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史话 >

黄河“飞桥”考辨

2020-01-07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马志勇  点击数:

 “飞桥”是甘肃境内在黄河上最早修建的桥梁,是在十六国时期的西秦王朝修建的,它在甘肃桥梁史上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是丝绸之路和唐蕃古道上的重要桥梁,比著名

    的赵州桥早约200年。关于“飞桥”的记载,见诸报端书籍杂志者很多。但是,介绍往往有误,特别是建桥时间模糊、桥的遗址记载不准确,有些资深学者和专家也照抄引用,甚至在一些辞书、史书中,也有诸如此类的错误,将“飞桥”与“天下第一桥”混为一谈。 

    今据史料和实地调查,撰写此文,请方家学者指正。

    一、修建“飞桥”的时间

    据《水经注》记载:“枹罕有河夹岸,岸阔四十丈,义熙中(405~418年)乞佛(即乞伏)于此河上作飞桥,桥高五十丈,三年乃就。”因河岸高而窄狭,桥似从天而降,故名“飞桥”。所谓“飞桥”就是单孔跨黄河的木梁桥。 

    义熙是东晋安帝司马德宗的年号,在公元405~418年之间,有13年时间。在这13年间究竟是哪三年修建的呢?据资料分析:乞伏炽磐是西秦第三位国主,也是最有作为的国主。前两位国主,根基不稳,东征西杀,频频迁都,只有迁都枹罕后,才稍有安定的局面。义熙八年(412年),乞伏乾归去世,乞伏炽磐继位,改年号为永康。他讨伐掠夺,国力强盛,立志统一河湟。而盘踞乐都的秃发傉檀南凉政权就是最主要目标。义熙十年(414年),史书记载“有五色云在南山上升起。”乞伏炽磐认为这是吉兆,非常高兴,正好“飞桥”也修成了。便对大臣们说:“我今年应该能平定天下,大业就要告成了!”于是整修武器,训练兵马,以等待时机。他听说秃发傉檀也想征讨乞佛,认为时机来了,挥剑而起说:“可以行动了!”义熙十年(414年),率2万步骑,大举进攻秃发傉檀南凉都城乐都,秃发傉檀投降,南凉灭亡。依此,可以推断,修桥时间在义熙八年至十年之间(即412—414年),“三年乃就”,也正是“义熙中”的时间。

    二、“飞桥”的构造

    “飞桥”又称握桥或伸臂木梁桥。 

    河州是西秦的根据地之一,在十六国时期,西秦曾几经易都,在迁都河州之前,为了军事掠夺、打通河湟要道,就策划修建黄河桥梁。在当时技术极其落后的条件下,建成黄河“飞桥”绝非易事。迁都河州后,社会也较为稳定,同时发现河州木材资源非常丰富,而且黄河毛笼峡河道非常窄,是造桥的最理想的条件,于是,乞伏炽磐当上国主后,开始了临夏州境内建桥的先河创举。实现了西秦在戎马倥偬中打造了黄河桥梁建设的文明史。 

    “飞桥”的建筑方法,用圆木和方木纵横相间垒起,层层向河心挑出数尺至丈余,每层纵木的前端均稍向上挑起,两头向河心靠拢到只留五、六米空缺时,用木梁接搭成桥。

    三、丝绸之路过飞桥

    丝绸之路从西安、秦州、陇西、到临洮后,分了好多条路,有一条路叫“狄道——左南津道”,是丝绸之路的要道。具体走向是自临洮北循洮河右岸至巴下寺,西北经红济桥过洮河,经东乡唐汪、董岭、麻石湾沟至红崖子,过黄河“飞桥”至左南津、白塔寺盆地,经川口、古鄯至西平,再经扁都口与河西走廊丝绸之路会合。此线上的红崖子、左南津,今被刘家峡水库淹没。这条路的东乡段有干沟山、红崖子烽墩及不少堡子以保护丝路的畅通及信息的传递。这是一条安全而捷径的古道。

