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史话 >

走进积石关的文人们

2020-08-11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董克义  点击数:

今日积石峡雄姿


积石关不仅是古河州一处非常重要的军事关隘和底蕴丰厚的著名人文景观,还是一处耀眼的文化地标,历代文人骚客的朝圣之地!

一、地险天成

积石关坐落在甘肃省临夏州积石山县大河家镇关门村,地处巍峨的积石山麓,积石峡东口。它地险天成,南倚巍峨高耸的积石山峭壁,北临浊浪滔滔的黄河深渊,背山面水,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关内为甘肃省积石山县,关外为青海省循化县,隔黄河与青海民和县相望,历来是丝绸之路和唐蕃古道要隘、军事之要地、甘青之门户。

积石关的西端,是黄河上游著名的峡谷——积石峡。这是一条长约25公里的峡谷,深邃、险峻、神奇、壮丽。进入积石峡,黄河两岸山势峭拔,绝壁千仞,如刀削斧劈;危石险峰,横出天际,大有将崩欲倾之势。峡谷重岩叠嶂,遮蔽天日,深邃幽深。峡中黄河急流奔湍,洪涛巨浪,声震如雷,浪拍石崖,生云吞雾,滔滔东去,一泻千里。

二、大禹导河的源头

积石关如此耀眼和声名远播,首先在于它是大禹导河的源头。我国最早的地理书《尚书·禹贡》云:“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入于沧海”。《史记·夏本纪》载:“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大禹导河的千秋之功开始于积石,大禹完成惊天动地的治水大业,积石也因此名垂千古,扬名天下。史籍记载和传说都说积石峡是大禹治水时凿成的,积石峡绝壁上层层叠叠的崖壁纹路,传说是大禹导河时留下的斧痕。直到今天,积石峡中还有许多大禹导河传说的遗迹,如禹王石、禹王洞、大禹斩蛟崖、骆驼石、天下第一石崖等。为了纪念大禹治水的功绩,明朝弘治庚申年(公元1500年)官府在这里修建了禹王庙,原址在积石关外;明嘉靖四年(公元1525年)移至关内,在今积石关内积石山县大河家镇关门村黄河南岸台地上。明清官府多次重建或修葺禹王庙并派官员按时致祭。可惜禹王庙在清光绪年间毁于兵燹。

三、军事之要地、甘青之门户

积石关自古以来是军事之要地、甘青之门户。

历史上,很早已在这里设置县、军、州、驿站、关隘。积石关以东约2.5公里的黄河二级台地上是汉河关县遗址,唐代为积石军城,这是“积石”二字首次出现在军事编制和设施上。金、元时为积石州城,这是“积石”二字首次出现在行政编制上。明朝时为长宁驿站,当时在驿堡内设陕西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行馆各一所。在积石关以东约4公里的大河家镇大河村的黄河渡口,过去称黄河上渡或临津渡,前凉时张轨在此置临津县,隋置临津关。明嘉靖《河州志》载“两山如削,河流其中,西临蕃界,险如金城,实系要地。隋置临津关,命刘权镇之,唐李靖伐吐蕃经积石,宋元立积石州,洪武改为关”。隋大业五年(公元609年),炀帝为了消灭突厥和吐谷浑,统一华夏,带后妃、侍从和40万大军御驾亲征,浩浩荡荡从长安出发,经陇西、狄道、河州,从临津渡渡过黄河到西平(今西宁),吐谷浑部落十余万人降隋。再越大斗拔谷山口(今甘肃民乐县扁都口)至张掖,结束张掖的活动后原路返回,从临津渡过黄河回长安,并命刘权率军镇守河源郡积石镇(今积石山县大河家)。考史志记载,积石关和临津关应该不是同一个关,不在同一个地方。临津关应在大河家镇大河村的黄河渡口,二者相距不远。《水经注》载:“河水又东,临津溪水注之,水自南山,北经临津城西,而北流注于河,河水又东,经临津城北,白土城南”。

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御史大夫邓愈统帅大军攻克洮山、岷山、河州后,在河州设置二十四关,积石关为第一大关,筑有扼控咽喉的宏伟关门及碉堡、哨所。在积石关的南山峰上,筑有号称“积石锁钥”的墩堡。墩系明代所筑,为守御积石关的烽堠墩台之一,此村也以大墩为名。堡系清咸丰十一年(公元1861年)河州知州赵桂芳驻防积石关时在原墩基础上所筑,取名静安堡。堡门嵌石质“积石锁钥”匾额。

明洪武设置积石关,当时设官1名,兵50名把守,一年一换。后积石关等大关设兵丁50名,中小关设丁五、六人,仍一年一换,轮流驻守。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年),河州牧顾尔昌团练乡勇分布各关隘,二十四关集成185队,共计马步乡兵9644人。清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裁以塘丁把守”,设有把总1人,士兵6人。到民国初年把守官兵全部裁撤。

积石关依山而建,北临黄河,南依积石山,关墙依山势而筑,延伸到山巅。设有关门和关楼并驻军营房。到民国初年把守官兵裁撤后逐步被毁,现在只能看到一段残存的关墙延伸到半山间。

积石关,在中国历史上是中原农业民族与青藏高原少数民族的分界线,是中原王朝与羌、鲜卑、吐谷浑、吐蕃、西夏、蒙古等部族争夺的军事要地,这里发生过许多残烈的战争。汉朝,羌、汉长时间的争夺战、拉锯战在这里展开,汉将赵充国、李息、耿恭、马防、马贤、段颎、夏侯渊、张郃等多次用兵河湟,这里曾是主战场。隋炀帝讨伐吐谷浑“出临津关,渡黄河,至西平”。唐兵部尚书侯君集率军过临津,攻打吐谷浑;卫国公李靖在此驻军,哥舒翰伐吐蕃收黄河九曲。宋与夏、金,金与夏,元与金曾激烈血战,争夺积石州。近代史上,这里也战火屡燃。清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五月上旬,循化撒拉族反清军韩奴勒部攻入积石关,防守积石关的凉州练军管带王正堃尽弃粮饷、军械,不战而逃;下旬,韩奴勒部又率4000多人复攻积石关,展开血战,双方伤亡惨重,清军提督李日新、总兵刘润山阵亡。清末、民国,马占鳌、马廷勷、马全钦等都曾在积石关驻兵防守。自古至今,这里干戈不息,屡为战地,上演了一幕幕历史壮剧。

