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文化 >

暮色

西边映出了彩霞,低垂的夕阳缓缓沉入北山,此时天空依然明朗。游人渐已散尽,园中几乎无人,我独坐在湖边的长条椅静静聆听林中鸟儿的鸣叫,湖中时不时传来清脆的蛙声,转身回望,只见得碧绿的湖水在落日的余晖中越发显得妩媚迷人了,但却寻不到蛙声来自何处。一只野鸭悠闲无拘地从眼前游过,身后还有几只破壳未久毛色灰彩相间的小野鸭紧紧追随,顷刻涟漪四起,挤皱了一池湖水,波光轻漾了。 前方便是一方池塘,池水浅浅,片片莲叶覆满池塘,塘中盛开着几朵粉色、白色的莲花,玲珑秀雅,香气溢远,不妖不蔓,清幽高洁之色隐约萦绕其间。古人云,此物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在我闲适就座的长椅四周有几棵参天的老树,树皮粗裂,躯干粗壮,树冠巨大且蓬开,方圆一片荫荫若盖,遮住了头顶的天。 忽然林中的鸟儿躁动起来,聒...



临夏牡丹行

◇毛天兵 作为临夏人,没有不爱牡丹的道理,我自然也是。五月初,正是牡丹花开的时候,满城竟是牡丹香。 紫斑牡丹以香味著称,远远地看见花,便会闻到牡丹花的香味,让人心生怜爱。而爱牡丹、赏牡丹已成为临夏人五月最大的乐趣。在一个个牡丹园里,络绎不绝的游人观赏着牡丹花,拉家带口、拍照留念。幸好这两年临夏的牡丹栽培有了快速发展,我们得以在临夏各处看到大面积的牡丹花。 牡丹常与富贵联系在一起,这也是临夏人喜欢在自家院子种植几株牡丹的原因,富贵相连,是每个中国人的愿望。记得太奶奶的一张照片里牡丹花开得香艳夺目,虽然是黑白照片,但依旧掩不住花的耀眼。 在老家院子的堂屋门前,左右各种着几株牡丹。爷爷是个爱花的人,在我小时候,他经常在不大的花园里摆弄着牡丹,尤其是春天,偶尔压上一支两年生...



《给家人的书札》一诗到底是谁写的?

千里捎书为一墙,让他五尺有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这首诗一向被认为是明代兵部尚书王竑写的。但无独有偶,清代安徽桐城人张英也写过一首类似的诗歌: 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仔细研读这两首诗,文字基本相同,略有差异。不同点有三处:第一,王竑诗第一句“捎书”改为“修书”,“为一”二字改成“只为”了;第二,王竑诗第二句“五尺”改为“三尺”了;第三,王竑诗第三句“万里长城”改为“长城万里”了。从这两首诗的主旨看,也完全相同,都是主张礼让邻居的。这两首诗都演绎出了一个礼让故事,形成了两个“仁义巷”:一个在甘肃临夏市,一个在安徽桐城县。那么人们不禁要问:《给家人的书札》一诗最初到底是谁写的?是王竑还是张英?相应的,两个“仁义...



包谷

农历十月中旬左右,就得收拾地里的包谷。 天麻麻亮,父亲醒来后就大着嗓门开始叫:“起来了——起来了,去砍剁地里的包谷。”睡的人听见了,揉揉惺忪的眼睛,磨蹭一会儿,就起来了。院里的果树、屋脊、远山,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清脆的鸡鸣从左邻右舍农家院落里传来,此起彼落,时远时近,漫过整个村庄的上空。父母已走了,我和弟弟随后戴上各自的手套,拿着镰刀、锄头、菜刀,迎着霜寒,沿着田间小径,朝老坟的包谷地走去。 霜已落了下来,白白的一层,屋瓦上、土墙上、树枝的枯叶上、土路上,到处都是。风比先前冷多了,嗖嗖嗖吹来,使人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到了老坟,见直直的密密的包谷秆立着,这里一块,那里一片。站在包谷地这边,望不到另一边。风似乎藏在地里,又似乎从地头儿那边刮过来,哗啦啦一声响,稍停,...



