心也拨绿了。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这是人们咏柳树的诗句。柳树,在我国极为常见。它不择地势,随地长成大树。它根系发达,生命力顽强。但也许是它吐绿时若隐若现、似无实有,文人墨客们常用娇羞的美女来形容它,因为它有那葱翠的枝条。那碧绿的柳枝像美...



微微

下班时,突然看到院子里的桃花落了一地,风一吹,卷起一层粉色的平静,这才意识到,春天来了。最近的春雨总爱搞个突袭,刚刚抬头还是阳光万里,一转身,大片的雨滴就打湿了车窗,浸润了土地,倾盆大雨下个不停,却还是没能冲刷掉今年的“乌云”…… 以往觉得,四季更替总有时候,不喜欢的季节不能迫它溜走,喜欢的季节也不能求它逗留。虽然这里的春天总会伴随着漫天的沙尘,但我从未像此刻这样,迫切地期待春天能来的猛烈些,我恳求春天能带走些什么,磨人的病痛又或是失去的悲伤;我期待春天能播种些什么,崭新的生命又或是发光的希望;我祈祷春天能留下些什么,持续的记忆又或是沉甸甸的爱意。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抗疫之战打响,国家一声号令,全国人民静守家中,春节之际,不走亲访友,不出门聚餐,不给国家和社...



大夏河畔水鸟归

◇马学英 又一次,来到大夏河边,我们去看鸟。 太阳向西坠去,晴朗的天空浮动着几团灿烂的云霞。惠风徐徐,如丝的柳条轻轻摆动。游人稀少,相安若素。 向阳的堤坡上,那些疏落的空枝上开起了细碎的花蕾。黄的,白的,还有更多红色的花苞,鲜嫩娇媚,在微风中轻轻颤抖,暗生幽香,透露着春的讯息和盎然生机,让人不由心生欢喜。 穿过绿化带,来到河边,眼前顿时开阔起来。金色的夕阳洒在宽旷的水面上,波光粼粼,耀眼夺目。映在水中的云,像在水底流动,风姿绮丽。 放眼望去,成群的白鸟,浮在平静的河上,轻盈地游来游去,悠闲安然。这些天地间的精灵,自如地伸缩脖子,摆动着长长的喙,在水里不停觅食。有的把黑色的头扎进水里,猛然摆动几下,溅起一片片水花。一方水域,俨然成了鸟儿的家园。前两天过来看鸟,太阳已经落...



在“雪国”大墩峡:做一只《诗经》里翻飞的黄鸟

(接2020年3月21日4版)游人的仰观或遥望,近看或远视,时而感叹时而赞美,其神情神态及深情的庄重或幽默,可以拍一部大自然与灵魂低语的系列集。其实,众人也是灵动的景,在大墩峡与冰雪互为欣赏,淡然之美与流动的冰清玉洁,被摄影家定格、被画家临摹、被诗人咏吟、被舞者模仿,成全彼此。 擦肩的游人,此时将陌生甩到角角落落,寒暄,搭话,自拍或相互帮忙,无论是举着千奇百态的冰柱,或是指着一挂葡萄串一样的冰雕,热闹,喧嚣,叽叽喳喳与欢呼,自成一派,似行书或草书的一气呵成,又似楷书与篆书的浑然天成,动静相宜出冰冷又宣腾腾的美。晶莹,剔透,刀削斧砍的恰到好处,无论是鸟兽或植物,在七分的想象里动之静之,感之叹之,念之赞之,抒情的自然又舒朗。 很多游客钟情玻璃桥,所以套鞋套,攀上玻璃桥,眼界开阔...



七律·忆永靖奇遇

2019年4月26日带队赴甘肃省临夏州扶贫,途经永靖县城用晚餐,突遇30年一见的特大暴雨冰雹风灾。特忆记! 一路阳光永靖行,甫停酒肆忽轰鸣。飞冰滚滚狂飙啸,骤雨哗哗粉黛怔。满目疮痍原野泣,专骑无恙旅程轻。州人皆叹传恩报,奇遇不奇天有情。...



把你们的名字写进家乡春天的诗里

“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 多少年了,这首经典的《在水一方》仍常常在耳畔回荡,绿草苍苍,白雾茫茫,那在水一方的女子,让多少人魂牵梦绕,百转千回。 不一样的逆流而上,却折射同一样的人生信念:“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都愿如勇士般逆流而上,一路前行,追逐心中的梦想……” 你们就是新时代追梦路上的一个个勇士。 这个春节,你们义无反顾地出征武汉,以逆行者的身份一路前行,目的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使命,并凯旋而归,在家乡的春天里,与家人、朋友和身边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们一起看山看水看家乡无限美好的春光。 默默地决定,默默地出发,默默地工作,又默默地在一线解除一个又一个被新冠病毒侵袭过的身体,这一切都在默默中进行,没有一丝豪言壮语。 有人说,你们...