积石关东口的大河家还是明代河州茶马互市的主要榷场,即市场。据有关史料记载,河州的茶马互市早在北宋便开始,元时设茶马互市机构,收“番货”引入市场进行贸易,禁止走私,“蜀茶总入诸番市,胡马常从万里来”,使茶马贸易迅速发展起来。明王朝将茶马贸易制度化、系统化,并作为国家的一项大事,采取国家高度集权下的垄断管理经营方式,使茶马贸易趋于成熟,达到昌盛。当时,管理有茶马司、茶课司,验茶有批验所,巡茶有御史,中茶有引由,出茶有地方税,贮放有茶仓,管马有苑马寺。有关河州茶马司的建立时间,明嘉靖本《河州志》记载“洪武五年,设立茶马司,抽分茶商,比对金牌易马”。据《明一统志》载为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设大使、副使各一员,主司“收放茶斤,招易番马,给以边操”之事,积石关被定为汉番互市之市场。《甘肃新统志》载“上马茶一百二十斤,中马七十斤,下马五十斤”。从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起,明王朝实行金牌制,颁发金牌信符,当时全国共颁发41面,其中给河州纳马番族的达21面。《甘肃通志稿》载“河州必里卫西番二十六族,给金牌二十一面,纳马七千七百有五匹”。

明代,为了加强茶马贸易的管理,派出要员进行巡察,曾派大量近侍、钦差、御史,甚至还派出尚书、公卿巡察管理,有时三月一遣,有时半年一差,有时三年一次钦差。从零星资料收集到,明初派到河州一带督理茶马有名姓者有尚书一名,公卿一名,布政使一名,近侍宦官三名,御史十二人,无姓名者达数百人,这些人大部分到过积石关。

四、走进积石关的文人们


禹王庙遗物


由于积石关的雄奇、险要和壮丽,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交通、军事上的地位,以及大禹导河源头和禹王庙丰厚的文化底蕴,自唐后,特别是明以来,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朝廷命官、文人骚客走进积石关,游历壮美河山,凭吊大禹,并留下了一首首赞美雄关、歌颂大禹的优美的宝贵诗篇,使积石关更具丰厚的文化底蕴,成为一处著名的人文景观、耀眼的文化地标和历代文人骚客的朝圣之地,更使积石关声名远播,千古流芳!

走近积石山的大文人中,最早的要算东晋才子成公绥了。检索文献史料,我们看到的最早描写积石山的诗赋要属成公绥的《黄河赋》。这篇赋对黄河的歌咏大气磅礴,气势雄浑,可谓咏黄河的上乘之作。特别是开头四句“览百川之洪壮兮,莫尚美于黄河。潜昆仑之峻极兮,出积石之嵯峨”为歌咏壮美黄河之千古名句,文中提到“积石”二字。从整首作品来看,作者应该到过青海或甘肃的积石山一带。

成公绥,字子安,东郡白马(今河南省滑县境内)人,生于魏明帝太和五年,卒于晋武帝泰始七年。史书载他幼而聪敏,博涉经传,有俊才,辞赋甚丽。张华颇重他,每见所作文,叹服以为绝伦。荐之太常,征为博士,后为秘书郎、秘书丞、中书郎。

黄河赋

览百川之洪壮兮,莫尚美于黄河。潜昆仑之峻极兮,出积石之嵯峨。登龙门而南游兮,拂华阴于曲阿。凌砥柱而激湍兮,逾洛汭而扬波。体委蛇于后土兮,配灵汉于苍穹。贯中夏之畿甸兮,经朔北之遐荒。历二周之北境兮,流三晋之南乡。秦自西而启壤兮,齐据东而画疆。殷徙涉而永固,卫迁济而遂疆。赵决流而却魏,嬴引沟而灭梁。思先哲之攸叹,何水得之难量。

到了唐代,高适是到过积石山的最著名的诗人了。高适(约702年~765年),字答夫,一字仲武。渤海蓨崀(今河北景县)人。早岁家贫,客游梁宋间,落拓失意,后荐举有道科,任封丘尉。后应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之邀,入幕府掌书记。安史之乱后,被拜为左拾遗转监察御史,佐哥舒翰守潼关,累官至淮南、剑南节度使,官至散骑常侍。有《高常侍集》十卷。高适有一首《同吕判官从哥舒大夫破洪济城回登积石军多福七级浮图》的诗,这首诗作于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哥舒翰打败吐蕃途中,是诗人和吕判官(指吕湮,时为哥舒翰幕府度支判官)同登积石军七级宝塔,奉和吕判官之作。这里的积石军指积石军城,在积石关东口的大河家镇康吊村黄河二级台地上,为原汉河关县遗址,唐高宗仪凤二年(公元677年)置积石军,属陇右道管辖,有兵七千人,马一百匹。

同吕判官从哥舒大夫破洪济城回登积石军多福七级浮图

塞口连浊河,辕门对山寺。

宁知鞍马上,独有登临事。

七级凌太清,千岩列苍翠。

飘飖方愚目,想像见深意。

高兴殊未平,凉风飒然至。

拔城阵云合,转旆胡星坠。

大将何英灵,官军动天地。

君怀生羽翼,本欲附骐骥。

款段若不前,青冥信难致。

一歌阳春后,三叹终自愧。

唐代有一名叫胡曾的诗人给我们留下了一首《题积石》的诗。胡曾(约840年~?),号秋田,唐邵州邵阳(今属湖南)人,以关心民生疾苦、针砭暴政权臣而著称。《唐才子传》称赞他“天分高爽,意度不凡”。初累举不第,咸通中,始中进士。尝为汉南节度从事。高骈镇蜀,辟为书记。他曾居军幕,每览古今兴废陈迹,慷慨怀古,作《咏史诗》三卷。下面的这首《题积石》应是游历积石而作,追述了博望侯张骞渡过临津渡(今大河家黄河渡口)出使西域的事迹,描写了积石峡中“黄河之水天上来”的雄姿。这首诗录自明嘉靖本《河州志》,把作者标注为明代。查有关史料,明代没有胡曾这样一个诗人或者官员,应是编纂者失误。

题积石

博望沉埋不复旋,黄河依旧水茫然。

泓流欲共牛郎语,只得灵槎送上天。

元代,杨仲弘是走进积石山的一位著名诗人。杨仲弘(公元1271~1323年),名杨载,字仲弘,浦城(今福建浦城县)人,元代中期著名诗人,与虞集、范梈、揭傒斯齐名,并称为“元诗四大家”。延佑二年进士,授承务郎,官至宁国路总管府推官。他留下的一首《题积石》诗,不仅描写了大禹导河凿积石峡、疏浚黄河的历史功绩,而且反映了河州历史上风云际会、鱼龙变化、龙争虎斗、战争不断。