桃花开了

春风里,黄河边的桃花开了。 桃花,一定是这个季节里第一个怀春的少女了。你瞧,那刚刚绽开的花朵多么像她粉嘟嘟的笑脸,一点胭脂从花蕊里蔓洇开来,红了她白皙的两腮;你看,那一丛丛的花蕊仿佛就是她美丽的毛洞洞眼睛了,直截了当地将心底的爱写进了春天的眸子里。 三月的桃花,真美!养眼、入心,所在之处即风景。桃花盛开的时候,竟然让古老的黄河也心潮澎湃起来,并且一泻千里,直接将桃花的心声倾诉给了心仪的大海。 当满天的桃花在空中飘舞,总令人思绪飘得很远,一些女子,比如息妫,会在那一片粉嫩的花海之中,淡淡地浮现出来。 息妫是春秋时期息侯之妻。一次到蔡国探望姐姐,姐夫蔡哀侯对她失仪无礼,息侯一怒之下,引楚兵入境,灭了蔡国。成为阶下囚的蔡哀侯嫉恨息侯,便在楚文王面前极言息妫的美色,说她“目...



走在脱贫攻坚的道路上

走在脱贫攻坚的道路上,我们倾听着基层党员干部与人民群众亲切交谈的声音:你们听!他们在一村一村的入户、一户一户的摸底、一人一人的核对、一条一条的更正。那不是固守,是出击、是征战、是战天斗地!一位干部说:我们这个战场,不分官的大小,不分人的老幼,都在一样地战斗。一位干部说:面对全州220万各族人民的热切期盼,面对我们庄严立下的军令状,时不我待、刻不容缓,我们只有吹起号角、擂响战鼓,奋力拼搏。一位干部说:在这特殊的历史时刻,我们肩负着深沉地使命和历史的重任,只有拿出敢死拼命、背水一战、滚石上山、攻坚拔寨的决心和勇气,向深度贫困堡垒发起总攻,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坚决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才能回报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对我们的亲切关怀,才能不辜负省委、省政府和各级组织对我们的关...



和政,用一天的时光游走

土地总是造化得惟妙惟肖。有的地方看似有路,可脚步终究难以行进;有的地方掩映奇绝,而落脚处又是广阔天地。只要是落脚之处,总能泛起心底或深或浅的涟漪,更何况游走在故乡的土地之上。 一日清晨,行进在和政的山山水水间,走遍了乡里的角角落落,而这一路上除了完善数据资料和工作任务外,对于我来说脚下的都是景色,眼中皆是美丽。 在七月的乡间,土地中溢散着牛粪被细雨润湿过的味道,却算不上难闻。在这个季节,农民们比以往起的更早了,在田间各种庄稼竞相生长,麦子地里成排的农民从墙角取下的打磨干净锈迹的锋利的镰刀,当镰刀落处,成捆的麦子摞起了丰收的垛子,农民脸上的汗水和笑颜是老天对他们最欢喜的犒赏。 在庄稼地的尽头,远远地就可以看见坐落着两三户人家,当我们准备好徒步过去时却发现水泥路直通到...



牡丹月里来

红心朝阳王援朝 摄 “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唐人李正封的两句诗一出,牡丹有了“国色天香”的美誉。 “牡丹,花之富贵者也。”宋人周敦颐《爱莲说》中的这句话出世以后,牡丹一直被国人视为富贵吉祥、幸福美满、繁荣昌盛的象征。不仅如此,牡丹“不特芳姿艳质足压群芳,而劲骨刚心尤高出万卉”的高贵品格,更使人们对她推崇备至。 国人爱牡丹,临夏人尤甚,他们对牡丹之爱已渗透到了骨子里。农村的每个庭院中,都广植牡丹,多则四五十株上百株,少则三五株,家家为习俗,人人迷不悟。栽种牡丹,承先启后,祖祖辈辈,乐此不疲。如果哪家不种几株牡丹,是要遭到左邻右舍嘲笑的。“家无牡丹,羞对祖先”是临夏农人常说的一句口头禅。 就是在城镇,只要在楼前屋后有一丁点儿空闲的地方,人们也会开辟出来栽上几株牡丹呢。...



