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新词 >

尕豆过兰州

2017-08-30来源:中国临夏网-民族日报  记者:  点击数:

青线麻鞋的白绑腿,

头帮里吆脚着哩;

马五阿哥的好人才,

人里头数着者哩。

黄啦啦云彩大点子雨,

黑风打山尖上过了;

没想个活人只想了你,

性命打刀尖上过了。

说下的话头没忘下,

不死是总到一搭;

我不是金子者有假的话,

大堂哈当炉子者炼下。

千思万想的难团圆,

活拔了尕妹的心肝;

遭难的马五哥见一面,

死者兰州也心甘。

没戴个盖头没遮个脸,

没穿个转来的衣衫;

没拿个干粮没拿个钱,

褡裢里装的是炒面。

头一站坐在了陈家湾,

站下的家里也难寒;

老俩口看见心可怜,

装给了几大儿麻钱。

马五哥成亲是没指望,

活着是连死了一样;

我要到兰州去看一趟,

宁可叫一刀子戳上。

黑云彩罩住了牛心山,

九眼泉打了个闪电;

追的人撵到了洮河边,

众乡亲给下的照看。

尕新姐抹下的青头面,

大嫂子脱下的布衫;

姐妹们把尕豆巧打扮,

装成个新姐是干散。

尕兄弟摘下的大接杏,

大姐姐送的是手巾;

亲亲热热地把尕豆送,

蒙过了官家的眼睛。

香柳木做下了尕浆杆,

红心柳做下的扯船;

有情的尕豆你快上船,

我一浆划到者对岸。

满坪一过是贺家山,

黑云沟可站了一天;

褡裢里装的是甜炒面,

众乡亲凑给的盘缠。

河里头清不过莫尼沟河,

河边里马五哥坐过;

我哭下的眼泪没人哈说,

难辛者,

眼泪把大路哈漫过。

亲亲热热说下的话,

死哩么活哩一搭;

再能和马五哥说上个话,

头割下,

血身子也一搭里站下。

听了话头是心里酸,

手掐着算,

一辈子欢乐了几天?

贪赃枉法朝廷的官,

冤枉啦断,

亏死了一对儿少年!

 

 


编辑:马忠英 责任编辑:马忠英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77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