题积石

禹功疏凿过殷勤,宇内山川自此分。

元气混沦通地脉,孤光迢递贯天文。

母金伏土秋当孕,阴火潜渊夜欲焚。

多少鱼龙争变化,总归西北会风云。

走进积石关最多得要数明朝的文人学士和官宦了。根据临夏历史上第一部地方志——明嘉靖本《河州志·文籍志》的记载,明朝到过积石的达16人之多。这些作者之中,有朝廷显宦高官、巡边大吏,有谪居河州的重臣、幕僚,有名倾当朝、千古流芳的文人学士。如明曹国公李景隆,明御史李玑、范霖、张涣、沈越、张鹏,都御史杨一清,副使王锦、吴铠,谪居河州的大学士解缙,有刑部主事谪职任河州同知的鲍龙,河州儒学教授高弘等。这些诗作大多以《题积石》和《禹王庙》为题,讴歌和缅怀了大禹导河积石的不朽功业。

明代走进积石关的学人声名最显赫的要数解缙。解缙(公元1369~1415年),字缙绅,号春雨,江西吉水人。明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进士。历任翰林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直文渊阁、预机务。主编《永乐大典》《文献大成》,着有《古今列女传》《文毅集》《太祖实录》等。因仇家所陷害,曾被贬河州、广西、交趾,后下狱致死,年仅四十七岁。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解缙被贬河州礼房吏,两年的时间写下了许多著名诗文,据张思温先生从《解学士全集》和明嘉靖《河州志》辑录,共存文15篇,诗78首。期间,他曾到积石关游历,写下了《题积石》:

积石唐家节度城,吐蕃羌帽帐纵横。

而今河水清无底,时有游人月下行。

这首诗中的首句是指积石曾是节度使驻节或屯兵之地。“节度”,即节度使,官名,这里指哥舒翰,据明嘉靖本《河州志》载:“哥舒翰守河州,以王忠嗣所败,入朝陈攻守计,奉命兼拜河西节度使。每岁积石麦熟,辄被吐蕃获之,无敢御者。忠嗣遣将先伏兵于其侧,虏至从其后夹击之,无一人得逃。自是吐蕃不敢犯我西鄙。”第二句中的“羌帽”,指羌族,从中可以看出明初还有大量羌族尚未同化,同汉、吐蕃等民族生活在这里。这是一首写积石的非常有名的诗作,具体描述了积石当时之情形:黄河水清,社会稳定,民族和睦,人民安居乐业。

李景隆是较早来到积石关的高官,他是督理茶马事宜来到这里的,当时河州设有茶马司,积石关内设有茶马互市的榷场。李景隆来河州之时,解缙也被贬河州,据明嘉靖《河州志》载:解缙“诗文草书,遗留甚多,曹国公李景隆录其《登华岳》以闻,复诏为翰林待诏,永乐初升学士,遂大用。”

李景隆,生卒年不详,盱眙(今江苏盱眙)人,曹国公李文忠之子。年轻时喜读兵书,举止雍容,深得明太祖的看重,于洪武十九年(公元1386年)袭爵曹国公。他多次到湖广、陕西、河南等地练军,还一度负责与西番的茶马互市贸易,后掌管左军都督府,加太子太傅。靖难之役时,李景隆被拜为大将军,率朝廷军队征讨燕王朱棣,结果兵败,丧师数十万,以致攻守形势逆转,最终被夺职召回。成祖继位后,封太子太师,赐功臣勋号,加柱国、增岁禄,列于群臣之首。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遭到周王、成国公、刑部尚书、吏部尚书、礼部尚书等人连番弹劾,被削爵圈禁,永乐末年去世。

李景隆来到积石关督理茶马事宜时留下著名的诗作《题积石》,描绘了积石关一带的优美景色。他走马看山,黄河滔滔东去,大雁高飞,鹿眠芳草,秋高气爽,风光如画:

驻马看山望眼宽,九秋月色灿晴峦。

黄河水急湍声壮,积石关深树影寒。

雁度边城天共远,鹿眠芳草雪初干。

五云归路知何处?犹向西风独倚阑。

李玑是来积石关的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这位颇具文化情怀的官员安排地方官员修建禹王庙,为河州增添了一处著名的人文景观。李玑(公元1479~1566年),字邦在,号西野,丰城人。登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有《西野遗稿》十四卷行于世,凡文十卷,诗三卷,杂著一卷。据明嘉靖《河州志》中吴祯撰写的《禹王庙记》记载,明弘治庚申(公元1500年)十月,时任侍御(派遣监察御史巡察地方的官员)的李玑到积石关巡查,看到积石关的壮美景色,听到或想起大禹导河积石的伟大功绩,即兴著文赞曰:

“美哉!山河之固,金城形胜,莫有过此者,皆大禹圣人之功也。惟功在天下万世,神亦在天下万世。神既无往而不在,祀亦无往而不举。”

于是李玑安排当时的河州守备蒋昂创立禹王庙,为积石关、也为临夏增添了一处著名的人文景观,以致后世文人墨客络绎不绝慕名前来领略积石雄关,凭吊大禹神功。当时的禹王庙在关外,到嘉靖甲申年移至关内。他来积石关巡察,还留下了著名的《题积石》诗,歌颂了积石山和积石关的巍峨险峻,追忆了大禹导河功绩。

题积石

地险天成第一关,嶷然积石出群山。

登临慨想神入泽,不尽东流日夜潺。

张鹏,字腾霄,号拙庵,世为保定涞水人。他是来到积石关的职位最高的官吏之一,曾官拜兵部尚书。景泰辛未,登进士,授山西道监察御史。己亥,监南和伯军,之湖广。丙子,清理京畿马政。天顺丁丑,被诬构,谪戍辽东铁岭卫,寻改广西南丹卫。宪宗即位,召复旧官,第二年擢福建按察使。戊子,擢巡抚广西左佥都御史。辛卯春,复改都察院总督漕运兼巡抚淮扬等处,随擢右副都御使巡抚宁夏。丁酉,召为兵部右侍郎,寻转左。壬寅,特拜兵部尚书。甲辰,进阶资政大夫加太子少保。孝宗即位,诏进资德大夫正治上卿。他曾巡察积石关茶马互市,留下《题积石》《长宁驿》两首诗,描绘了积石关、长宁驿的景色,讴歌了大禹在积石关治水的功绩。

题积石

积石山前河水流,天空雪淡野烟浮。

浪翻猛雨鱼龙斗,岩转西风草木愁。

翠巘中分夷夏壁,丹崖半落帝王洲。

神功圣德昭无极,万古生民仰惠休。

长宁驿

道上孤城驿上关,马蹄愁度乱峰山。

怀乡恋阕情何极,注目中流水势潺。

胡彦,生平不详,曾任山东道监察御史、太常博士等职。据明嘉靖本《河州志》记载,嘉靖丙午(公元1546年),他任山东道监察御史时奉朝命巡察西北,到积石关禹王庙祭祀大禹,并亲撰《禹王庙祭文》,这篇祭文收录在《河州志》中。