达板山水

一个地方若有了山,有了水,就有了生气、灵气。“堪舆学”上说:“山环水抱,则有气,有气则灵”。对于地处西北边陲的东乡而言,达板则有这个福气,既有山又有水。山者,凤凰山、卧龙山、葡萄山、照壁山、黑石山;水者,洮河是也。唐人刘禹锡在《陋室铭》一文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达板傍山依水,可是这里既没有什么仙在此修炼成道,更没有什么龙在此显灵,有的只是厚重的黄土,有的只是起伏的山峦。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孕育了灿烂的华夏文明。作为黄河一级支流的洮河,源出西倾山,出岷县北折后一路而来,位于西岸的达板,其山水姓黄,就是这山、这水成就了厚重的历史、灿烂的文化。龙、凤凰,这是中国人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吉祥图腾,寄托着中国人的精神价值,有龙有凤,龙凤呈祥,演...



柳树,柔情似水

今年春节过后,因疫情原因,我从县城回到乡下。一来,蜗居在县城的楼上实在憋得慌;二来,乡下的家里也有些活儿要干。 每一次回到乡下,眼中所见的总有些微妙变化。“春分”这一天,我晨起散步,就看到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只有东方浮现出太阳的火红色曙光。我伫立于堤坝上,欣喜地看到,堤坝内种植的大片柳树微微泛着绿色。那绿,近觑,则似无色;远瞧,则一大片绿意扑眼而来,真像是在空气中泼洒了一缕缕绿色染料,此刻,瞬时,眼前的绿,一下子把我的心也拨绿了。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这是人们咏柳树的诗句。柳树,在我国极为常见。它不择地势,随地长成大树。它根系发达,生命力顽强。但也许是它吐绿时若隐若现、似无实有,文人墨客们常用娇羞的美女来形容它,因为它有那葱翠的枝条。那碧绿的柳枝像美...



微微

下班时,突然看到院子里的桃花落了一地,风一吹,卷起一层粉色的平静,这才意识到,春天来了。最近的春雨总爱搞个突袭,刚刚抬头还是阳光万里,一转身,大片的雨滴就打湿了车窗,浸润了土地,倾盆大雨下个不停,却还是没能冲刷掉今年的“乌云”…… 以往觉得,四季更替总有时候,不喜欢的季节不能迫它溜走,喜欢的季节也不能求它逗留。虽然这里的春天总会伴随着漫天的沙尘,但我从未像此刻这样,迫切地期待春天能来的猛烈些,我恳求春天能带走些什么,磨人的病痛又或是失去的悲伤;我期待春天能播种些什么,崭新的生命又或是发光的希望;我祈祷春天能留下些什么,持续的记忆又或是沉甸甸的爱意。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抗疫之战打响,国家一声号令,全国人民静守家中,春节之际,不走亲访友,不出门聚餐,不给国家和社...



大夏河畔水鸟归

◇马学英 又一次,来到大夏河边,我们去看鸟。 太阳向西坠去,晴朗的天空浮动着几团灿烂的云霞。惠风徐徐,如丝的柳条轻轻摆动。游人稀少,相安若素。 向阳的堤坡上,那些疏落的空枝上开起了细碎的花蕾。黄的,白的,还有更多红色的花苞,鲜嫩娇媚,在微风中轻轻颤抖,暗生幽香,透露着春的讯息和盎然生机,让人不由心生欢喜。 穿过绿化带,来到河边,眼前顿时开阔起来。金色的夕阳洒在宽旷的水面上,波光粼粼,耀眼夺目。映在水中的云,像在水底流动,风姿绮丽。 放眼望去,成群的白鸟,浮在平静的河上,轻盈地游来游去,悠闲安然。这些天地间的精灵,自如地伸缩脖子,摆动着长长的喙,在水里不停觅食。有的把黑色的头扎进水里,猛然摆动几下,溅起一片片水花。一方水域,俨然成了鸟儿的家园。前两天过来看鸟,太阳已经落...