    四、“飞桥”的位置

    对“飞桥”的位置,《水经注、河水篇》记载十分明确:“大河又东经赤岸北……即河夹岸也……乞佛(伏)于此河上作飞桥……河水又东,洮水注之。”这里有一个关键词是“赤岸北”,“赤岸北”就是红崖子札木池地方,还有一个关键词就是“河夹岸”,“河夹岸”就是两条河夹在中间的河岸,这两条河就是漓水(大夏河)与洮水(洮河),夹的河岸,就是赤岸,赤岸是指红崖子。黄河北面是左南津,也叫左南城。唐代时,此桥还存在,有侍御史吕温的《题河州赤岸桥》诗为证: 

    左南桥上见河州,遗老相倚赤岸头。匝塞歌中受恩者,谁怜披发哭东流。 

    ——《全唐诗》第十一册·卷371·第4166页 

    吕温(771~811年),字和叔,又字化光,河中(今山西永泽县)人。唐德宗贞元十四年(798年)进士。以侍御史身份和副工部侍郎衔,出使吐蕃,升户部员外郎。根据郦道元《水经注·河水》和《秦州记》记载,左南在今永靖县香炉台附近,赤岸即东乡族自治县河滩乡红崖子村,今被刘家峡水库所淹没。此处在十六国时,西秦建有飞桥,是通往青海、西藏、新疆等地的重要桥渡。前两句诗意是:从左南桥上遥望河州,遗老们互相倚靠在赤岸桥头。后两句意为,朝廷达官贵族们,谁来怜悯被吐蕃占领而受苦受难的老百姓啊! 

    清末民初时,河州进士邓隆曾考证:“此处无迹可寻,上距赤岸三十余里,为炳灵寺,河面极狭,滨卧巨石,镌曰:‘天下第一桥’。渡河入峡,凿山为佛……桥下数里曰‘凤林关’,旧为湟凉孔道……意者《秦州记》所云,即炳灵寺桥也。”据文史大家张思温考证:“‘河夹岸’在漓水(大夏河)入黄河之下,洮水(洮河)入黄河之上,而炳灵寺桥址遗迹确在漓水入黄河之上游约二十华里处。1963年,在炳灵寺发现西秦乞伏炽盘建弘元年(公元420年)墨写题记,时在建桥后不久,应有密切联系。”邓、张二位学者,对“飞桥”、对古河州遗迹的调查考证,模糊了概念,都认为是炳灵寺桥,产生了误导作用。 

    在1993年编修的《临夏回族自治州志·交通志》上更是记载错误:“飞桥位于小积石山姊妹峰河道上游约二华里处。南岸巨石镌有“天下第一桥”大字。这座桥是从内地通往青海和河西走廊的要道。” 

    从此,关于“飞桥”桥址问题见诸报端书籍杂志的错误屡屡可见。之后,有些资深学者和专家也照抄引用,甚至在一些辞书中,也有诸如此类的错误,将“飞桥”与“天下第一桥”混为一谈,造成了许多混乱。 

    天下第一桥,是在东晋义熙元年(405年),西秦乞伏炽盘令工匠,在炳灵寺水帘洞前河岸石壁上凿绳眼10余孔(1967年刘家峡水库蓄水前绳眼尚存),架设索桥。对岸“鲁班滩”一巨石上,唐人镌有1.5市尺见方的“天下第一桥”5个大字,1967年刘家峡水库蓄水时被淹没。据《旧唐书》载,景龙四年(710年),金城公主西嫁吐蕃时,渡此桥西行。明代诗人吴调元至炳灵目睹“天下第一桥”遗迹后,感慨地书诗“第一名桥留不住,古碑含恨卧芦花。” 

    上世纪90年代笔者和《永靖县志》总编陈世文考察过“飞桥”遗址,虽然当时桥址已被刘家峡水库淹没,然而走访耆老时说:桥址在毛笼峡口,峡道很窄。两侧的桥基在巨大的天然岩石上。当年修建时匠人们将长短木板分别放置在河的两岸,先放最短的木板然后压上岩石加固,再放上较长的木板,并用岩石压在上面加固,用这样的方式层层加高桥的两侧,直到桥的两侧渐渐接近,其后匠人们再用一块长木板做桥面,并将其覆盖在桥上,最后在两侧加巨石固定而成。这种桥非常坚固,而且还不阻碍河道的畅通。 