张涣是直隶定州(今河北定县人),嘉靖十七年(公元1538年)进士,他是以甘肃巡茶御史的身份来到积石关,饱览积石壮景,到大禹庙凭吊大禹,留下了《题积石》和《禹王庙》两首诗,描绘了积石峡的雄奇险峻,歌颂了大禹导河治水的功绩。

题积石

天上黄河天际周,凿山原自此山头。

两崖丹峭千寻壁,一带横看万里流。

昼夜风雷恣喷薄,古今日月与沉浮。

追游漫有穷源兴,欲向昆仑问十洲。

禹王庙

积石山前庙貌尊,使臣经此事蘩苹。

云旗风驭神如见,玉字金书秘可论。

水上八年躬四载,地中九曲道三门。

迩来澜到纷成说,砥柱独瞻万古存。

王锦,字在中,生于明永乐八年(公元1410),宣德五年(公元1430),举进士。官襄垣知县,升蓬州知州,有政声,民呼“硬头王”,后转济肖、池州同知,后升山东佥事、莱州兵备道等。《河州志》录这首诗时注明副使。副使是明初所设按察司的副长官,正四品,其职掌一为按事分巡察兵备、学政、海防、清军、监军等,一为按地区分巡察、俭视刑名按劾等。他到积石关可能就是巡察兵备。巡察积石关后,王锦留下《题积石》,这是一首咏积石的著名诗作,不仅描写了积石峡的雄奇险峻,黄河的惊涛澎湃,更叙述了大禹治水导河积石的来龙去脉、艰苦经过和丰功伟业。

题积石

双峡中分天际开,黄河拥雪排空来。

奔流直下五千丈,怒涛终古轰春雷。

吾闻洪水降,河患当其尤。

彼狡高阳子,而将智力谋。

窃天盗息壤,欲使成高丘。

河水益泛滥,横流遍九州。

坐见桑麻居,倏为蛟龙湫。

上帝赫震怒,殛之羽山幽。

爰命伯鲧子,继父集允功。

九年不窥家,胼胝劳其躬。

金简授玄夷,元圭告虞宫。

山川既疏浚,水复由地中。

高原与平陆,敷天乃攸同。

积石之关何嶙峋,青壁万仞不可扪。

两岸尽是凿通处,千秋尚带刊余痕。

吁嗟,禹功孰可伦?

女娲炼五石,后世荒唐论。

芦灰能止水,伯鲧配厚坤。

吁嗟禹功孰可伦!吁嗟禹功万世莫可伦﹗

杨一清(公元1454~1530年),字应宁,明镇江丹徒(今江苏丹徒)人,徙居巴陵(今湖南岳阳县),也是来到积石关的一位高官和重要人物。他是明成化八年(公元1472年)进士,授中书舍人,迁山西按察使佥事。后以副使督陕西,升陕西三边总制(辖甘肃),后累官至太子太师、特进左柱国、华盖殿大学士。后遭陷落职,病死。有《石滨类稿》。杨一清在任副都御史专管茶马事时,河州是他常驻之地。明代在积石关开辟有茶马互市交易市场,每年开市之期,常有御史来积石关巡察。他曾巡茶至积石关,写下《题积石》诗,赞美积石关,赞美黄河,歌颂大禹治水的丰功伟业。

题积石

活活真源渺未知,乾坤于此判华夷。

凿开积石从天降,吞尽群流到海迟。

九曲润多资下土,千年清合应昌期。

不缘砥柱龙门在,浩浩三江恐不支。

范霖,明御史,余无考。这首诗是他巡察积石关而作,描写积石峡的高耸险峻和滚滚东去的黄河怒涛,歌颂了大禹导河积石的丰功伟绩,写得大气磅礴,意境恢宏。

题积石

黄河滚滚自西来,此地曾经禹凿开。

削壁排空高碍日,洪涛逐石怒奔雷。

冯夷东望肠应断,精卫西飞志已灰。

安得乘槎决银汉,尽教尘世涤氛埃。

沈越(公元1501~1570年),字中甫,南京锦衣卫人。嘉靖十一年(公元1532)进士,授罗田令,移令平江(今江苏苏州市),擢山东道监察御史。嘉靖十七年,任巡茶陕西御史。嘉靖二十三年以试事忤旨落职,出任开封府判,稍迁卫辉府推官,再迁德安府同知。因不附权贵,竟致归里。隆庆四年(公元1570)卒,年七十。有《麓村诗草》《新亭漫稿》等,为明代著名诗人。他任巡查陕西御史时到积石关巡视茶马交易,瞻仰、祭拜禹王庙,留下《题积石》和《禹王庙》两首诗,描写了积石关峭壁千仞、巍然险峻、固若金汤的雄姿,歌颂了大禹开凿积石导河而功遗万代、永垂不朽的伟绩。

题积石

大禹疏河由积石,皇明设险辟崇山。

乾坤元定华夷界,魑魅潜消虎豹关。

地胜金汤劳典守,水从星宿引潺潺。

使车过此聊舒憩,缅仰神功迥莫攀。

禹王庙

七政经天虞帝德,九州沸地禹王功。

导河奠土生民粒,则壤成邦荒迹通。

积石千寻垂宇宙,经流万里合西东。

拜瞻庙貌若墙见,沼澡谿毛表荐恭。

明代的刘西泉和风泉两位诗人生平不详,但据所留诗意分析,他们应该是节度使或巡察一类的官员,巡察来过积石关,留下同题诗《题积石》,描绘了积石关的壮美景色,讴歌了大禹治水、导河积石的千秋伟业。

题积石

刘西泉

(一)

积石岩岩天尽头,禹王祠庙几经秋。

泻流砥柱雷霆斗,直下龙门海花收。

一脉拟通宵汉路,四乘应破古今愁。

多功每自青编读,岂谓兹辰得胜游。

(二)

皂幰翻翻积石川,驻观闇得一欢然。

千浔红落青天外,一带山横返照边。

利泽岂宁人永赖,胼胝还与世相传。

炉烟未尽瞻依地,忽有祥云覆别筵。

题积石

风泉

节驻河州更指西,野花秋草入轮蹄。

风来水处凉先至,雨到山时烟欲迷。

百折险从飞雁道,几回曲绕涨波泥。

邮亭刚得信餐沭,门外征夫又鼓鼙。

高弘,生卒年代不详,山西大同府朔州人,举人。明成化六年(公元1470年)任河州儒学教授。作者几度登临积石关,写下这首气势恢弘的诗作,歌颂壮美的积石关,讴歌永垂不朽的大禹治水功。在诸多歌咏积石关的诗作中,这是一篇非常优秀的诗作。