在“雪国”大墩峡:做一只《诗经》里翻飞的黄鸟

(接2020年3月21日4版)游人的仰观或遥望,近看或远视,时而感叹时而赞美,其神情神态及深情的庄重或幽默,可以拍一部大自然与灵魂低语的系列集。其实,众人也是灵动的景,在大墩峡与冰雪互为欣赏,淡然之美与流动的冰清玉洁,被摄影家定格、被画家临摹、被诗人咏吟、被舞者模仿,成全彼此。 擦肩的游人,此时将陌生甩到角角落落,寒暄,搭话,自拍或相互帮忙,无论是举着千奇百态的冰柱,或是指着一挂葡萄串一样的冰雕,热闹,喧嚣,叽叽喳喳与欢呼,自成一派,似行书或草书的一气呵成,又似楷书与篆书的浑然天成,动静相宜出冰冷又宣腾腾的美。晶莹,剔透,刀削斧砍的恰到好处,无论是鸟兽或植物,在七分的想象里动之静之,感之叹之,念之赞之,抒情的自然又舒朗。 很多游客钟情玻璃桥,所以套鞋套,攀上玻璃桥,眼界开阔...



七律·忆永靖奇遇

2019年4月26日带队赴甘肃省临夏州扶贫,途经永靖县城用晚餐,突遇30年一见的特大暴雨冰雹风灾。特忆记! 一路阳光永靖行,甫停酒肆忽轰鸣。飞冰滚滚狂飙啸,骤雨哗哗粉黛怔。满目疮痍原野泣,专骑无恙旅程轻。州人皆叹传恩报,奇遇不奇天有情。...



把你们的名字写进家乡春天的诗里

“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 多少年了,这首经典的《在水一方》仍常常在耳畔回荡,绿草苍苍,白雾茫茫,那在水一方的女子,让多少人魂牵梦绕,百转千回。 不一样的逆流而上,却折射同一样的人生信念:“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都愿如勇士般逆流而上,一路前行,追逐心中的梦想……” 你们就是新时代追梦路上的一个个勇士。 这个春节,你们义无反顾地出征武汉,以逆行者的身份一路前行,目的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使命,并凯旋而归,在家乡的春天里,与家人、朋友和身边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们一起看山看水看家乡无限美好的春光。 默默地决定,默默地出发,默默地工作,又默默地在一线解除一个又一个被新冠病毒侵袭过的身体,这一切都在默默中进行,没有一丝豪言壮语。 有人说,你们...



从北城根到城郊

为临夏的美术教育,准确地说是为临夏中学和曾经的临夏师范的美术教育写点文字的想法由来已久,但苦于能力与水平所限拖至现在。真切地说,这两所学校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地方,三十年前,临夏师范是我梦开始的地方,而现在我即将在临夏中学终老余生,冥冥之中觉得似乎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绕不开那些曾经的人和事。 据文献记载,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这两所学校曾有过短暂的交集,共享过“国立西北师范学校”的校名,其后,国立西北师范学校在临夏城郊独立办学,两校各处在城北、城东。时隔半个多世纪,也就是2013年秋,两校再度合并,是殊途同归还是再续前缘?历史总是这样捉弄人,曾经培养临夏师资的摇篮最终在并入临夏中学的那一天起,成了永远留在临夏人记忆深处的一道辙,道不尽喜悲,说不清离合…… 地处城北的临...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