从北城根到城郊

为临夏的美术教育,准确地说是为临夏中学和曾经的临夏师范的美术教育写点文字的想法由来已久,但苦于能力与水平所限拖至现在。真切地说,这两所学校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地方,三十年前,临夏师范是我梦开始的地方,而现在我即将在临夏中学终老余生,冥冥之中觉得似乎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绕不开那些曾经的人和事。 据文献记载,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这两所学校曾有过短暂的交集,共享过“国立西北师范学校”的校名,其后,国立西北师范学校在临夏城郊独立办学,两校各处在城北、城东。时隔半个多世纪,也就是2013年秋,两校再度合并,是殊途同归还是再续前缘?历史总是这样捉弄人,曾经培养临夏师资的摇篮最终在并入临夏中学的那一天起,成了永远留在临夏人记忆深处的一道辙,道不尽喜悲,说不清离合…… 地处城北的临...



我和东乡有个约定

我和东乡的约定,来自于记忆中三次扬起的尘土。 2000年的时候,我去到当时被评价为“地球裸露的脊梁”——最不适宜人居住的东乡县,当时的东乡一眼望去是白茫茫的一片荒凉。“取暖基本靠抖,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等你进入任何一个村里的时候,几十米开外就能看见的妇女儿童无一例外地躲起来,但是你又能分明感觉到从一个黑乎乎的不起眼的窗户中投过来的满含羞怯、惊恐、不安的眼神。村干部只是非常平淡地告诉我们:这里的妇女除了自家的男人和本村的人之外不能见其他的陌生人。正在说话间,只见一个摩托车骑手从坡度很陡的羊肠小道上带着一股尘土向我们驶来。由于没戴头盔,东乡人特有的浓眉大眼在尘土的掩映下闪着智慧的光芒,憨憨地抿嘴笑的时候,白白的牙齿上有一道细细的不规则的泥土黑印。他...



为了珍贵的记忆

河州是个美丽的地方,是我可爱的家乡。 河州历史悠久。公元344年,十六国时期的前凉王张骏建立政权,统治了河西走廊和陇右大部分地区,分凉州以东的六郡而置河州。河州因处于黄河之畔而得名,意为黄河之州。在中国大地上以黄河命名的唯有河州,家乡人常以此为自豪。当时河州的辖境广大,它包括现在甘肃省的黄河、大营川以西,乌鞘岭以南,西倾山以北。即现在的临夏回族自治州全境,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夏河、临潭,陇西、定西、武威部分,青海民和、循化、化隆、同仁及贵德。其辖区随历史的发展不断变动,也不断缩小。1928年河州改名导河,继而又因导河县濒临大夏河,而改为临夏。河州地名相沿1584年,因其地名历史久远,至今人们仍习惯于把临夏称为河州。 家乡环境优美。河州地处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丘陵与山川相间...



神奇的临夏北塬金氏接骨术

临夏境内以北的北塬大地古称“广大塬”,后称“万顷塬”,这里地势平坦、土地肥沃、人杰地灵、奇人辈出,诞生于斯的金氏接骨疗法由于医术精湛、收费低廉、药物配方神秘、使用手法独特、治疗效果显著,备受骨折患者的青睐,其声名不仅在临夏地区家喻户晓,还远播周边县、市,甚至远达四川、青海、新疆和西藏等省、区。 金氏先祖世居临夏县桥寺乡尕金村,创始人金可南老先生,汉族,生于清光绪九年(公元 1883 年),兄弟四人,行三。 少时学得烹饪技艺,人称“金厨子”。据其子孙传,每年至农历八月,因厨艺高超,人缘良好,邀请之人不绝,出门之后,大多至次年春节方可回家。可南做厨之期,曾遇一道人因病卧到自家门口,随将道人抬回家请人医治,并精心照料。道人身体康复,临别之日将身藏治疗骨折秘方赠于可南相谢,嘱其用...



精美的保安腰刀背后,是80多道工序的千锤百炼

在10月 22 日落幕的第七届成都国际非遗节上,甘肃馆内有一个项目格外引人注目,无论什么人经过,都要站下仔细查看一番。有很多人更是爱不释手,记得在 21 上午,甘肃馆内来了一位河南省政府某机构的领导,不仅向传承人了解该非遗产品的历史,还询问了发展情况。这个吸引人的非遗产品,就是制作精美的保安腰刀。 刀在中国传统的十八般兵器里排名第一,也是人类最早最普遍的冷兵器之一。在甘肃 省的积石山县有一种刀很有名气,与维吾尔族英吉沙刀、阿昌族户撒刀并称为我国少数民族三大名刀,这便是著名的保安腰刀,目前,其制作工艺已被国务院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项目。 追溯历史,保安族人冶炼钢铁,打制金属器具的历史非常久远,腰刀的出现与元代的军事活动密切相关。 1227 年,成吉思汗东征时,把部分来自中亚...



