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研究 >

“花儿”中的因情造景

2021-04-16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王生东  点击数:

因情造景又叫因情造境,“景”是因“情”的需要“造”出来的,既然是造出来的,就与现实中的客观之景不一样,有一定的差距,它应该是具有强烈主观色彩的景。因此,因情造景中所造的景象、景物、境界或是幻境、梦境,在现实中不可能发生,或是超越时空对未来的无限遐想,或是比兴寄托(象征)性的,多为抒情主体因感情宣泄需要的主观臆造。因情造景,是强烈情感和特异心境交织的产物,其组合比较自由,用语比较夸张,因而表达的情感比较炽烈,富有浪漫色彩。在“花儿”创作中,因情造景的手法是其表情达意的一种最常用的抒情手法,在优秀的“花儿”创作者笔下,运用得非常娴熟。

青石头根里的药水泉,

桦木的尕勺啦舀干;

要得我俩的婚姻散,

三九天,

青冰上开一朵牡丹。

“花儿”中描述了为了我俩成姻缘,就是药水泉里的泉水,我也要用桦木的尕勺啦舀干;我俩成了姻缘绝不分散,要分散,除非腊月三九天,青冰上开一朵牡丹。这首“花儿”用因情造景的手法,以现实中不可能发生药水泉里的泉水用“桦木的尕勺啦舀干”,三九天三尺厚的“青冰上开一朵牡丹”这一组违背生活和自然规律的的事情来表白彼此琴瑟和谐、白头到老的美好心愿,犹如是对爱情忠贞不渝,至死不悔,生生世世在一起的铮铮誓言,反而有着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更何况这首“花儿”采用特有的“折断腰”式,节奏变化丰富,句式长短相配,回环往复,缠绵悠长,再加上句句押韵,一韵到底(临夏方言中上去声不明显,多读成平调),唱起来悦耳动听,荡气回肠,别有韵味。

这首“花儿”造景超绝,用语简朴,表情率真,达意坦直,感情炽烈,充分体现了“花儿”的特点,可以和汉乐府民歌《上邪》和敦煌曲子词《菩萨蛮》(枕前发尽千般愿)相媲美。

菊花碗,

玛瑙盘,

甭拿绳子把我拦,

咱们在莲花山上浪一转,

拴住日头唱三年。

丈把林里剁灯杆,

你搭云梯我上天;

上天你把日头拴,

拴住日头再告谈。

这两首“花儿”中“拴住日头”这在现实中绝不可能做到的大胆想象,及语言的极度夸张,通过“花儿”中对唱这一载体,互诉衷肠,表现了恋人之间的“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情景,表达了长相守的美好愿望,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毕竟“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潇洒词句背后久别的相思之苦又有几人能解?这两段“花儿”中因情造景的手法是显而易见的。

一溜溜山,

两溜溜山,

三溜溜山,

脚户哥下了个四川;

今个子牵,

明个子牵,

每日里牵,

夜夜的晚夕里梦见;

脚踩在大路上,

心牵着你,

喝油也不长肉了。

《下四川》“花儿”的歌词版本非常多,因为“花儿十唱九不同,字字句句诉真情。你填曲来我改句,枝繁叶茂香更浓”。其中传唱最广为人们所熟知的就是这个版本。获奖最多的是2002年黎英海对《下四川》进行改编而成的一首无伴奏混声合唱《夜夜的晚夕里梦见》。最富有浪漫色彩是甘肃音响出版社靳建平依《下四川》和宁夏花儿《眼泪花儿把心淹了》混搭在一起改编的《喝油也不长肉了》。

这首“花儿”的第一段中“溜溜”这一叠词的三次复叠,加上数词的变化,在没有现代化公路和交通工具的年代,把群山连绵,又有深涧大江大河的阻拦,“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之“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描摹得一览无余。而长年累月以肩挑货物为生的“脚户哥”长途跋涉在这蜀道上,再加上期间匪患不绝,其中的艰辛凄苦悲怆孤寂,尽在尕妹一句担心受怕悲悯欲绝的唱词“脚户哥下了个四川”中,也为下一段的牵挂张本。第二段写出了脚户哥和家中的尕妹相互日日牵挂,月月牵挂的情形,正因为日日月月有所牵挂,才会“夜夜的晚夕里梦见”。至于梦见什么,也许是一幅“共剪西窗红烛,长话巴山夜雨”的图景吧,不过不同的聆听者自会勾勒出不同的图景来。凡梦境皆可归之为因情造境。