题积石

神禹疏河事已休,穷崖奇迹至今留。

山形西控三千里,水势东流几万秋。

鸟道远连空翠合,断云常傍戍楼浮。

宦游几度登临处,不尽思乡恋阕愁。

鲍龙,生卒年不详,山西潞安府长治县人,进士,由刑部主事谪职。明嘉靖二十四年(公元1545年)任河州同知,任职期间,振兴文教,颇有政声。后升顺德府同判。这首诗是奉和解缙而作,短短四句诗不仅写了雄距要塞为金城郡屏障的积石关、出积石峡滔滔东去的黄河、大禹导河的千秋功业,还写了积石关茶马互市的情形。

题积石

关盘积石俨金城,一派河流贯峡横。

不独平生思禹绩,年年番马因招行。

吴铠,生卒年代不详,字文济,阳谷(今山东谷县)人。明正德九年(公元1514年)进士,授官行人,历任监察御史、福建按察副史、山西参政、云南按察使,后以御史巡抚宁夏。诗人在陕甘宁宦游多年,曾亲临积石峡,观大禹导河胜迹,祭拜禹王庙。他留下的《大河行》讴歌了大禹治理横流逆行、水势滔天的黄河,拯救生民于“垫溺”的不朽功业。

大河行

丹崖绝壁冲云开,惊涛逐浪翻晴雷。

浮光不定摇日月,寒波夜静鱼龙哀。

昆仑东注几万里,浩浩荡荡浑未已。

横流逆行势滔天,怀山襄陵九州圯。

生民垫溺帝日咨,惟兹洪水禹治之。

八年于外胼胝劳,恶衣菲食宅室卑。

万化之原夫妇始,禹娶涂山四日尔。

父子之间孝所钟,呱呱之声禹弗子。

万水之患河为雄,凿开积石河流通。

龙门之下功未竟,安得河水流向东。

我瞻禹庙骏奔走,黍稷馨香酬二卣。

山空玉佩珊珊鸣,圣德神功真不朽。

九山既旅九州空,四隩既宅四海同。

六府三事久已治,呜呼万世永赖谁之功。

张问仁,字以元,生卒年不详,西宁(今青海西宁)人,嘉靖丙辰进士,曾任工部主事、员外郎、山东兖州佥事、直隶昌平兵备参议。善诗文,有《闷子》《河右》等传世。这首诗录自清顺治时苏铣纂修之《西宁志》。作者归家奉亲,经积石黄河渡口,看到滚滚东去的黄河,有感而发,写下此诗。

西归自积石渡河有感因怀都下相知

惊涛仍此涉,川上复迟延。

为激声偏怒,无情恨岂传。

蛟龙时一起,雷雨夜常悬。

凭寄相思泪,随波到日边。

到了清朝,王全臣是较早走进积石关的官员和诗人。王全臣,生卒年代不详,字仲山,湖北钟祥人,清代进士。康熙四十一年(公元1702年)任河州知州,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去宁夏任职。在任河州期间,清地银、减赋税、兴水利、办学校,上土司条议,痛陈土司锢弊。著有《河州志》六卷。有政声,河州民众立祠纪念。下面的这首诗是作者任河州知州后,到积石关视察所作,通过描述积石峡风光,呕歌大禹导河积石之功,慨叹自己难追前贤。

积石

少读山海经,积石知何似?

今到河州来,始能悉端委。

插天万仞山,磷磷石如齿。

绵延亘南北,逶迤划边鄙。

导河自西来,东向流如驶。

横截山之腰,騞然三十里。

水因山而束,山得水而洗。

以兹未染尘,依然清且泚。

山外撒剌族,相与号清水。

彼见彻底清,名清固其理。

岂知流趋下,渐渐入渣滓。

人尽仰禹功,水恨失本旨。

由斯万派通,千秋歌瓠子。

浊流患东南,于斯乃如是。

但念怀襄时,山林尽洪水。

四载虽云勤,何由寻至此。

最是斧凿痕,直透山之趾。

当年巢窟辈,岂竟役水底。

临流痴臆度,徘徊秋风起。

神功遥难追,四顾万山紫。

郭朝佐,生卒年不详,奉天(今辽宁沈阳市)人,清荫生。清康熙四十二年(公元1703年)任河州监收兼捕务茶马同知临洮府事。积石关有茶马交易市场,郭朝佐兼理茶马事务,曾到积石关巡视茶马交易,写下下面的这首诗,描述积石峡的壮美风光,歌颂了大禹导河积石的丰功伟业,也反映了历史上战事不断的积石关当时的和平情形。

积石

尝读大禹书,导河始积石。

神功洵巨哉,两山如削壁。

疑是鬼斧凿,疑是巨灵擘。

余来千载后,山势犹如昔。

烟岚郁不开,与天常咫尺。

下瞰黄河流,风翻雪浪白。

涛声如怒雷,奔腾何迅疾?

我欲溯其源,星宿杳难即。

我欲登昆仑,举头惟瞑色。

君不见此地当年土谷浑,汉魏以来常反侧。

而今四海颂升平,羌戎稽颡烽烟息。

车书一统尽朝宗,此山此水亘西域。

吴镇(公元1721~1797年),字信辰,一字士安,号松崖,别号松花道人。族居甘肃会宁,后迁居临洮。清乾隆六年(公元1741年)拔贡,曾历任山东济南府陵县知县、湖北兴国知州、湖南沅州知府。后归乡,受聘主讲兰山书院。平生博学,长于文章,尤精于诗词,著述颇丰,有《松花庵全集》12卷传世,河州流诗颇多。著名诗人、评论家袁枚赞吴诗“新妙奇警,夺人目光。”张世法评价说“性情气骨,盎然流露于字间,所谓万斛泉不择地而涌出者”。下面的这首诗作者以钦佩和崇敬之情,歌颂了大禹开凿积石峡导河治水的千秋功业。

积石

羽山黄熊老无谋,

万国戢戢生鱼头。

圣子疏凿起积石,

神工鬼斧惊千秋。

天门屹立云根断,

灵光闪闪飞雷电。

君不见悠悠河水向东流,

至今无复蛟龙战。

龚景瀚(公元1747~1802年),字海峰,福建闽县(今福建福州)人,清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进士。曾在宁夏、甘肃任职,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任循化厅同知,后官至兰州知府。著有《澹静斋文钞》《循化志》。下面的这首诗是诗人入积石关望山而作。前两句说汉代根据张骞之言,以为黄河之源在昆仑山;后两句说坐在车上,沿途观积石峡风光,真好像逆河而上寻找河源。

