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文化 >

心路

2019-09-18来源:中国临夏网-民族日报  记者:杨晓芬  点击数:

夜色渐浓,如水的月光洒下一缕银辉,清冷,柔和,像碎玉一样照在她身上,夜光中透着一丝忧愁的思绪。一阵风吹来,她不由得裹紧了毛衫。缩蜷着身子,站在街角,一股失意和怅然涌上心头,深深地叹了口气。今天的家对她来说是那么的寒冷和遥远,因为就在两小时以前,她和丈夫爆发了一场硝烟弥漫的大战,这也是结婚五年来她第一次离家出走。 

    外面越来越冷了,无声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十分冰凉。她拖着沉重的脚步,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自己单位的楼下,她一点也不感到惊奇,因为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家,单位就是她唯一的栖身之处了。摸摸口袋,幸亏钥匙还在,要不然就要露宿街头了,她舒了口气,轻手轻脚地来到了二楼,办公室还亮着灯,是小李他们在加班。在纪委,加班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尤其是今年,除了单位上的工作外,精准扶贫工作也是首要任务,同事们入户核查,做各类表卡册常常熬到深夜。她悄悄打开信访室的门,坐在了沙发上,这张沙发平时是为来访群众准备的,今天,她斜躺在那里,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真想像上访的群众一样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诉说自己的不幸。想到这里,她苦笑了一下,老实说,她不喜欢这份工作,每天磨破嘴皮和群众打交道,枯燥无味。没调来以前,她想象着惩恶扬善、惩治腐败的工作是多么的高大上,但真正身临其境以后,面对一堆堆厚厚的卷宗和上访群众一张张布满愁云的脸,她的好心情一下子跌到冰点。她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有几次,她真想从那里逃出去,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有那么三四回借故上厕所的机会,她溜了出来,把来访的人交给了主任陈姐,就是那个五十岁左右的干瘦女人。脸上没什么特点,唯一让人过目不忘的就是那双小的可怜的眼睛,平时还可以,一旦笑起来,那就很难找到了。穿着朴素,甚至在她看来,比较老土,因为她是个爱美的女人,对穿衣打扮有着自己的品位。陈姐唯一擅长的就是整天笑呵呵的,仿佛她从来没有过烦恼,真的有点傻。满怀怨气的群众一看到她的笑脸,心情也会平复。她的思绪就这样毫无目的的游荡着,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洒进来,星星点点的像细碎的金子,照在她身上,很温暖。她伸了伸懒腰,看看手机,呀!都八点了,赶紧理了理散乱的头发,刚打开一壶水,眯着小眼睛的陈主任便出现在她面前。紧跟在后面的是“小熊胖四”王副主任,王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因脸胖乎乎的,神态憨态可掬而得此美名。 

    一天的工作开始了,“小张,看看我新配的眼镜怎么样?”陈主任扶着金丝边眼镜说,她抬头瞟了一眼,敷衍了一句“挺好的”。一旁的大王埋头填起了表册,这段时间他大多在入户核查,单位上很难看到他的踪影。那张圆圆的脸因风吹日晒变得黑黝黝的,他忙得焦头烂额,也顾不上和她们两个搭话。不一会,提起资料袋边走边说“精准扶贫在路上”,不用问,肯定去村上了。 

    “咚咚咚”,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不用想,一定是上访人员,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来,在她心情最低落的时候,连片刻的安静都享受不了。推门进来的是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太,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的低保被别人领了,你们到底管不管?”一开口声音就提高到几十分贝。在信访室,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已成了家常便饭,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嘈杂声。这几天,陈主任让她学着接待来访的人,说是让她热热身。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不太情愿的,尤其是今天。她面无表情地问:“是谁领了你的钱?”

    “肯定是村干部,要不然,我这个月的低保怎么没了?”老太太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没了低保,我可怎么过?你们倒好,整天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白白拿着工资,当然不知道老百姓的苦处。”此时,她感觉心里像火山一样灼热,猛地站起来,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谁白白拿着工资了?我们的辛苦你们知道吗?”终于爆发了,老太太不干了,涨红了脸,轮着手臂站起来,“你这个年轻人什么态度?我们群众的事就是大事。”她耳朵嗡嗡作响,泪水在眼里打转,强忍着没有掉下来。一回头,刚去上厕所的陈主任站在门口,也许,刚才的一幕她看在眼里。只见她径直走向老太太,“老姐姐,你先坐,有啥难事给我说说。”边说边轻轻拍拍老太太的肩。然后倒了一杯水递给老人。这时,老人的情绪有了些许的稳定,顺势坐到了沙发上,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陈主任边点头,边在本上记录着,等老人说完,她沉思了片刻,就说“你反映的情况我都记下了,你把联系方式留下,事情有结果了,我们一定给你答复,你看这样行不行?”老人站起身握住了陈主任的手,“大妹子,你一定要帮我查清楚,我就靠着这些钱过日子呢。”两人说着话,陈主任就把老人送出了门,边走边嘱咐着什么。 

    她呆呆地站在桌边,看到回来的陈主任,低下了头。陈坐在对面,轻声问道:“小张,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此时的她,肆意地让眼泪流了下来,过了许久,才将昨晚的事说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许是有什么误会吧,好好和老公沟通一下。另外,老百姓如果没有难事,也不会来找咱纪委,接待的时候最需要的是耐心和责任心,切记不要把自己情绪带到工作中来。”来信访室两个多月了,直到今天,她才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小女人的可爱,往日工作中的点点滴滴浮现在她眼前,陈姐在接待群众时的一杯热茶、一句问候、一次握手、一个温暖的眼神……这一切其实是在安抚一颗颗焦灼的心灵。她往日的自持清高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下班了,当她敲开自家的门时,迎接她的是丈夫布满血丝的眼睛和倦意的脸,以及看到她时的惊喜。通过与丈夫沟通,消除了误会,她的心一下子变得晴朗起来。 

    走在上班的路上,她想今天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陈姐泡一杯热茶,从今天开始,每天给陈姐泡茶。泡好了茶,静静等候。过了许久,才看见大王一脸落寞,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办公室,没等她开口就说:“陈姐回老家了,再也不会来上班了。”“为啥?”原来,陈姐患糖尿病多年,一直靠药物和打胰岛素控制,最近引发并发症,视力模糊,胃和肾都出现了毛病,已送进了医院。听完大王的话,她惊呆了……看着对面空荡荡的桌子,以及冒着热气的茶,感觉周身的血液凝固了,许久,大颗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喉咙哽咽着,终于忍不住,趴在桌上放声大哭。这种感情是最真挚的,这也是生活最本真的模样。 

    是的,来这个单位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陪伴她最多的就是陈姐善意的笑容和温暖的眼神,每每遇到上访的群众,她总是热情、从容的接待。她也想起了那副新配的眼镜,以及每天吃的小药丸。她真的难以想象身患重病的陈姐竟然是那么的淡定与从容。也许只有工作才能让她忘记病痛吧!她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她知道,这个瘦小的女人身上有着她所远远不能及的力量,她也想起了自己以前耍小聪明时得意的模样,感到无比的羞愧与自责…… 

    她最后一个下班了,走过一楼大厅,大屏幕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几个红红的大字格外耀眼,她的心就像一池平静的湖水被投入了一颗小石子一样,泛起了层层的涟漪,然后一圈圈向四周荡漾开去。此时,她懂得了纪检人的初心和使命是什么了……


编辑: 责任编辑:马少华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77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