这是因为,其一,梦境不是现实情景,其主观虚拟性、随意性是显而易见的;其二,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生发梦境的动力来自情思,是情思在潜意识状态下的产物。艺术家之所以常常涉笔于并不真实的梦境,就是由于它能曲折地透视到人内心深处的情结和幽思。虽然这首“花儿”受体式、句式、字数的制约没办法对梦境展开描写,但此“花儿”是“花儿”曲令中因情造景之以梦造景的经典,也正因为如此,给聆听者留下了无限的艺术想象空间,反而有着感人肺腑的艺术魅力。第三段写脚夫哥挑担日夜奔波赶路,要知道“千里无轻担”,更何况行进在险之又险的“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鸟道上,稍有不慎就会跌入万丈深涧、尸骨无存的情况下,也无法驱除对尕妹深深的牵挂,而这种牵挂之情竟然炽热到“喝油也不长这肉了”的程度,正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许多赏析文章对第二段的分析中说这一段表达的是脚户哥对尕妹的思念之情,这样的理解有所偏颇和促狭,还说三段之间在结构上是递进的,层层深入的,这是谬误的。其实此段表达的是脚户哥和尕妹二者的相互思念之情,因此黎英海对《下四川》的改编中把第二段和第三段做了对调,是睿智的。这样一调整,第一段写尕妹,第二段写脚户哥,这两段虽有前后,但它们是并列的,思念牵挂是在闺房和蜀道同时产生的;第三段写互相思念、牵挂、期盼。三段歌词之间层次脉络清晰,前两段并列,共同合力叠加推进生发,使得相思之情在第三段达到高潮,时间的长度和空间的广度在最后一段绾结到一起,更具有穿透人心的震撼力,这就是这首花儿曲令的艺术魅力所在。所以《下四川》被人们称为“黄土高原上的恋曲”“出门人心底的歌”。无怪乎中国音乐学院弓宇杰博士指出:“《下四川》表达了西北底层赶脚人的生活,是一种生离死别的眷恋和望乡早归的期盼。不仅哭诉了思念的痛楚,更多表达了我国古代忠贞的婚姻观和生活的悲壮美。”

一曲《下四川》风靡大江南北后,许多花儿创作者创作的在表达彼此相思之苦的花儿中,自觉不自觉地都会引用“夜夜的晚夕里梦见”这一句,因而成了表达这一主题的经典意象。

白纸上写一颗黑字来!黄表上拓者个印来!/有钱了带一匹绸子来!没钱了带一匹布来!/有心了看一回尕妹来!没心了辞一回路来!/活着了捎一封书信来!死了时托一个梦来!

《八来歌》,讲述对出门人的八个愿望,这八个愿望一个比一个低微,读来令人神伤。这首花儿也是花儿曲令中因情造景之以梦造景的经典。

高高山上红热头,红热头,晒得莲花不抬头。/若要莲花抬了头,抬了头,一朵黑云遮热头。/太阳出来火扎扎,火扎扎,把你死了我咋夹。/把你死了哎我不活,我不活,奈何桥上等着我。

奈何桥上我不等,我不等,北方扫雪冷得很。/一搭死了一搭埋,一搭埋,一搭上了望乡台。/望乡台上一杯茶,一杯茶,咱俩的姻缘到一搭。/望乡台上一杯酒,一杯酒,咱俩阳世上还要走。

花儿《咱俩的姻缘到一搭》中用因情造景的手法,描述了一对憨态可掬的恋人超越时空限制,对未来的美好姻缘及甜美爱情生活的无限遐想和憧憬。因其比较浅显易懂,故不做过多赘言。 (完)

编辑: 责任编辑:马少华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77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