小积石山

当年凿空说昆仑,

曾笑张骞是妄言。

今日舆中观积石,

真从塞外溯河源。

张和(1799~1861年),字理堂,号达山,河州北塬(今临夏县北塬)人。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进士,当年分发直隶(今河北)任知县,历任成安、东安、宁津、大兴知县,于1854年任涿州知州,1859年告病归家。治民办交通有方略,为官清廉,颇有政声。著作甚丰,存诗五百余首,并编辑有《乡贤逸诗》,收河州明代进士王竑、马应龙、朱家仕三人诗。这首诗是张和《河州八景》诗之一,描绘积石关的雄奇险峻,讴歌大禹导河的千秋伟业。

积石奔流

对立双峰屹若门,

黄河直下入中原。

神功曾劈华夷界,

绝壁犹余斧凿痕。

从此边州兴美利,

谁将星海溯真源。

北条丕绩兹为最,

万里东流一色浑。

罗锦山(1829~1918年),名光成,字云卿,号锦山。恩科贡生,一生怀才不遇,寄情笔墨,终生从事乡村教育,有《开怀集》,选其诗181首。他是清代河州书法上最负盛名的人之一。《续修导河县志》云罗锦山“性旷达,嗜酒,善书”。这首诗是作者《河州十二景》之一,描写了积石峡黄河的雄姿和壮美,歌颂了大禹治水的丰功伟绩,意境恢宏,气势磅礴,是吟咏大禹导河积石的一篇非常优秀的诗作。

积石奔流

探源积石禹功尊,

穿峡黄河绕足奔。

涌出怒涛喷雪唾,

破空骇浪撼云根。

峰回落雁冲霄起,

波被长鲸带日吞。

八载功能从此始,

顺流排抉到龙门。

禹王峡禹王宝座

大山庄峡大禹王石

禹王庙遗址

●董克义

(接8月4日4版)祁魁元是民国时期多次游历积石山的河州当地的一位重要诗人,曾留下多篇咏颂积石山的佳作。祁魁元(?~1921年),号梅仙,河州北乡扎木池(今东乡族自治县扎木池)人,清末庠生。性格旷达豪放,生平以设馆课蒙为业。据民国十九年(1930年)成书的《和政县志》载,其文高古,不谐时尚,屡试秋闱,荐而未售。性喜作诗,无论古近体,随手拈来都成妙谛。中年以后兼习堪舆(风水)之学,游览山水名胜,爱和政松鸣岩,遂迁居康乐八松,与八松人、近代教育家胥灵峰友善。祁魁元死后,胥灵峰搜集其诗稿,捐资石印《梅仙诗遗》一书,存诗118首,词2阕,文1篇。后人评其诗清新俊逸,洒脱超俗,音韵铿锵,如同金石,不求同于古人,卓然自成一家。诗人善写名山大川,寄情山水,感情奔放,向往自由,追求个性解放,因此其山水诗悲壮苍凉,大气磅礴。

《早登积石山》《登积石山》《望积石》《登积石山感怀》是一组咏积石的山水诗,诗人以饱满奔放的感情,描写了积石山、积石关、黄河的壮美景色,歌颂了大禹导河功绩,也表达了诗人“一览小神州”“欺雪”“不让云”“奇绝依然最上头”的傲岸性格。诗人笔下,积石山“陡讶隔尘氛”“山高不让云”“终古常凝千仞雪,极天不带一尘秋”“嵯峨积石矗雄边,晴雪携筇郤到天”“始知登绝顶,一览小神州”,写得意境奇险、大气磅礴、神采飞扬、情景交融,在众多咏积石的诗作中确为上乘之作。

早登积石山

拄杖碧山头,天鸡唱未休。

霞蒸鱼海曙,月落凤林秋。

断岭长河出,连峰太华收。

始知登绝顶,一览小神州。

登积石山

攀萝凌绝顶,陡讶隔尘氛。

树老能欺雪,山高不让云。

黄河横一线,华夏满残曛。

欲唱惊人句,青天上界闻。

望积石

扶筇高顶记曾游,奇绝依然最上头。

终古常凝千仞雪,极天不带一尘秋。

峰连华岳罗雄镇,峡放黄河汇众流。

禹贡书来无纪笔,名山应悔在边州。

登积石山感怀

嵯峨积石矗雄边,晴雪携筇郤到天。

星宿海涵重叠影,河湟界划几堆烟。

山高未得荆岐旅,州远难封舜禹禅。

八骏轮痕销未尽,翠华巡幸待何年。

张质生,陇上著名诗人,他多次来积石峡游历,留下《禹王石歌》《积石神功》《忆积石关禹庙旧址》等诗作,讴歌了大禹导河的丰功伟绩,表达了憎恶战争、渴望和平的愿望。

张质生(1878年~1958年),名建,字质生,号梅林,晚号退叟,临夏市人,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庠生。曾游幕四川。后历任宁夏护军使署副官长、绥远都统署参谋长、绥远垦务局会办兼六县清理地亩局长、绥远烟酒事务局局长、临时参政院参政等。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临夏专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甘肃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和政协委员会委员,临夏专署副专员,临夏回族自治州副州长。他一生吟诗上万首,著作甚丰,有《退思堂文稿》十六卷,《退思堂诗稿》四十二卷。

禹王石歌

积石关外索屯村,河边奇石劚云根。

高约八尺宽七尺,黛色经雨留青痕。

凹凸不平形奇诡,相传神禹昔坐此。

坐处光滑如镜明,照见心胸清似水。

禹庙旧在积石关,荒芜几经兵火毁。

惟余此石矗河干,风撼日炙阅千祀。

前人修志未及征,埋没蛮荒卧雪冰。

吾友陶庵挟奇气,搜求古迹始攀登。

走书索诗急于火,发潜阐幽特属我。

也如炼石补青天,不教缺陷留林泉。

此石如今似昔时,此意如今少人知。

神工难凭拙笔写,拳石不受愚公移。

我未拜石先作歌,龙蛇入笔快心多。

美哉禹功明德远,石兮石兮乃尔何。

吁嗟呼,石兮石兮乃尔何,高山仰止休嵯跎!