    当时考察记入《永靖县志·交通》:伸臂木梁飞桥,西秦时架伸臂木梁飞桥。据《水经注》载,飞桥在漓水(大夏河)入河(黄河)之下游,洮河入河之上游……据考大夏河以下,洮河之上,正是岘塬近处的毛笼峡口,水面很窄,是建桥的好地方。此处河心之中,有一座约4市亩之广的平顶石山,石山上有一巨石,露出河面约数十丈高,远远望去,状如鼎炉,故称“香炉台”。“香炉台”巨石上,凿有直径约尺余大的两个石洞,用以栓麻绳固定桥面。河南岸曾建石沟观,北岸建有栖云观。新中国成立后,遗迹尚存。若遇寒冬冰封,附近村民常去放牧牛羊。1967年刘家峡水库蓄水时均被淹没。“飞桥”现址大体方位在折达路张家塬隧道东北出口往下的地方。 

    “飞桥”与“天下第一桥”是两座桥,两个地方,并非一座,《水经注》记载十分清楚,不可混淆。

    五、“飞桥”之毁

    吐蕃唃厮啰政权到宋元丰时已经衰落。宗哲宗元丰末,吐蕃首领董毡卒,阿里骨继位。董毡旧臣认为阿里骨不是君王血统,而且董毡的死不明不白,颇有微词。但阿里骨上书于朝,北宋朝廷承认阿里骨的王位。阿里骨要巩固其既得的权力,除了要继续处理好与宋、西夏这两个大国的关系外,还要处理好与唃厮啰家族的矛盾。在这种形势下,阿里骨改变了董毡“依宋抗夏自保”的政策,企图利用夏国的力量扩大统治区域。同时,通过对外战争,把内部的矛盾引向宋朝,用民族矛盾来缓和内部的激烈斗争,以达到树立个人威信,牢固控御各个地方吐蕃部落的目的。 

    元祜二年(1087年),阿里骨和夏国相梁乙逋相约,派大将鬼章大肆进攻河州、洮州。宋朝面临西夏、唃厮啰政权阿里骨的联合攻击,派奉议郎游师雄,出兵熙河,解洮州、河州之围。当时的形势是夏人已聚兵天都山,前锋屯通远军,鬼章围河州,战局十分危急。游师雄到熙州后,分兵两路,向鬼章发起进攻。

    游师雄遣姚兕到洮西,领武胜(临洮)正兵合河州熟户攻打讲朱城,胁取六逋宗部族,遣人走间道焚飞桥以绝西援。命种谊布兵洮东,以岷州蕃将包顺为前锋,由哥龙谷会通远寨蕃兵,约定八月十五日出兵。十六日,姚兕破六逋宗城,百里间焚,荡无孑遗,斩首千余极。十七日,攻讲朱城,杀伤相当惨烈。日晡,焚飞桥,阿里骨十万大兵奄至,旌旗铠仗亘数十里,至桥不得渡。种谊利用大雾掩护,占领了洮州城。鬼章由于后无援兵,夏人又失约,孤军作战,身陷重围,做了宋朝的阶下囚。 

    从上资料:飞桥于宋元祐二年(1087年)八月十七日晚,北宋将领游师雄,派部将姚兕“攻讲朱城,毀黄河飞梁(飞桥),青唐十万吐蕃兵不得度。”姚兕为了阻止吐蕃援军,派军士烧毀了“飞桥”。一个著名的桥梁消失了,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桥梁毁了。但是,交通并沒有中断,之后左南津、扎木池渡口、水站兴盛起来了。“飞桥”自建成至消失,共约存在了670多年。 

    “飞桥”建成后,围绕“飞桥”,发生了一系列故事。如十六国时期,前凉、后赵、前秦展开了一系列激烈的争夺战,主要战场在东乡赤岸(红崖子、扎木池)、奴葵谷(奔驰沟)地方。西秦乞伏乾归征讨西羌彭利发、前凉麻秋攻取前秦李俨、张天锡敗叛将李俨兵,隋唐时期金城校尉薛举反隋的故事,也都将赤岸、葵谷(在州东北,亦曰奴葵谷)作为主要战场。这里还发生过愚公“洞客”“黄河飞渡”“刘家峡水库”等故事。


责任编辑:马少华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