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研究 >

魂牵梦绕的“花儿 ”

2020-12-28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裴娇丽  点击数:

初到临夏,街边几栋高楼矗立,树叉上的几只鸟雀偶尔叫几下,外乡的我,体悟着这片宁静,忽而有一曲灌进耳畔,高亢嘹亮,沁入心脾,是哪来的天籁之音?哦,原来是“花儿饶比兴,番女亦风流”的“花儿”——临夏花儿。缘分来了,真的挡不住,自此,我和临夏“花儿”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每每闲时,我就会去红园或者临夏大十字处听老奶奶老爷爷们唱最原生态的“花儿”,一问一答间尽显“花儿”之美,尽显临夏人的聪慧。他们唱“花儿”,唱的是心底的爱。面对着年纪大的受众们,我是较年轻的聆听者,抑或是唯一听不懂唱词的人,“花儿”演唱虽然用的是汉语,但是容杂着临夏本土口音和当地的一些方言,外乡的我听懂这些唱词有些费劲,但是当那种高亢的、婉转的旋律一经出现,我就不由自主的爱上了,这就是所谓的音乐无国界。围观者众多,有推着婴儿车带着孙子来的,有路过瞧热闹的,有买菜路过的,也有像我这样,特意去听的,各色人等围过来听“花儿”,嘻笑声此起彼伏,有时也会潸然落泪。唱的人我们叫他“唱把式”,他唱得开心;听的人,自然叫观众,他听得乐呵。有一次,一位“唱把式”几次说要回家给小孙女做饭,可是在这“花儿”的一答一问中,一直没有走开,是话儿还没有说完,还是留恋这种意境?终究是舍不得、放不下这揪心的“花儿”啊!

“花儿”的旋律高亢、悠长,或许是因为生活在西北广袤无垠的土地上,音调也随着大地无拘无束起来,肆意地撒欢。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用音乐排解心中的苦闷,用歌声表达自已的情感,有人说“花儿”里有一种哭腔,是的,人们心中的那种“悲”也随着“花儿”流露出来,随着“花儿”宣泄了出来。爱上了“花儿”的这种旋律,爱上了“花儿”这种原生态的质朴,爱上了“花儿”这种悠扬的曲调,爱上了“花儿”的种种。

曾经,一旦有“二人转”的调子飘过耳畔,心中不免激动。想起了儿时,想起了那魂牵梦绕的老家,那就是我的乡音。年近不惑,心中又飘进了另外一种音乐——“花儿”,听到后心中甚是舒坦,温暖。这也成为了我的乡音。原来,“花儿”早就化作了身体的一部分,听到了熟悉的“花儿”,也有了回家的感觉,这对于漂泊异乡的我是多么的庆幸。

现在我也有了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对任何事物,一定要追根溯源,了解其来龙去脉。所以,对于“花儿”的历史、“花儿”的传承、“花儿”里爱情故事的研究就成为了我的业余爱好,先后撰写了《临夏“花儿”传承与保护研究》、《临夏人的性情——从临夏“花儿”中找寻临夏人的性情特征》等文章;除了选读专家学者的理论著作,最重要的是实地考察,听“花儿”爱好者的演唱、听老一辈人对花儿的理解。时代发展了,“花儿”的内容也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着,不再只是传情的工具了,就在几年前的牡丹节开幕式上,一曲《我家在临夏》为背景的“花儿”音乐作为首秀沸腾了河州大地。“花儿”的研究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不断地发展,从原始的对“花儿”本身的唱词、曲调整理发展,到对“花儿”传承保护研究,现在又有很多学者从人类学、社会学、民族学的角度,对“花儿”有了更深入的研究,这是了不起的探索。现在很多“花儿”爱好者及相关部门也在为“花儿”的普及作了大量的工作。

孔维芳老师还将“花儿”唱到了俄罗斯,“花儿”能在国外开花,有人欣赏,那么在临夏本土,“花 儿”更是融入城市发展进程,成为了临夏的标识。不久的将来,当你踏上临夏这片土地,耳畔就会响起动听的临夏“花儿”,让驻足临夏的人们流连忘返。


编辑: 责任编辑:马少华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77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