积石神功

河自昆仑下积石,中道汇为二巨泽。

至此一落千丈开,神工疑是巨灵擘。

江河同源古云然,一入秦雍一入川。

昆仑阴阳分气脉,动辟静翕各精专。

阴出岷山阳积石,左河右江相回旋。

神禹由此施疏凿,不勤远略求源渊。

其实两源别有在,玛楚河与星宿海。

阴阳二气出昆仑,亘古至今道无改。

玛楚流为金沙江,汇直岷山入中邦。

星宿俗名火敦脑,流出贵德始可考。

同出西羌同入海,利害相反生吝悔。

江船能使国富饶,河工直教民危殆。

阳强阴弱理无讹,动静互根倚伏多。

阴者安澜溥美利,阳者挟势作风波。

我思禹功作长歌,盈科朝宗休蹉跎。

忆积石关禹庙旧址

禹庙深山里,多年付劫灰。

础残余旧址,湍急上层台。

殿宇随云杳,龙蛇起陆来。

何当控天马,边塞洗尘埃。

顾颉刚和王树民是民国时期来到积石关的两位重要人物。

顾颉刚(1893~1980年),字铭坚,号颉刚,江苏苏州人。历任厦门大学、中山大学、燕京大学、北京大学、兰州大学等校教授。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副主席、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等职。他是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古史辨学派创始人,现代历史地理学和民俗学的开拓者、奠基人。他在古史研究、古文献研究、历史地理学和民俗学等领域作出了杰出贡献,国内外学术影响巨大。

王树民(1911~2004年),字逸民,号曙庵,天津武清县人。1929年8月考入北京大学文预科,新中国成立前主要从事文教、编辑、史地研究,建国后任天津师范学院史地系、河北师范学院历史系教授等职。在中国古代史、史学史和古籍整理、历史文献研究、史学理论等方面做出重要学术贡献。

1937年9月至1938年9月,顾颉刚受中英庚款董事会委托,来甘肃、青海考察教育,王树民陪同考察,历经19个县、市,走遍今临夏州各县,写成《西北考察日记》。1938年7月22日,顾颉刚先生和王树民到积石关考察,考察的情形在《西北考察日记》和王树民的《河州日记》中作了详细记述。其中王树民在《河州日记》中对当时的积石关颓败之状作了如下描述:“积石关一称梢关,即在黄河岸边,当明边墙之尽端,边墙为土筑,多已颓坏,关门不过如普通寨门而已。”

张思温是新中国成立后来到积石关的闻名全国的诗人和学者。张思温(1913~1996年)字玉如,临夏市人,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张建是清末诸生,诗名三陇。民国时曾任甘肃造币厂助理文牍、甘肃建设厅主任秘书、甘肃水泥公司经理。新中国成立后,历任甘肃省工业厅秘书,临夏市政协委员,临夏州政协委员,甘肃省政协五、六、七届委员,民革甘肃省第五届委员,甘肃省文史馆副馆长、名誉馆长等职。他不仅是一位著作颇丰的诗人,创作古体诗歌三千多首,有《如不及斋诗钞》《千忍斋诗草》,而且是一位研究西夏文和地方文献的学者,著有《漫谈西夏》《积石录》《河州书录》等专著。这组诗及后面的《刘家集崖头村访赵吉堂》《大河家望积石关》是作者1979年到积石山旅行时所作,《河州考古纪行诗》(节选)是1987年到积石山考古时所作。

积石山旅行杂吟

壮游得随喜开颜,古迹搜寻廿四关。

久矣中华成一统,防秋不复限河山。

人临积石易题诗,禹庙荒芜无古祠。

石器彩陶随处见,先民难考夏朝时。

黄河出峡若奔雷,绿嶂横空山势回。

因是地高得气早,关门芍药已先开。

崔家峡口郁森森,积石造田队有林。

惭愧入山腰脚弱,访碑跋涉强登临。

样卑河水出樊家,小路西山考莫耶。

松柏稀存杨桦少,采薪已及野枇杷。

跋山涉水费安排,短李随行意气恢。

才上征途遽衰病,何时重出起吾颓。

大河家望积石关

河水奔流出大山,云开积石见雄关。

族繁八部群情浃,地扼边州两省间。

禹庙久荒传古迹,商场初辟还新颜。

红崖渡口霜林染,坐看绳舟日往还。

河州考古纪行诗(节选)

(1987年7月27日至8月5日)

七年重访大河家,考古远来暂驻车。

雨后岚光看积石,丹崖暮霭映红霞。

英雄乱世说魁峰,墓地空留几树松。

旧事百年无限恨,象鼻山下白云封。

祈晴莫再雨翻盆,旅邸高楼望暮云。

抵掌夜谈同戒旦,明晨莫忘上关门。

导河积石历年时,禹庙久荒觅废基。

今日雄关不设险,新开大道向龙支。

长宁驿址有残留,更溯金元积石州。

忽报河关得汉县,城垣汉瓦共搜求。

登高重上大墩城,峡口停车石纵横。

山雨欲来人意倦,又循新路数归程。

盛世今多九十翁,遥闻人寿更年半。

往来未过刘家集,回首临风忆赵公。

拉萨坡下吹麻滩,设县自治众族欢,

市场皆着新衣履,服饰已难认保安。

汉朝铜镞锋如新,半两钱文认旧痕。

指说西山出土处,窗中遥见古峰墩。

赵忠(1941年~ )甘肃临夏人,字子实,笔名肖心、宜民,中共党员。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专科。曾供职于临夏州委、州政府秘书处、甘肃省群艺馆,副研究馆员。他在整理研究地方文献、民俗研究、地方金石搜集研究、河州文化研究、散文创作等诸多领域颇有成果。著有《牡丹月里来》《西部风景线》《河湟随笔》《河湟民族饮食文化》《大禹导州之州》(合作),编著有《古诗咏河州》《河州古诗校评》,校编有《张思温文集》《张思温诗选》《春秋井鉴》《河州兰诺庙馆记》等。作者多次到积石山公干或游历,下面这组诗是1985年到积石山后而作。

1985年初秋,有为临夏三十年州庆拍摄电视片之役。与州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泽民及省电视台著名记者贾登文等同行,出积石关,看禹王石,登孟达天池,采保安族民风,拍摄许多生活场景,编成《积石山下》,由中央电视台播放并获奖项。所见所闻,感触良深,遂成俚句云。

积石采访俚句(十首)

导河积石

导河积石至龙门,疏浚水道浩荡恩。

平畴膏腴稻梁丰,鼓腹高歌吹篪埙。

《尚书·禹贡》:“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夏禹治河,自积石山开始,进行疏导,消弭洪水,化害为利,厥功甚伟,至今中华民族无不崇敬之。