广河甜醅的故事

一粒粒燕麦,被放置大盆里,接受清水的荡漾。然后,装入袋子中,借由男子有力的摔打,外表的“皮衣”陡然落去,只剩白嫩饱满的麦仁。接着放在锅中煮沸,冷却一下再放到盆或缸中,撒入曲子,放到火炕或者电热毯上发酵。两三天后,燕麦已经完成了华丽的变身,不但气味混合了麦香和糟香,而且外面裹上一层淡淡的乳白色“纱衣”。 这是广河甜醅的“前世传奇”,而属于它的今生故事,每天都在大街小巷中的甜醅店主和食客间上演。 店主的桌上,大盆里的甜醅新鲜诱人。食客前来,可带走食用,也可以带走礼盒馈赠亲友。更多的人是进入店中看着街景享用。 装甜醅的碗很精致,店主必然要把甜醅装满溢出碗面,如富士山一般,才显出自己的诚意来。勺子细长,插在高耸的甜醅中,犹如曲项而歌的天鹅。 店家根据时节,分别准备热开水和冰...



拐角的灯

夏天的夜风舒适、惬意。斜阳夕照时,风侧着身子,挤进阳光的缝隙,把随身携带的凉爽传染给大地。劳碌一整天的人们,携余晖,与家人漫不经心地走走,聊聊闲话,看看小城夜景。乐而悠哉。 我是一个俗人,见山是山,见树是树,见花便是花。落日余晖下,独自把疲惫抛给风。看斜阳、看拉长的树影、看来来往往的人、看小摊小贩如何叫卖……陶而怡然。 红园夜市的拐角,马大爷和马奶奶的烧烤摊很是热闹。一个简易的手推铁皮车,食客挑选好食材,马奶奶熟练的圈上两道皮筋,交给油锅前的马大爷,马大爷利落的放入油锅,油沸腾后,再翻过来,等两面有了黄灿灿的颜色,捞出放在空盘里,撒点烧烤料、辣椒。简单的做法,常见的食材,食客吃得津津有味。小推车的生意,在老人家平和安静地微笑里,沸腾。一盏灯,悬吊在小车的上方,在夜...



秋天的低语 (外二章)

橘黄、稻黄、西风乍起催肥的时节,便是落叶的季节。 你是平静后的崛起,是稚嫩后的成熟,是苦涩后的甜蜜,是孱弱后的丰盈。你是一个圆的终点,也是起点。我从田野的曲线、山地的暖色、长空的澄碧、镜泊的清幽、雁阵的排空中,看到了你轻盈的舞姿,听到你惬意的朗笑,还有那迷人的眸子里流溢的恋情。 你曾有过沉重压抑的童年,无论是暴戾的恫吓或肃杀的淫威都未能使你屈服、瘫倒,你挣脱了冰凌、霜花、飞雪设置的重围,向天空倾诉着童年的委屈和不幸。于是,你的脚步在坎坷中挪移,你的意志在砥砺中直立,你的情感在痛苦中升华…… 是的,你曾有过豆蔻年华、黄金时代。然而,你并不沉醉于春花之梦、春雨之恋、春柳之色、春水之吟,而是将根扎进坚硬的土层,像孤独的行者,在风雨中追觅失落的理想与爱情。 在风雨中相爱,在...



心路

夜色渐浓,如水的月光洒下一缕银辉,清冷,柔和,像碎玉一样照在她身上,夜光中透着一丝忧愁的思绪。一阵风吹来,她不由得裹紧了毛衫。缩蜷着身子,站在街角,一股失意和怅然涌上心头,深深地叹了口气。今天的家对她来说是那么的寒冷和遥远,因为就在两小时以前,她和丈夫爆发了一场硝烟弥漫的大战,这也是结婚五年来她第一次离家出走。 外面越来越冷了,无声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十分冰凉。她拖着沉重的脚步,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自己单位的楼下,她一点也不感到惊奇,因为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家,单位就是她唯一的栖身之处了。摸摸口袋,幸亏钥匙还在,要不然就要露宿街头了,她舒了口气,轻手轻脚地来到了二楼,办公室还亮着灯,是小李他们在加班。在纪委,加班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尤其是今年,除...



花行八千里

入夏,一片绿意间,打碗花隐约的白或微微的红,一片一片或星星点点,散在山坡上、草地间、林子里,东一团西一簇,或挤挤挨挨或孑然独立。两拃长的茎秆,托着火柴头一样的红骨朵,美的简单。 性子急的已盛开,粉白一片,挑着淡淡的花香,自成一景。 伴随着打碗花摇曳的浅淡之美,释放的清浅之意,便也不顾儿时被大人反复的叮咛,开始喜欢打碗花铺陈的美。 天蓝,云白。蓝与白都很有深度,迎合着鹰的展翅,高远,深邃。 敞开的山野,草坡里铺展的打碗花。打骨朵儿的顶着红色,盛开的则摇曳着一袭的白,前后左右都是,宛如一瓢泼出去的水,四散开的水滴开的花朵,稠密又稀疏。一瓢又一瓢,十万瓢之后,十万丛的打碗花被撒满山坡。 面对那样的山坡自是难免惊喜,虽自小熟悉打碗花,可是在一个初夏的清晨,在一个山坡上,被打碗...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