禹王庙

积石关前庙貌尊,有明肇建清圮倾。

畎亩茂盛农妇耨,嘤嘤笑语压河声。

明弘治时,孝宗皇帝朱佑樘派使御史李玑亲历积石关视察,并嘱河州守备蒋昂创建禹王庙,四时祭祀。至清康熙时庙已倾圮,夷为农田。

天下第一石崖

第一石崖天下称,峻峋峭壁斧凿痕。

疏浚黄河泄横流,一峡长风神禹魂。

天下第一石崖在积石关外。迤黄河之北岸,壁立百仞,巍峨高峻。传说夏禹治河从此开始,石壁有夏禹斧凿之痕,故名。

禹王石

兀立苍穹巨浪吞,色似碧玉骨如铜。

坐卧之痕今犹在,胼胝手足绝代功。

1968年亲访,石在河之南,高约八尺,宽七尺,黛色如玉,凹凸不平,形状奇诡。相传夏禹坐痕形状逼肖,磨挲光滑,想见夏禹治水之辛劳。

斩蛟崖

斩蛟神话传至今,陡然石壁摩青空。

作孽多端必遭谴,崖上碧血令人恫。

斩蛟崖,在禹王石之南河滨。峭拔峻峋,高耸入云。相传,夏禹治水至此见蛟龙推波助澜,大兴洪水,为害当地人民,夏禹愤雨斩之。血溅石壁,至今留有血痕。

支锅石

治水工竣十三年,三过家山不入门。

立石支锅裹饥腹,恶酒励志世所尊。

支锅石在康吊村与关门村之间黄河之南滨,七石兀立于水面,为三角形布置,乡人成曰“大禹支锅石”。

骆陀石

中流砥柱千古事,助禹弭浪树奇勋。

水手放筏过石下,花儿缭绕遏行云。

石在关门之外,禹王石下游不远处峡口。一石耸立黄河之中,任凭波击浪冲,屹然不动。乡民告曰“石为夏禹治水时,曾助禹分洪,功劳很大。其后永久为中流砥柱”云。

积石关

明筑边墙积石关,逶迤河濆锁山岚。

茶马互市忆当年,民族和谐笑语喧。

关在积石山自治县大河家乡关门村迤西,土垣犹存。为明洪武时所设河州廿四关之一,并设茶马互市,是一处活跃的中原与少数民族交易之地。有尼泊尔等国商团来此交易,明学士解缙有诗为证。

积石碑

积石有碑耸关前,裂石沉沙为何端?

江山一统民族洽,风雨龛础望河澜。

乡人曰:积石关外石壁有碑,记载地域、民族等情形。后关内外民人争界一方推碑入河,至今立碑石龛犹存。

关门村

夜宿关门星光灿,柴扉开处语恬静。

干吞“米莲”老翁情,更有“艳姑”拃厚饼。

关门村有数个民族聚居,向为民族团结村。1985年,为临夏州庆编拍电视专题片,赴孟达天池采景。因饮食不适,下泻不至,因求宿该村。有撒拉族老人命吞“米莲子”种子,有顷泻至。深感老人之友情。“艳姑”,撒拉族语,谓中青年妇女。

姚文仓是到过积石山的著名诗人,出生于1938年,甘肃宁县人,1961年毕业于甘肃师范大学,曾任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宣传部部长。现为甘肃诗词学会顾问。著名诗人,著有《姚文仓诗集》。他曾游历积石关,写下《咏禹王》《咏大禹治水脚印石》两首诗,歌颂了大禹导河积石的丰功伟绩。

咏禹王

禹王导河积石山,一斧劈开三重天。

胫不生毛股无肢,身执耒锸为民先。

三过家门不入内,足迹留在黄河边。

河边巨石三千三,禹王脚印石上嵌。

洪水疏入东海去,从此九州庆平安。

禹王功绩千万载,斧痕足迹犹可观。

咏大禹治水脚印石

大禹导河积石山,一斧劈开三重天。

滚滚洪水东入海,足印尚留黄河边。

郭栋(1932~1997年),甘肃永靖人,曾任中共临夏州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州委秘书长、中共和政县委书记、临夏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从政之余,喜吟咏,写各类文章二百多万字,诗词二千多首。有《郭栋诗存》。作者多次到积石山,留下数首咏积石山诗作。

积石山

近山低叠远峦高,翠枝青叶分外夭。

五月蚕豆盛开花,积石终年雪未消。

黄河岸边甘河滩,团结治理建果园。

积石关前急流逝,万颗富星落人间。

清平乐·积石关

积石雄关,巍峨耸云天。澎湃黄河巨浪翻,幽峡叠嶂层峦。

大禹治水,放眼天地真宽。当今古国腾飞,彩图是谁新染?

曹丽娟,笔名立言,女,康乐县人。从事新闻工作20多年,有50多篇稿件在《人民日报》等国家级和省州报刊评优中获奖,曾任临夏州《民族日报》社副总编。生平业绩被录入《中国专家人才库》,爱好古体诗词和散文创作,发表文章100多篇(首)。下面的这首诗是作者游历积石山而作。

积石关

壁立万仞直擎天,一把锁钥镇雄关。

大禹导河功犹在,雄心震撼万重山。

安有才(1923~2001年)是积石山本土著名诗人,字子惠,笔名眇山人,积石山县石塬乡刘安村人,农民,积石山县政协第二、三届委员,临夏州作协会员。喜诗文,擅长诗词歌赋,存诗词近千首,在报刊杂志及书籍上发表一百多首。他的部分诗词,赞誉积石山的美丽风光,讴歌家乡的建设成就,抒发对人生的思考,写得很美,可谓当时河州诗词中的上品。他多次游历积石关,写下多篇诗词,赞美积石关的壮美风光,讴歌大禹导河积石的丰功伟业,颂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

满江红·积石峡题壁

(用岳飞《满江红》原韵)

积石锁钥,叹频年,干戈未歇。险扼地,诸朝历代,相持争烈。巉岩削壁天堑水,奇峰瑰丽关山月。始今日,开发水电源,恒心切。

深邃峡,高积雪,大禹业,何曾灭。筑濠坝,毁平狼牙壑缺。万里长征辟新路,四化宏图挥汗血。禹再现,挥手明星灿,排云阕。

积石关怀古

导河积石禹王功,功映千秋水永宁。

莫问世人寻禹迹,只看禹甸禾苗丰。

射日禹王天下忧,神工鬼斧映千秋。

而今绩在人何在,不尽黄河日夜流。

大禹胸怀天下安,开山辟地挽狂澜。

关山映照千秋业,谁问禹王旧事谙。

游览积石关

巍巍积石耸云天,澎湃黄河巨浪翻。

叠嶂巉岩幽峡起,悬崖绝壁拦河边。

一条洪道天剺堑,千载干戈争夺难。

咫尺天涯今赏识,盛名不负道雄关。

大禹胸怀天下安,神工鬼斧辟雄关。

天门掘塞千山秀,地道疏通万里川。

万丈悬岩留凿迹,千层削壁钻痕残。

凝望幽峡禹王石,犹似圣人坐此间。

沧海横流驯泛滥,导河积石辟雄关。

水奔幽峡一龙吼,地扼甘青两省间。

射日禹王逐河伯,战蛟圣子挽狂澜。

急流直下三千丈,不尽黄河日夜潺。

积石峡中此一行,巉岩削壁令人惊。

两山相峙蔽幽峡,一水怒号似巨龙。

昔山羊肠崎岖道,而今平坦畅交通。

问谁来继禹王志,共产为民续禹功。

(完)



责任编辑:马少华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77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